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天下事

教会、主流价值、同性婚姻 —— 教会应如何回应同性婚姻合法化?(董家骅)2015.06.26

现在同志婚姻正式在美国合法化,对基督徒群体到底会带来什么样的冲击?可以想见,在不久的将来,在美国公立教育系统中,孩子将会被灌输同志婚姻是正常的,同志运动也将被神化成民权运动的一大胜利。教会还能够公开教导一夫一妻的婚姻才是上帝的心意?教会还有权利为了信仰的缘故,不为同志举办婚礼?社会将怎么看待那些“坚持一夫一妻”的基督教群体? […]

生活与信仰

抛物记

前个星期,第一次进警局,警员引我入屋,又一层又一层地反锁……最里面的一层,就是赃物所在,堆在最上面的,是一只巨型胶质垃圾袋,里面就是我家的一切档案纸张。 […]

No Picture
言与思

妙手重抚(苏文峰)2015.06.23

编注:最近翻看当初《进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举目》杂志前身)的发刊文,文中所提及的现象和问题,将近20年后,仍是一样,且不限于文中所提的中国学人。今特重新刊登,以供读者深思。 《妙手重抚》 近几年来,海外﹙尤其在北美﹚中国学人的“信主热”方兴未艾。在世界各地的《海外校园》读者,常 捎来亲友同学信主的喜讯。但同时,我们也看到一些隐忧。例如,在福音聚会中举手决志者甚众,但相对的,其流失率也十分惊人:不少人一时的热情已过,逐渐趋 向冷淡;许多人虽已公开受洗,但其生命、生活并无明显的改变;不少自认为是基督徒的,对人、对事、对是非善恶的标准,与从前大同小异……这些情况令许多关 心中国学人的同道们痛定思痛之后,不得不反省:我们当如何做,才能领人真正“归主”而非单单“信主”? 我认为,有三项基要真理,是每一位初信的中国学人(也包括所有人)必须清楚认识的,否则将重蹈上述覆辙: 一、何谓重生得救? 许多“决志”的中国学人之所以举手甚至受洗,是仅在头脑中(head)相信上帝的存在或承认耶稣是人类的救主,但却未曾打开心门(heart)接受祂为个人的 救主;许多人单从理性上承认人都会“犯错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却从未在圣灵光照中彻底知罪、认罪;有些人笼统地承认自己有与生俱来的罪性, 却未具体鉴察自己的罪行和罪念。正如德国神学家潘霍华在《追随基督》一书所说:“教会里面普遍性地宣称罪的赦免……以为在知识上接受这一套观念便足够,不 需要一颗忧伤痛悔的心……(以为)蒙饶恕而不需要悔改,受洗而不需要遵守教会的纪律,领圣餐而不需要认罪,获赦免而不需要个人的忏悔。”若我们继续传讲这 种“廉价的恩典”,会使许多人误以为已完成了入教的手续,稳稳得到进天堂的门票。实际上,他们却从未真正入门。 我们必须强调,“悔改”就是从罪中一百八十度转回,它和“认罪”是一体的两面,是每一个重生得救者不可或缺的经历。 二、何谓作主门徒? 有些人在海外“入教”,就像一些求神拜佛的人一样,是为了得好处。这与很多国内家庭教会的基督徒信主时就准备“入狱”,成为强烈的对比。 我们深信,作主门徒,与成为“教徒”截然不同。门徒是甘愿撇下一切跟随主的人;是完全舍己,天天背起十字架跟从主的人;是渴慕荣耀的天国,为要进入,愿意如 基督在“山上宝训”所说,挖出那叫他跌倒的眼睛的人。若在布道会呼召或文字宣教时,有意无意用信主的好处利诱人,却未阐明作主门徒的代价,这是误人子弟! 三、何谓信靠主? 中国古代的文明起源于多灾多难的黄河流域,孕育了中国人自古以来或向命运顺从,或想凭借自强不息的毅力去战天斗地。中国学人多年来从艰苦险恶的环境中成长, 也已习惯自我奋斗,因而在得救、得胜的路上走得特别吃力。他们总想靠自己的努力成圣,因此很难交托、信靠。就像一个坐在车上的人不敢卸下重担,因为不习惯! 我们认为:信而靠之,仰而望之,交而托之,都是初信的学人特别该有的经历。它们与圣经中所说的靠圣灵行事、回转像小孩,是相关的功课。学会了,才能体验“得安息”的愉悦。 期盼每位曾经决志信主的读者,都如《马可福音》第8章那位被主医治的瞎子一般,不是仅能看见、但看得模糊不清,而是再次被主重抚心灵的眼睛,“定睛一看,就复了原,样样都看得清楚”。

天下事

宣教先驱伊利沙白 ∙ 艾略特(Elisabeth Elliot)经过荣耀之门进入永恒(裴重生编译)2015.06.19

  宣敎先驱伊利沙白 ∙ 艾略特(Elisabeth Elliot)经过荣耀之门进入永恒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天下事专栏 对基督徒妇女最有影力之一的伊利沙白 ∙ 艾略特,在上周日(6/14)早晨过世,享年88岁。她有20本著作,是宣教书架上不可缺少的收集。 她和先生吉米 ∙ 艾略特 (Jim Elliot)在1950年代,到东厄瓜多尔(eastern Ecuador)福音未达的土著部落奥卡族(Aucas)区宣教,与他同行的有另4位年青的宣教士,1956年,他们全部为主殉道,一瞬间,这5位年青的妻子成了寡妇!这在当年的宣教界造成极大震撼!当时艾略特的初生女儿才10个月大。 伊利沙白曾写了2本书:《荣耀之门》(Through Gates Of Splendor)和《全能者之影》(Shadow Of The Almighty),记述吉米的殉道和当年她与新生女儿回到奥卡族当中的生活。这2本书都成为畅销书,也塑造启发了20世纪后半段的宣教史。 惠敦大学(Wheaton College)历史学教授凯撒琳 ∙ 郞(Kathryn Long),称赞伊利沙白能感受到读者传福音的心志,把故事带入他们的价值观里;是一位有才华,能启发读者,并有洞察力的作家。 她曾开始一个广播节目-“喜乐之门”(Gateway To Joy)。她的节目制作人珍 ∙ 衞斯摩(Jan Wismer)形容她是一个祷告的勇士和开路先锋,在《今日基督教妇女》杂志(Today’s Christian Women)“2013致敬”(20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