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第一沟

朱青鸟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8期         我在山西乡下时,每年春天春耕开始,就要赶着牛下地。河滩地或者是山脚下的地常常不是四方平整的,所以第一条陇沟特别重要。要是开歪了,后面越犁越难,要是开正了,后面的活都好干。所以在开第一条陇沟时,常常需要一个人在前面领着牛走。         我干过这个活计,要走得直可不容易。所以每次开始之前,后面扶犁的大爷总是先告诉我远处的一个目标,常常是一棵树或是一间房子,让我哪也不许看,就盯着那个目标直直地走。         如果能够一路专心地拉着牛走,虽然常常觉得时间好长,眼睛也挺累,可是到了地头回身一看,自己都大吃一惊,那新开的犁沟直得像切纸刀裁开的一样。有时候半路走神没盯住目标,或者被脚下的石头树根绊了一下,那犁沟也显出来弯曲或是坎坷。         这经历让我想到,我们对神的盼望,也应该像春耕开犁的第一陇沟一样,眼目紧紧地盯着前面的目标,就是在《希伯来书》十二章中提到的,“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是啊,基督耶稣是我们仰望的目标,是我们成为圣洁完全的榜样。         耶稣是起点也是终点,祂已经全程走过我们要走的信心之路。在我们初信之时,祂给我们鼓励和盼望;在沿途,祂一路带领和保守我们的脚步;在终点,祂亲自迎接我 们。我们要跟从祂,就必须目不转睛地盯着祂,像耕田一样。如果目光转移到其它东西上,就会偏离方向,或是跌倒,甚至受伤。 作者来自中国,现住美国洛杉矶。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开明”的态度和眼光

滕近辉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8期         编注:在教会建造的过程中,常面对不同路线的抉择。本文摘自滕近辉牧师所著《现代教会路线》(台湾校园出版,1977),经作者同意。         我们注重培灵,也同样的注重神学;         我们注重品格和灵性,也同样的注重学术;         我们注重圣灵的能力,也注重计划和完善的组织;         我们注重祈祷,也注重工作;         我们注重信心,也注重忠心与见识;         我们注重灵意,也注重正确的解经原则;         我们注重恩膏,也注重谦卑向别人学习;         我们注重传福音,也注重社会责任和见证;         我们注重坚定的立场,也注重对别人的尊重;         我们注重基督救赎的绝对性,也尊重其他的宗教(尊重并非同意);         我们注重个人与主的关系,也注重群体与主的关系;         我们注重传统中的精华,也注重时代的特征;         我们追求合一与合作,也欣赏各宗派的优点。         求主救我们脱离狭窄的偏见,自义的态度,消极的心态(negative mentality),偏激的路线,排斥的作风,论断的习惯,谩骂式的批评,小圈子的籓篱。         更求主赐给我们: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才德的男子(斯闻)

斯闻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8期         日前在朋友客厅见到一字框,仿《箴言》卅一章“才德的妇人”特为男人而写,今刊登于《举目》,供天下男子共勉。若有人知道本文作者是谁,请通知《举目》编辑部。         他口中流露智慧、仁慈的话语,使家人得鼓舞。         他敬畏上帝,接纳自己,尊重别人。         他激励家人的品格塑造和灵命成长,而且以身作则、表里一致、言出必践。         他关心家中一切,总是在适当时机,出现在需要他的家人身畔。         他供应家人足够的生活所需,却从不以为物质的丰盛能取代亲情与爱情的满足。         他饮食节制、作息规律、运动有恒,且能敦促家人一同遵行。         他能有效控制自己的情绪,对事对人理直气和、忙而不乱。         他有高度的承担力和幽默感,能在逆境中让家庭仍然欢乐温馨。         他并不十全十美,但却能及早发现失败、坦承失败、勇敢走出失败、有效停止失败。         他敏锐而不过敏,单纯而不天真;谦和而不懦弱,勤奋而不烧尽,创意而不冒失。         他的儿女敬爱他,他的妻子恋慕他;他们衷心称赞他说,世上有成就的男子何止千万,惟独你深挚的爱和睿智的引领,使我们充满美丽的回忆,乐享美好人生。         钱财会长翅飞去,俊美会消逝无踪,才华会衰退停滞,名声会事过境迁,唯有敬神爱家的男子,永是人间的无价珍宝。

No Picture
诗歌选粹

一位即将步入老年之人的祈祷

路声编译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8期 主啊,我感觉到,自己已渐渐地衰老。 我向您的祈求是: 请保守我免于, 成为一个不讨人喜欢的老人; 让我远离絮絮的饶舌; 让我不要认为, 我必须抓住每个机会表达自己; 给我有这样的看见, 我有时也会做错事情; 将我从自以为是中释放出来, 不让我试图对每个人、每件事都管头管脚; 特别让我避开那种“嗜好”── 对其他人的生活琐事大感兴趣; 若有人向我抱怨他们的痛苦, 请赐我耐心和怜悯; 但若我想要把自己的委屈喋喋不休倾倒给别人; 却请封住我的嘴巴, 让我成为一个乐意助人的人── 但不是一个成天忙忙碌碌的人; 一个关心人的人── 但不是一个想要指挥别人的人。 最后,主啊! 请不要让我孤独, 我需要一些朋友,亲爱的主, 一些好的朋友; 但首先我需要您, 请按您的样式来塑造我, 让我真正地变得成熟, 能够有资格承受您要赐给我的晚年。 本文编译自一篇德文佚名作者之诗。 作者来自上海,现为“播种者国际协会”中国事工部负责人。

No Picture
透视篇

婚姻原是百年期 ──大陆婚姻关系的概况与展望

林国亮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8期 前言        中国是个异质性极高的社会,过去一个世纪以来,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动荡。城市与农村、沿海与内地、经济特区与非经济特区、1949年前后,以及改革开放前后的差距都很大。再加上政 治意识、教育、职业、家庭背景和个人特质等等错综复杂的因素,使得任何论述中国婚姻状况的文章,都难免有以偏概全、挂一漏万的问题。         本文仅就过去十年来英美学术刊物上对中国婚姻状况的论述,再加上笔者在海外多年来从事婚姻协谈的经验,提出一个简要的综合报告,供关怀国内婚姻状况的弟兄姊妹参考。 时代背景         195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制定了建国后第一部婚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明确指出父母不得干涉儿女的婚姻自由,禁止指腹为婚、重婚、买婚、娶妾,废除收取聘金、嫁妆的传统,许可女人婚后不冠夫姓、保証女儿与儿子有同等的财产继承权,并允许离婚等。        “大跃进”之后,一直到文革期间,人民公社与工作单位等取代了家庭作为社会的基本单位。许多夫妻为了工作或户口等缘故,饱受两地分居生活之苦。幼童则多由父母之一方、祖父母甚至工作单位来抚养,婚姻与亲子关系变得脆弱。         改革开放以后,工作单位的功能日趋薄弱。1980年所修订的婚姻法,主要以维护社会的安定与秩序为着眼点,家庭再度成为社会生活的基本单位。同时为了遏止人口的过度膨胀,亦把1979年公告的一胎化政策正式列入婚姻法内。         2001年4月所通过的新《婚姻法》,再度肯定以婚姻为基础的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是人们的基本生活单位,并在总则中明白宣示“夫妻应当相互忠诚、相互扶助”。新 《婚姻法》引起的焦点话题,即包二奶(重婚、同居)、婚外性行为、离婚、家庭暴力与家庭财产分割等,反应出了当前社会生活中的一些新问题。 择偶的条件         1949年以前,择偶的过程多由父母决定,或由父母安排且经由当事人同意,只有少数是男女双方自由恋爱而结合。1949年以后,官方鼓励择偶双方自由交往,最后经由双方单位的同意而结合,从而削弱了父母对子女择偶的影响。         择偶时,人们一般仍循“门当户对”的原则,只是“门当户对”的定义一直随着时代、环境而改变了。土地改革、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等措施对农村婚姻策略大有影响。 1949年以后,每一个村民按之前三年的经济状况,分成九个不同的等级。从此,阶级成份大大影响择偶的对象。政治成份、与地方干部的关系、能否到工厂工 作、亲戚是否有权势等,成了重要的参考条件。党员的子女与党员的子女通婚,贫农、下中农和中农的子女互相通婚,地主与富农的儿子则较不易在本地找到对象。         改革开放以后,农村的择偶条件继续受到政治与经济因素的影响。婚礼的嫁妆、聘金和喜宴的要求大幅度提高。某些传统陋习亦大有死灰复燃的趋势。         就城市的情形而言,1987年和1991年分别在保定和成都两大城市所从事的调查研究发现,一般择偶时,也是注重外在的、有形的条件。只是在改革前,一般人 比较重视的是党员身份、工作单位和家庭出身等,是否与自己相当。改革开放以后,人们则重视学历、职业、经济能力等是否与自己相当。 婚姻的品质         在中国传统里,家庭关系中的夫妻关系远低于亲子关系。婚姻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传宗接代。1949年以后,借着婚姻法的修改,允许夫妻因为感情破裂的理由而离 婚,进而提高了感情在婚姻当中的重要性。然而实质上,由于种种政治原因,1949年以后,一般夫妻关系虽然算是稳定,但品质并不高。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守护你的孩子上网

林月娇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8期 安全上网守则         在这个网络当道的世代,身为家长当如何教导孩子运用网络,将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学问!        虽然大部份的网络资讯有助于扩展儿童及青少年的视野,但是,亦有很多成人网站或不正当的网站资讯暴露在他们的眼前。更糟的是,许多有心人士利用网络接触孩童,进行危险或不法的勾当。         要让孩童享受快乐而正面的上网,父母的首要任务,是制定“安全上网守则”。         首先,把电脑放在家人一起活动、“众目睽睽”的地方,而不是放在未成年儿女的房间里。         与儿女讨论后,订下合理清楚的上网规定,帮助他们了解:哪类网站适合浏览?哪类不适合浏览?每天上网最多几小时?什么时候可以上网?将此约定贴在电脑旁边。         主动向孩童推荐值得浏览的网站;和孩童一起上网玩游戏;经由网络资讯搜寻,和孩童一起做家庭作业或解决课业问题。发挥上网的积极功能,把上网探索变成家庭活动。        主动帮助儿女选择优良网站;寻找适当的网络过滤、分级软体,及能提供孩童安全上网的资讯服务公司。        不让您家中未成年儿女在未陪伴之下上网查询资料;告诉他们,若上网看到任何低俗的文字、恶心的画面,或令人不舒服的内容时,应该告诉父母。        留心孩童玩的电脑游戏,是否包含了暴力或色情的内容。         留心异常现象,例如电话帐单或信用卡帐单是否有异常支出,小孩是否深夜上网而耽溺其中?         经常与家中未成年儿女讨论上网情况;认识他们的网友。         经常检视“历程”档案(位于浏览器上),列出家中未成年儿女所造访过的网站与频率。         了解儿女在学校上网的情形,以及学校在这方面的保护措施。         确定聊天室没有偏激的言论,而且是由有声誉的公司或组织所管理。         告诉孩子:未经父母同意,绝不与网友见面或通电话;若父母同意见面,应该约在公开场所,并有成人陪同。         不要回复任何粗俗、语带威胁、或猥亵的电子邮件;网上交谈如果出现这类内容,也应立刻终止谈话。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不过第三代?

陈耀斌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8期        西方基督徒有一个说法:“上帝只有儿女,没有孙儿。”意思是信仰很难传到第三代。《使命》上亦有过一篇文章指出,中西方的基督教家庭都有一个普遍现象,就是事奉神的热心,一代不如一代;到了第四代,便索性把伪装的基督徒外表也丢掉了。        这种现象,有可能改善、改变吗? 让下一代体会         我就是家中第四代信徒。祖辈世代原居住中国广东潮州,曾祖父是村中第一位信耶稣的。当时,同村的人都不信耶稣,因此特别苦待曾祖父。更认为他既然成为基督徒,便不属于他们,于是把他赶出本村。         曾祖父只好独自到城市谋生。后来他透过教会的帮助,在城中建立了家庭和事业,成为该市的富户之一。他的子孙两三代都有机会接受良好教育。         数年前,我回中国,到先祖所住的乡村探望,发觉那里生活落后,我体会到神实在恩待了先祖,让他有机会到城市发展,赐他及他的后代各样福份。         以我为例,可以看出若我们能将从神而来的福份,让下一代也能体会到,相信可以帮助他们建立对神的信心。 认识两代的差别         居住在此地的第一代华人,跟下一代谈及日常生活或信仰事奉问题,不能摆出一个“教导”的姿态,只能与他们“分享”。主要原因是,第一代移民基督徒对属灵生活的看法,跟在此地西方文化社会长大的下一代,有相当的差别。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中国人的小组查经,带领者习惯上,虽然鼓励每一位参加者发表意见,但他本人通常扮演教导者的角色,认为查经的效果,取决于参加者对他细心准备的资料的领受程度。         而西化了的青年人查经方法却不一样,主要是要让每一位参与者自由发表意见,带查经的人,其职责只在保持适当的查经程序;不是教导,更不会让自己的意见,成为查经的结论。         我是比较保守的人,仍常用中国人的那一套查经方法。其实,查经真正的教导者是圣灵,我们应有信心,明白圣灵能够用祂的方法,按照每一位查经者的需要,帮助他们。所以,我们不能认为,我们习惯用的方法才是对的。         同样,崇拜的方式和对信仰的表达方式,也应互相尊重。这些都不涉及属灵问题,只是信仰的生活习惯和处世为人原则不同而已。         中国人的传统文化、思想方式,都不是生长在西方的年轻人能够轻易了解和掌握的。在这样多的困难中,怎样才可以帮助下一代建立信仰根基,这确实是个挑战。 成为生活的一部份         现在的孩子都很独立,开始质疑父母的年龄越来越小。因此传统的“训导”的方法已不适用,而用“领导”的方法,帮助孩子养成事奉神、敬拜神的生活习惯,使之自然地生根发芽,成为下一代生活的一部份。         比如,若我们坚持没有任何事情可以代替主日崇拜,坚持属灵活动比其他活动重要,相信这样做,会给我们下一代建立一个坚稳的信仰根基。当然,这一切要趁著下一代仍年幼时就开始做,否则便会有困难。         可惜很多时候,我们都认为孩子的其它需要更为重要,例如学业、游泳、跳舞、中文班、同学的生日会等。当我的儿子在基督教中学读书时,有一次学校邀请家长跟学 […]

No Picture
成长篇

阳光和小孩

离婚后,我和七岁的儿子都都同住。都都有一晚临睡前问我:“妈妈,我还是想你和爸爸在一起,我们还像以前那样,有没有这种可能?” […]

No Picture
成长篇

给我太太一个好丈夫

张长琳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8期         十年来,从我在英国伦敦信主的那天开始,就一直为太太的信心而祷告。可是,十年过去了,一直没有得到回音。        其实,我本来就已经有了一个非常好的太太,名叫高幸儿,也真是个安琪儿。当年就是一个聪明勤劳、美丽善良、十分孝顺父母的好姑娘。这样的好姑娘,结婚之后, 自然就成了一个出色的贤妻良母。她手中做出来的菜就特别好吃,她手中种出来的花就特别美丽,从她手中,还调教出一个别人都羡慕的好儿子。大家都说我好福气。         我确实是个蒙恩之人。虽然像我这样年龄的人,大多经历过许多苦难,也目睹过许许多多人间的悲剧。然而,我却能从一个没有能上完中学、也不能上正规大学的孩子,当上了大学教授,不能不说是一个神蹟。         自从我到大学工作后,我太太又成了个非常出色的师母。虽然我与学生关系很好,从科学到哲学,有许许多多愉快的谈话和讨论。但是,他们的高级秘密,却只有师母知道。我学生中的小伙子找对象时,会请师母当参谋长;女孩子失恋时,会到师母那儿去嚎啕大哭,寻找安慰。你们可以想像她有多大的爱心。         可是,我的太太也有缺点。她太会担忧,所以就有许多的害怕,甚至有许多的恐惧。由于害怕,就要发脾气,使我非常为难。十年来,我一直默默地为她祷告,盼望她也能信主,从主那儿得到信心和力量。可是,十年过去了,我一点也没有听到回音。        今年复活节,我们全家去纽伦堡参加全德华人基督徒造就营。这次营会中,美国《海外校园》的李秀全牧师夫妇作了以“基督化家庭”为主题的布道。李牧师提到他过去的同工周神助牧师说过一句话:“我不求主给我一个好太太,但求主给我太太一个好丈夫。”         听了这话,我深感惭愧。我本来就有一个好太太,但我却求主给我一个十全十美的太太;另一方面,我却从来没有求主给我太太一个好丈夫。我这个人,本来就是缺点和错误都很多的人,天天都要犯许多错误,把我太太吓得要命。更糟的是,信主之后又很不用功,属灵的生命没有长进。这一来,就成了一个很糟糕的挂名基督徒, 在我太太明察秋毫的放大镜之下,更一无是处。         当了一个挂名的基督徒,没有好的见証,又如何能让别人看到耶稣基督的光呢?于是我赶紧向主忏悔。第二天一早,我第一次开口求主给我太太一个好丈夫。没有想到,还不到三十六小时,主就回应了我的祷告,给了我一个完美的好妻子。她信主了!          原来,就在我祷告后的第二天晚上,她突然开悟了,在跟传道人一句句地做决志祷告时,忽然浑身颤抖,有如水坝缺口,泪如雨下,泣不成声。她是个不太爱哭的女人,我知道她在决志的同时也得到了重生,得到了圣灵洗礼。我的眼泪也滚滚地流了下来。         营会结束的那一天,组长许正义传道要我在大会上作一见証。我当然愿意把我们家中的大喜事与大家分享。最后我也请我的好太太及好儿子与大家见见面,请大家一起感谢主耶稣成了我们全家的主。我们要努力建成一个基督化的家庭,一个为主服务的家,请大家为我们祷告……         没有想到与会的许多人都哭起来了。说实在,我从教多年,虽然有时能讲到学生们笑,但从来没有讲到别人哭,这只能说是圣灵的工作吧,不是我的能力。         从造就营回来后,我觉得我忽然正在走向“完美”,至少是我的耳朵告诉我是这样,因为我发现太太对我缺点错误的唠叨忽然少了许多。然而我马上发现,事实上,并 不是我的缺点错误忽然少了许多,更不是我忽然完美了许多,而是我太太信主之后对我缺点错误宽容了许多,包容许多。正如她所说的,她已把我交托给了主,让主 来管教我。         这时,我才真正体会到主祷文中“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别人的债”的深刻含意。当我们自己还不能免别人债时,我们又怎好求主 免去我们的债呢?难怪当我开始了第二个祷告,“求主给我太太一个完美的丈夫”,主就回应了我那求了十年的、有点非分的第一个祷告“求主给我一个完美的太太”!         那么,主有没有回应我的第二个祷告呢?坦白地说,尽管我在祷告,我还真没有信心,因为我知道我离完美有多么的遥远。我生就那么许多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夫妻双双把家还

紫虹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8期        还是在来美国的第二年,有一天我们去英文老师苏芮家做巧克力蛋糕和苹果馅饼。 我无事可做,便坐在沙发上翻她的影集。有一张照片是在她婚礼后拍的,新郎新娘旁边是四个喜笑颜开的中年人。苏芮当时正在调苹果馅饼的面皮,遂拍著沾面的双 手笑嘻嘻地走过来指给我看:“我爸爸,我妈妈,我继父,我继母。”         “继父继母?”我不无惊讶地重复道。苏芮以为我没有听懂,于是放慢了语速给我解释:“我爸爸妈妈离了婚,然后他们分别跟我的继父继母结了婚。”我抬头对她笑笑,又低下头仔细看看照片上的四个人:他们笑得真是那么幸福快乐。苏芮若不说,真想不到竟是离异后的两家人。         我不免有几分感慨。在中国,离异后的夫妻大都视若仇敌,很难想像两个家庭如何相逢在儿女的婚礼上。旁边的一个中国同学看出了我的心思,用中文笑着说:“他们,咳,他们根本无所谓的。”         然而,与别的国家的人接触得越多,我越觉得,以国籍、肤色、职业、地位,来界定人,常常是有失公允的。不管人与人的差别表面上看起来有多大,人性的弱点,以 及人在遭遇痛苦和面对孤独时的本能反应,其实大同小异。人与人的区别,更多地在于本能之外的理性选择。这种理性选择,则受到诸多因素,譬如文化传统,宗教 信仰,种族背景,教育程度,职业地位以及社会潮流的影响。不管人们属于什么样的群体,有着多么相似的外在表象,每个人在自己的世界里所必须单独面对的孤 寂、痛苦和选择,都是独一无二的。          婚姻解体,对绝大多数人,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哪怕主动要求离异的一方也不例外。从恋爱走入婚姻,每 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及至离异,故事扩展得可以写成长篇小说。其中的恩怨爱恨,早已成为人生的一部分。把自己的一部分割裂分离,岂是“潇洒走一回”那么轻 松?至于被动的一方,要接受自己不再被爱、不再被接纳的事实,更是非常容易陷入自我怀疑、自我否定、以及怨恨之中。         我出国之前,办公室里 的一位同事婚姻触礁。原因和结局就像套上了流行小说的公式,一点也不稀奇。然而在整个程序当中,两位当事人还有孩子所受的痛苦,却不是言语所能形容的。当 事态朝着不可挽回的方向迅速发展时,我面对着一年前还在唱“夫妻双双把家还”的朋友,真的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在她心中依然充满著不平与愤懑的时候,我怎么 也说不出很想说出的那三个字:“宽恕他。”         因为,虽然宽恕是唯一能够把人从仇恨的桎梏中释放出来的力量,但人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宽恕,实 在是难之又难。每个人都可能有过这样的经验:在某些时刻,你痛苦地感到,由于某个人某件事的存在,你平静的生活起了波澜,不但不可能恢复从前的宁静,而 且,有一个伤口,好像再也无法愈合。于是你愤愤地说:为什么,为什么?人们常常在虚拟的时空中逮住那个“罪魁”,以仇恨的力量将它包围,好像非如此便不足 以惩罚对方。我们往往忽视了,在我们以仇恨监禁别人的同时,我们自己,也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囚犯,因为我们失去了快乐生活的自由。          我父亲的第一次婚姻在五十年代中期破裂。在此后四十年的时间里,父亲和他的前妻之间满是苦毒和敌意。他们的故事充满曲折波澜,有人性的自私,有时代的错谬,有数 不清的纠葛和恩怨。我无意去评判父辈的是非对错,实际上那也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同一个故事往往不只一个版本,同一件东西从不同的侧面去看也不只一个真实。 问题在于,他们打了一个很大的结,以至于无法静心享受自己的生活。我的随父生活的长兄和他的同父同母但随母亲生活的妹妹,夹在对立的双方中间,不得不面对 各执一词的父母,且成为双方争夺感情的目标,有时甚至是父辈敌意的出气筒。他们心理上的焦虑和压力,是不必求证的了。后来,当我的长兄有了自己的女儿之 后,坚称自己是“不离婚派”,其中的原因,不言自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