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梦(绿蒂雅)

绿蒂雅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3期

       我来到黄医师的家,心中带着一个疑问:听说他每年有七八个星期到亚洲短期宣教,时常大笔金钱奉献,又同时负担两个儿子唸医学院,他是如何做到的?

        笔者与黄医师夫妇同是洛杉矶教会的会友,相识已十多年。采访时黄医师就从他香港渔村的童年说起……

从港到美

        “从小我对海就有一份深情,因为目光所及就是渔船、无尽的海和蔚蓝的天。五零年代香港渔村都很贫穷,记得小时候还和乞丐的孩子玩过弹珠。上帝却让我在这样的环 境中一直专心学业,并在1969年到台湾读医学院。不久,我就接受耶稣作个人救主,又在学校里认识了护理系的欣惠。”

        “还记得第一次遇见欣惠,就被她明丽的大眼睛,响亮的声音及活泼的个性吸引。当时她只觉得我白白瘦瘦,一口广东国语很逗趣幽默。靠着共同的基督信仰,我们在团契和教会生活中一齐成长。毕业后结婚、生子、留学,一步步走来,沿途到处可见上帝恩典的轨迹。“奇异恩典”一直是我们夫妇深刻的体验,我们也用此来为两个儿子命名:恩奇、恩宏。”

        “医学院毕业后,我在台湾的医院服务了一段时期,1984年,我来美国加州大学医院作研究,那时恩奇和恩宏分别是七岁和五岁。当时我为了学习医院电脑化管理,已离开临床医学好几年了,我的上司却给我机会,让我得到从住院医师一直到放射科专科医师的训练,这都是上帝的祝福。欣惠也很快考上美国的护士执照,一直工作到现在。”

       “来美国以后,教会活动仍然是我们生活的重心。有五六年时间,我们组成一个小诗班,经常到各教会举办音乐布道会,由我担任讲员,传福音的负担就此逐渐在心中扎根。周末时,小诗班在我们家练唱,欣惠会煮广东粥、牛肉面,及各样好菜招待大家。弟兄姊妹同心服事,其乐融融。”

梦中犹惊

       “这期间我参加过几次医疗宣教,但1992年到亚洲的短期宣教,成了我事奉的转捩点。当时我信主二十二年,来美国八年,长期享受美好的团契和教会生活。可是当我来到亚洲短宣,我看见在那里还有许多人从来没有听过福音。他们就像一群长久关在密闭不见阳光的X光室中的人,一旦接触到信仰的光辉,就充满了饥渴与爱慕。那一颗颗渴慕的脸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上。

        “回美国后,我常在夜里惊醒,耳中好像听见他们的呼喊。我觉得上帝把我提到了蓝天之上,看见世界上还有千千万万的人,仍然在黑暗中摸索寻求。谁愿意去传扬那爱的福音,分享生命之光给他们?我知道自己正面对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我想到上帝雕塑栽培 我成为一个医生,难道只是为一己一家的温饱?生命是不是还有更高的意义?于是我用感恩的心回应上帝的呼召。”

       “既有目标,就要开始行动。 从1992到1995年,我晚上到Talbot神学院修习圣经课程。这段时期最大的收获,就是深刻体会到了信仰带来的福份。原来借着默想、思考圣经的话, 人可以经历上帝的同在。我常在清早,一边散步,一边面对着太平洋,为海那边骨肉至亲的灵魂能得救祷告。

财务管理

       “1995年当我从神学院毕业后,我每年有七八个星期的短期宣教。这需要做一些生活上的,包括时间及金钱上的调整。首先,我必须了解家中收支情形。我把支出分成十大 类,有税金、奉献、供养父母、儿子学费、家庭开销、房子、车子、保险、退休储蓄、投资等。平常记录每笔支出,年底分析,做出统计和百分比,看哪些项目可以 缩减,哪些需要增加,再做出次年预算。每年都做一些调整,奉献的金额遂逐年增加。”

        “我在做支出百分比分析时,发现汽车费用太高,就停止租用Lexus汽车,另买一部实用的车代步。又如我在山上的房子,是1990年我当住院医师的最后一年买的,后来我任专科医师薪水增加,我们决定仍住原处 不换大房子。而后更因利率调降,减少了房子贷款的支出。再加上我们的生活一直就不是很奢侈,生活费用十年来都维持在当住院医师时的水平。如此一来,就省出 了很多钱来奉献。”

        “财务规划的最大好处,就是在支出时有了轻重缓急之别。因为每年的奉献都要达到固定数目,各类支出也有预算,就不会临 时起意、随便花钱。每次想到奉献的医疗用品可以救助贫穷地区,帮助一些病人接受必要的手术治疗,我们就觉得自上帝而来的爱催逼着心,让我们愿意继续与他人 分享自己的所有。”

从未或缺

       “当我和妻子每年凭信心增加奉献时,上帝就借着孩子的奖学金,我的加薪、加班、红利等方 式,帮助我们支付两个儿子医学院学费。老大恩奇进入有名的私立波士顿大学医学院,每年单单学费就要四万美元。他的pre-SAT 成绩好,所以前三年pre-med(医学院预科)只要付一半学费,加上他有两年在宿舍当舍监,吃住全都免费。”

       “我每年有六个星期假期, 常再拿一两个星期不支薪的假去宣教。有时宣教刚回来,医院正好需要加班,付两、三倍的薪水,很快就补足我所奉献的。更奇妙的是,当恩奇的学费最重的那三 年,正好我服务的医院急需医生加班。我就加长工作时间,或周末到医院值班,赚加班费。到了2000年9月,恩奇医学院最后一年的学费付清以后,医院就宣布不再需要医生加班。”

       “老二恩宏成绩也非常好,他自己选择了公立的加州大学。他前四年学费也是全免,现在医学院的学费一年只要八千美元。而且两个儿子所在的学校,医学院预科都只要唸三年,又各省了一年学费。上帝真是非常眷顾我们。”

令出惟行

        当黄医师快乐地数算上帝的恩典时,我发现,他们夫妇到美国十六年来勤奋工作,并不是想赚更多钱买新车、换大房子,或投资公寓、股票,累积个人财富,而是把多赚的钱拿去帮助需要的人。他们每年捐献的钱,比房子贷款支出还多,也超过两个儿子医学院的学费和生活费。因为他们相信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上帝的祝福,所 以甘心乐意与人分享。

        我问黄医师的太太欣惠,她是如何配合先生的。这位带领敬拜时歌声嘹亮、英姿飒飒的姊妹,爽朗一笑回答说:“这很简 单,上帝是我们一家之主。我先生听到什么命令,我和小孩照着去做就是。帮助别人是很喜乐的,上帝也常在生活的点点滴滴中照顾我们。例如;祂保守我们全家身 体健康、出入平安,两个孩子也都很懂事。孩子小的时候,我们全家常出去露营。这几年先生每年都去宣教,我们已有六七年没有一齐出去旅游,直到去年才全家去 度假。孩子们都很体谅父亲宣教的心。恩奇已有三个暑假,参加短期宣教,去中国教英文。恩宏也以父亲为榜样,决心投入医疗宣教。”

        全家过简朴生活,同心投资永恒,跨越自我局限,尽力去帮助别人,这不就是幸福的人生吗?

注:应受访者要求,除“恩奇”、“恩宏”外,使用的均为化名。

作者毕业于台湾大学商学系,在美国取得会计系硕士学位并专业会计师执照,现居洛杉矶。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