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岁末,放飞心灵

钟德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70期。 岁末,丝毫不减一年来的忙碌,反而加上无休无止的血拼 (shopping)。忙,已经成为现代人生活的一种方式,一种时尚,一种习以为常的心境。每一个人,被这越转越快的世界,拽著不停地向前跑。 进入21世记的中国人更忙了。听着周杰伦的《牛仔很忙》,看着网帖《杜甫很忙》,说著《夜店》里“不说了,我忒忙”的口头禅(简直一夜风行)……A-Lin的一首《我很忙》确实道出了许多人的心声—— “就让我忙得疯掉、忙得累倒,连哭的时间都没有最好……” 忙,代表重要,代表有价值。但我们可曾想过,这也暗示着我们内在的混乱和无序,我们作为主体的失控? 每个人在工业化的社会里忙碌著,不知不觉中已被工具化。忙碌,把生活化整为零,把我们撕开,使我们失去重心,充满着我们的却是焦虑。 失 歌德说,“谁没有用脑子去思考,到头来,他除了感觉之外,将一无所有。” 思绪,带回那已远远逝去的日子。初冬的晚上,清冷的幽静,与昏暗的街灯,交织成一片。空气是那么的清新。与友人漫步,心是那么的敞开。所能感受到的,是那么的悠远,仿佛能捕捉到生命的闪亮…… 而今,眼前是忙碌与欲望交织的图画。人潮匆匆,就像狂风鼓动下的浪花,冲向岸的这一边或是那一边。泡沫之后,却什么也没有留下。若有所失之际,听听叔本华怎么说——“欲望不能满足便痛苦,满足便无聊。人生就像钟摆一样,在痛苦与无聊间不停摆动着。” 乍然惊醒,我问自己:“我失去了什么?” 失去的,是对生命的求索和自我的认知! 多年前的暑假,我在中餐馆打工。有一天,平时爱开玩笑、作弄人的厨师,突然告诉我,他近来被一个问题困扰——“我是谁?”我觉得奇怪,这么简单的问题有什么不明白的?我不就是我嘛! 岁月的积累,才让我意识到,原来人的想法和行事为人,都不是自己能掌控的,都受经过的事、遇到的人深深影响。如果我没有读过某本书,没有认识某个人,没有生长在某种环境,或是没有受过某项教育,我会是一个很不同的我。 我从何而来,又将去往哪里?未来不可预见的事和机会,又将如何改变我?人为什么常常忧愁、害怕、嫉妒、愤怒?…… 心理学家杜尼耶说,对于每一个人来说,不管自己是否意识到,“我是谁”都是挥之不去的问题。 李安也想要通过《少年派》里,那只相伴许久却不能驯服的老虎,告诉我们些什么!那不停与人较量的“老虎”,究竟在人的里面,还是人的外面?如果在人里面的话,为什么最后却头也不回地走了? 嵇康《家诫》的“人无志,非人也”,已经回荡了近2千年。但是,人若连自己都不认识,又何谈有志呢?或许,这正是屈原“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原因。 然而,到哪里去求索? 心 早在屈原7百年前,那被称为世上最有智慧的以色列王所罗门说:“你要保守你心,胜过保守一切,因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箴》4:23) 维克多.弗兰科尔,在他的名著《人类对意义的探索》中,讲到他在犹太集中营里,在生与死之间,遇见一位年轻女子。她知道自己几天后就要死了。让人惊异的是,她在谈话中却充满了喜悦。“我感谢命运对我那么的残酷,”她说,“我的前半生被娇惯,根本不看重心灵的事。”她指著小铁窗外:“这棵树是我在寂寞中唯一的朋友。”从铁窗看到的只是一截树枝,树枝上有两朵花正绽放。这位女子说,她在安静和心灵中,找到了生命和永恒。 被摧残至死,这女子是非常弱小的,但她里面却是非常强大的。一个人真正的力量,不在肢体,而在心灵。一个人真正的自由,也不在身体,而在心灵。 缺乏对心灵的探索,也许正是我们现今浮躁不安的原因。 我们专注于得失,失去了内心的宁静。外面林立的高楼,竟渐渐地占去了我们心灵的空间。别人的一句话,一个眼神,竟会对我们产生那么大伤害。我们内心的真实需要,完全被外部的需要淹没了。 人内心深处真正的需要是“被爱”。在爱的里面,我们感受到安全、温暖、有价值。我们许多的努力,正是为赢得别人的认同、赞赏和尊敬,这表明我们被爱的需要。 家 耳边响起了那首老歌《爱的代价》: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看世事无常,看沧桑变化……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 有人说,在人类的词汇中最富有诗意、最令人向往的,就是“家”。家给你自由、舒适和安全。家是心的所在。 我们穷极一生苦苦寻觅、不断追求的,或许就是家?这家又在哪里? 以色列人的民族英雄摩西,在3,500多年前作诗,“我们一生的年日是70岁,若是强壮可到80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诗》90:10)“你使人归于尘土,说:你们世人要归回。” (《诗》90:3)叶落归根啊!人最终要归回的,是否就是家? 上帝是认真而幽默的。圣经的第一卷书《创世记》,讲的是万物的开始。原文(希伯来文)圣经开篇的第一个字母,代表的意思就是“家”!圣经的最后一卷书是《启示录》,讲的是宇宙终了之事。书中最后描述的,正是一个令人向往的永恒的家乡。这不是巧合,这是上帝在整个历史中,不停呼唤人类回家! […]

No Picture
职场生活

跨洋大搬家

当我们从正面看事情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努力实践圣灵充满的生活,让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成为我们的生活形态。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去留之间

一勤 本文原刊于《举目》70期。 又一个周日,6点多起床。我决定,这是最后一次去教会! 不是不信主了,我的意思是换一个聚会的地方,不再去通州的教会,在我所住的社区就近参加敬拜。 我在燕郊(属于河北省)住。虽然紧挨着通州(属于北京),但每次去教会总要倒三趟车,花上一个半小时才能到。路上的堵车、挤车,让人忍无可忍,一次次地熬练我的耐心。 我在通州的教会快4年了。自信主起,我就在那儿聚会——是通州教会的弟兄姊妹带我信的主。这4年来,我虽然换了许多住处,都坚持去:我爱通州这个教会,爱里面的弟兄姊妹。 可是,这是我最后一次去了。其实,距离远还是次要的,主要是感觉不到昔日的爱了。我们疏远了。 我想,不是因为大家变了,而是一种无奈。拿陈军弟兄和文惠姊妹来说,不管我对教会、对弟兄姊妹有多少意见,我都得承认,他们夫妇是十分爱主的。在我们这个没有驻堂牧师的小教会,他们就像牧者和师母。一个个孤单的节日,他们邀请我去他们家做客、吃饭。一次次我徬徨无助时,他们听我泪眼倾诉。 然而,现在想起来,那像好久以前的事了。是他们变了吗?没有。因为他们生孩子了,而且生了两个,自然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家庭上。甚至有时周日都见不到他们,因为孩子生病了。 我为他们迫切祷告,希望这样一个爱上帝的家庭凡事顺利、蒙祝福。然而,我们还是疏远了,我总是在别的弟兄姊妹口里,听到他们有种种需要的消息。 教会的弟兄姐妹也不能理解我的感受。他们只是向我提出一个又一个的要求,却从不问及我的需要。一次次要我参加周三晚上的查经聚会,却不想想,我为什么不再去?我怀念曾经的查经,像是回家一样让人温暖。而现在变了,变得只是喊口号,一次次说些不切合实际的大话,我们应该这样,应该那样……而参加查经的信徒,却还是老样子,甚至不如从前。 当初我们这教会有一个习惯,聚会完大家都不愿回家,一直聊天,说啊、笑啊,其乐融融。 现在大家各自事多了,年轻人大多结了婚,得想着另一半的需求。结婚的又有孩子了,得想着孩子的生活规律。所以通常恭诵完主祷文没多久,大厅就空了。 上周日,我最后一个走,居然硬生生地把门撞上,反锁了。周日大家再来时,开不开门,进不去,最后找了开锁公司,用上了电钻,才开了门。我落了一身不是。 道个别吧,以后就不去了。在颠簸的公共汽车上,我的眼里浸出泪来。 夏天的车里,炎热而拥挤,像极地狱的一角。好吧,再忍这一次。我宽慰自己。 走进教会所在的社区。想着把钥匙给文惠,再走过场似的给陈军道个歉,等聚会完就可以回家了。然而,一看到大家,竟不舍,打算好的迟迟做不出。 这次敬拜的诗歌,有我最喜欢的一首。“只因为我们都是同路人”,只这一句歌词,便唱出了我的眼泪,让我想起了从前。我们是怎样一路搀扶著走到了现在啊!真的要走吗? 一个声音,一遍遍地在我耳边说著:你怎么舍得?怎么舍得? 聚会完,正犹豫去留,陈军朝我走来,要我一起去买菜。我这才想起来,这周是月末,有爱宴。以前一直是我负责跑腿买菜的。我不好意思拒绝,跟陈军一起下了楼。 路上,陈军说:“不好意思呀,上周我态度不好。” 我先是一愣,心中继而一暖,说:“没,是我不对。没检查原因,关不上硬关,居然把门给反锁了。” 我忘了又说了什么,只记得一句句话全暖在心里。明亮的阳光照透了我阴沉的脸。说不上为什么,只这么短短几句关切的话,最留人。走到教会单元楼下时,仿佛听到有人在唱“这里有神的同在呦……”心头又一阵感动。 这次一起吃饭的人最多。大家一起做、一起吃、一起收拾,一边分享这一周的生活,好像一家人。说著张弟兄终于可以吃点面食,不闹肚子了;赵刚准备从广州回来了,下周就来教会;结婚不久的小琴姊妹也准备要孩子了…… 大家从心里往外笑。我从来没有吃得这么多,吃得这么香,说这么多话,脸上有这么多笑…… 和大家一块儿走出教会好远,还不舍,把“再见,下周见”说了几遍。不断回首、摆手…… 坐在回去的车上,虽然挤、热,我脸上却带着笑,眼中泛著悔意的泪,盼著下个主日快来。 作者全职写作。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10.31

“……存心忍耐,奔……”(来12:1)。 许多时候,神要我们学习忍耐,不是在床上,乃是在街上。神要我们埋葬我们的悲哀,不是在寂静中,乃是在活动中——在贸易中,在工厂中,在交际的时候,在帮助别人的时候。没有一种埋葬比这种埋葬更难;可是这就是所谓“……存心忍耐,奔……”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各种的纷争

史毕德·理亚斯 本文原刊于《举目》70期。 尽早处理教会的冲突,可以预防将来导致分裂的冲突(参《箴》17:14)。 很少有人会喜欢冲突的经验。工作上关系愈紧密,越可能产生冲突。但是如果有效地解决冲突,会使你们的关系更亲密。以下是存在于大多数教会中的5种层次的冲突,以及在每一个层次中应对的策略。 第一层次:困境 第一层次的冲突,当事人的主要意向是解决问题。第一层次的争论者仅专注于问题,而不会指控他人。大体上说,冲突的双方对问题采取开放的态度,没有一方会恐惧或怀疑对方,双方都假设对方持有善意,也不会不公开拥有的信息。 直率程度是这个冲突层次极好的指标。因为此层次冲突处理的很顺利,有些人不以为是冲突。当冲突留在这个层次,可以完成许多事:问题得到解决,彼此有更好的了解,关系改进,彼此有更深的信任。 第二层次:意见不同 第二层次的冲突,当事人的意向有一些转变:双方自我保护的程度加强。他们仍然想要解决问题,但他们关切,问题解决后仍保有脸上的光彩。 在第一层次,当事人探讨对方不正确的事是为了辨别真相。第二层次的当事人比较关切在冲突中得分,及展示智力。当一个冲突显示出竞赛的迹象时,要达到共识就更加困难。 第二层次的人开始不信任教会领袖们会协助他们解决问题。他们会寻求其它的帮助。他们在教会里向他人诉说他们的担忧。他们把问题带回家和配偶朋友讨论。 有如第一层次,这是大多数教会的典型冲突;这个层次需要一些耐心和规划,就会有好的结果。 可行的方法: 1.帮助双方当事人了解挫折的特定来源。 2.在恩慈里,让双方沟通他们所看到的实情,和他们当时的情绪。 3.帮助双方找到解决冲突的可行方案。 第三层次:竞争 在第三层次,冲突已转变成竞争:参赛者不会关切问题本身和脸面好不好看;他们要赢,要照他们的方式做。比较不容易让人清楚又正确地看到真正的情况,这些可从他们的言语中反应出来。有几个常见的扭曲的现象: 1.二分法:二分法看事情只有对错,黑白之分。只有很小或根本没有空间,去探讨其它可行的方案:“要嘛是青少年的牧师辞职,要嘛我们家离开!” 2.普及法:当我们泛泛地谈论时,就无法正确地描述教会目前的情形。我们会用“每个人”,“没人”,“永远不会”和“常常如此”这类的词:“这个教会从中分为两半,每个人都选择自己那边。”概括性的说辞很少是真的,且这些说辞会使人们的看法更加扭曲。 3.夸张:当我们夸大时,我们假设对方的动机是恶的,也暗示我们的动机是正义的:“他们一点也不关心这教会!” 4.只凭感觉。意指只注重人的感觉,而不是问题的真相。 在第三层次,小圈圈和小团体形成。这些尚未成为第四层次的党派,但这一种冲突,会腐蚀会众。因第三层次做的决定是基于扭曲的想法,通常不会解决问题,反而造成更多问题。 一般来说,目标是把冲突从第三层次降低到第二或第一层次。以下是可行的方法: 1.加强当事人之间清楚、直接的沟通。这是降低第三层次冲突的要素。当事人需要开会了解彼此顾虑的事。要让他们在会议中感到安全,必须先:     a.确认谁参加会议     b.确定议程     c.确定基本遵守的原则 2.帮助当事人寻求共同协议的范围。在他们把注意力集中在不同观点以前,先尝试建立共同点。 3.协助当事人发掘更深的益处。两边的当事人所提出的顾虑和解决方案看起来可能不相容。然而背后也许有尚未说明白的益处。这种更深的关切,也可成为另类解决问题的基础。 第四层次:争斗/逃开 在第四层次,当事人的主要目标是断绝关系,或是自己离开或是使对方撤退。冲突的目标从议题和情绪转移到原则。当事人为永恒的价值相争——真理,人权,正义。通常当事人讨论的议题,都是关乎解决问题,且可以找到行得通的答案。然而,如果要解决的问题与永恒原则有关,要达成决议是非常困难的。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刘志远 本文原刊于《举目》70期。 前言 国庆纪念日,我和儿子一起吃早点。言谈间,我提到某类人的作风,用了一个词,“These people ”(这类人)……小儿子立刻郑重其事地纠正我,“Dad, don't use these terms.”(老爸,不要用这些词)我才意识到,我又犯了把人归类的毛病。 我的3个儿女,成长在后现代的环境。他们对那些不妥的表达方式,非常敏感,也常常给我适时的提醒。这让我不断改进,可以与年轻一代保持沟通。 今天的北美华人教会,处在两种文化之间。我们这一代,早年留学欧美,受现代主义文化的薰陶,思维通常是偏理性、实用, 也容易有自以为是的心态,不善换位思考。反之,我们的下一代受后现代文化薰陶,比较感性,重视人与人的关系胜于实用价值,比较能换位思考,但不那么看重责任、后果。 这两种思维方式各有优劣,而且包含深广,不能三言两语概括。当然,也不能以一概全,认为按年龄必偏向某种思维。 一般而言,北美华人教会的领导阶层,多停留在现代主义的思维方式里。而后现代文化思潮,已席卷全球。教会中有大量的年轻人受其影响。这其中,自然包括在北美土生土长的华裔下一代。他们在英文事工的领域,渐渐成为教会的领袖,或多有不满现状,自创教会,兴起多元化的教会。且因和传统华人教会有沟通上的困难,轻则渐行渐远,重则教会分裂。 这是教会内部的隐忧。主耶稣即将离世的祷告,语重深长,切盼教会合一 (参《约》17章)。两千多年的教会历史,内斗、分裂多于和睦。我们能不重视这个问题么? 笔者因此想藉《举目》以简短的篇幅,分享一下本人这方面多年的心得,盼引弟兄姊妹关注这一问题。     一、底线 主盼望教会合一 :“从今以后,我不在世上,他们却在世上;我往你那里去。圣父啊,求你因你所赐给我的名保守他们,叫他们合而为一像我们一样。”(《约》17:11)保罗在《以弗所书》里面,也特别谈到教会、弟兄姊妹的合一:“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弗》4:3) ‬‬‬‬‬‬ 主耶稣还告诉我们,别人看到我们彼此相爱,就晓得我们是祂的门徒。所以我们的合一,是荣耀上帝的见证,并且要为此“竭力”。 从这两节圣经里,我们能感觉到,教会合一并非易事。那么,我们应当如何做?合一有底线吗? 首先,我们要知道,圣经所谓的合一,并非统一。保罗清楚地表明,这是“心”的问题,所以这个“合一”讲的是心灵层面。保罗的合一,是身体彼此联络的合一 ——肢体可以不同,但是目标和心态应当合一。 保罗讲到合一的重要底线:“身体只有一个, 圣灵只有一个,正如你们蒙召同有一个指望。 一主,一信,一洗,一上帝,就是众人的父,超乎众人之上,贯乎众人之中,也住在众人之内。”(《弗》‬ 4:4-66‬)‬‬‬ 这个前提,就是“一主,一信,一洗,一上帝”。如果我们问自己:我们这些人相信同一个主、同一个上帝吗?我们在同一个圣灵里受的洗吗?答案若是,我们就具备了合一的条件,我们就必须“竭力保守合而为一的心”。 保罗这个底线,真的是低到不能再低。我们只要认识同一个主,在同一个圣灵里受洗,我们就没有借口不合一。 这个前提,让我们知道,现代和后现代不同的思维,不应该是基督徒不和、互相攻击的借口。虽然,现代和后现代思想方法的不同,导致对上帝、上帝的话语 ,对福音,产生理解上的严重分歧。然而,现代和后现代的基督徒,仍有保罗所说的合一的前提,因此无须彼此攻击、互相排斥。 […]

No Picture
编者的话

《举目》70期—编者的话

谈 妮 原文刊于《举目》70期 为主作见证的方式有很多,其中有一个重要的基本原则,就是只要我们彼此相爱,必能显出属基督的品格和气质(参《约》13:35)。 彼此相爱,说易行难。华欣点出,这其实是违背人堕落的本性的;陆加帮助我们从接纳性格的差异,来实践舍己;刘志远分析,面对教会的多元化,要改变态度达成对话;史毕德‧理亚斯提出,冲突可按照类型来分别解决;一勤则以清新的故事,说明彼此相爱也可以很简单。 如果我们无法彼此相爱呢?临风整理了一个血泪斑斑的案例:虚荣心、权力欲、滥用权威,使得神学正统,又能与当代文化接轨的马可‧德斯寇,丧失了基督门徒当有的爱与恩典。爱理、嫣然、大猫,则反映出大龄单身信徒所需要的爱与接纳。 临近圣诞,钟德民提醒我们,这是焦点在上帝之爱的季节;小橘灯说,吸引人跟随基督的不是物质;小刚则提出许多见证:最能说服家人接受福音的,还是我们的彼此相爱!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若上帝不抹平人的个性……

陆加 本文原刊于《举目》70期。 微博上有一句话,概括了国人“一切皆可食”的特点:“好吃的叫食物,难吃的叫中药。”(@feelinglucky) 然而对于我,中药一点儿都不难吃。我不仅喝苦药汤的时候,可一饮而尽,甚至还很喜欢某些药丸或是咳嗽糖浆的味道。儿时,我因此被大人夸奖为“不怕苦”,搞得我感觉极好。我觉得那些吃中药嫌苦的人,都太娇气! 后到医学院读书,在一个偶然的遗传学试验中,我发现自己几乎是个“苦盲”——我对苦味的敏感程度,比一般人差千百倍!所以, “不怕苦”的光环是不存在的,我对苦比较木纳是真的。 我就此反省——我因为不知道个体之间的这种差异,所以多年来,认为我的感觉就是别人的感觉,而且很习惯用自己的感觉去评判他人感觉的对与错。 其实,这么做的,远不只我一个人。在教会生活里,也有不少人忽略了个体间的差异,不自觉地以自身的特性、感觉为中心,去看待其他事物。于是,信徒间产生隔阂、张力,甚至冲突。 祖孙三代,不同的带领 从圣经里的记载和描述,可以看到个体间明显的性格差异。我觉得,其中最有代表性(也是篇幅最长)的,当属《创世记》对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祖孙三代的故事。 ×亚伯拉罕  亚伯拉罕是开拓型、敢闯敢干的。负面的表现就是莽撞、性急。 做事毫不迟疑,不怕冒险:上帝呼召,他即起身离开本族、本地、本家,走时还不知去哪;遇到饥荒,马上就离开迦南,去了埃及;罗得一家被掳,亚伯拉罕马上带家丁杀败四王,救回罗得一家。 不习惯等待,立刻要解决问题。所以,可以做成大事,也易出差错,惹出麻烦:险些丢掉撒拉;生下以实玛利等。 上帝对亚伯拉罕的带领是“呼召与等候(Calling + Waiting)”。祂呼召这样一个个性鲜明的人,赐他应许,但又常常让他长久等候——他75岁才出吾珥。这时开始建立家族,已经够晚了,结果又让他等了25年,才有儿子。上帝磨去他的急躁、鲁莽,帮助他建立信心,一步一步地实现上帝的计画。 ×儿子以撒 以撒与他父亲亚伯拉罕正相反。他的事蹟虽然记载不多,但是个性很明显:稳健、温和,避免冲突。他是被环境逼着走。 消极、被动。比如非利士人抢水井,抢他一次,他就被迫挪动一次,从不主动寻找解决之道。直到非利士人见他蒙上帝赐福,找他立约,他还问:你们不是恨我们吗? 顺服。他跟亚伯拉罕上山,开始时纵然心里疑惑,也不问祭物何在,不反抗。 常犯糊涂。他要给以扫祝福,结果犯糊涂,上了雅各和利百加的当。他虽然眼睛不好,但耳朵还好,明明知道声音是雅各的,还是糊里糊涂地把祝福给了出去。 上帝对以撒的带领,是推动与赐福(Pushing + Providing)。环境变成上帝的工具,从后面推(逼)著以撒走,直逼他到宽阔之地、经历上帝丰富的供应、承受到上帝应许的福气。 ×孙子雅各 以撒的儿子雅各,精明,善算计,能抓,会使计谋。但是他也很能干、肯干,会巧干。 精明、算计。用一碗红豆汤,骗得了长子权;与母亲合谋,骗来父亲的祝福;与拉班斗智;回迦南的时候,与以扫斡旋…… 偏心。对自己的儿子厚此薄彼,偏爱约瑟。 信心足。在困境中,靠着上帝走出低谷,并且使家族(12个儿子)和产业昌大起来。 上帝对雅各的带领,是矫正与昌大(Correcting + Expanding)。上帝拣选了他,不因他的劣迹抛弃他,但也重重地修理他。上帝用自己的计划,取代雅各的个人打算。又使用雅各的能力,开创以色列民族。 这祖孙三代都蒙拣选,都丰丰富富地经历上帝,但是上帝带领他们的方式却大相径庭。圣经多处提及,“耶和华是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上帝”(见《出》3:6、 15-16、《太》22:32;《可》12:26;《路》20:37)。我们也许可以从中窥探,上帝在人的个性差异之上,丰富、奇妙、独特的作为。 […]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10.28

“然而神既有丰富的怜悯,因他爱我们的大爱,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他又叫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弗2:4-6) 没有一件东西,比灵里的焦急挂虑,更妨碍属灵的能力和成功。我们应当在任何环境中学习享受神的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