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璞归真(卢洁香)

卢洁香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3期

       成为宣教士以后,过一个简朴的生活就成为我每天的一个操练,也是我每天的享受。

        也许是在中国成长的缘故,我很容易就会满足于简朴的生活。因为在我成长的年代,国家落后贫穷,经济拮据困难是人人都要面对的境况。主要的物资配额供应,人们走在大街上是一律的服装,一样的颜色,一穷二白是彻底的无产阶级本色。穷苦的日子使我对生活不会有很高的奢望,清贫的家庭使我很容易就知足。一朵野花、一 棵小草、一块石头、一只蜻蜓都会给我带来无穷的乐趣。

        原先在中国的时候,总以为外面的世界很奢侈豪华,晚礼服、鸡尾酒、浓妆艳抹,无尽奢华宴乐,夜夜笙歌。可是当我到了加拿大以后,却发现西方人的生活竟是简朴得令人难以置信。平时他们多是牛仔裤、T恤,每天的午餐是一杯咖啡,一客三文治, 到了节假日总是喜欢到郊外野餐;夏天,他们到海边游泳、垂钓,在沙滩上放风筝;冬季,他们去滑雪。看他们悠悠的生活,自由奔放,无拘无束,在归回简朴中与 大自然浑为一体,美得让人叫绝。

         这样的生活很合我的品味,没有先敬衣装后敬人的恐惧,没有赶潮流的压力,没有穿金戴银的累赘,也没有繁文缛节的约束。特别是当我信主以后,简朴的生活使我免去许多无谓的浪费和消耗,让我可以集中一切精力向着标竿直跑。

        当我清楚蒙召,准备做宣教士的那一段日子,我的生活更是一切从简,我不再为自己购买任何贵重物品,即使是碰上爱不释手的东西也是拿起来欣赏欣赏,便轻轻放下。我知道有点像吉普塞人的宣教生活,不允许我有太多物资上的缠累。

        来到柬埔寨宣教的第一天,虽然我住的地方四壁徒空,空荡荡的房间只有一张木板床,可是当我发现在自己的房间里有一个抽水马桶洗手间的时候,却惊喜得大声赞美主。我马上拿出照相机,连连对着那个抽水马桶拍了几张大特写,我将这些照片寄回加拿大,告诉弟兄姐妹我在柬埔寨有一个有抽水马桶的洗手间。

        我从中国去北美,又有机会从北美到柬埔寨宣教,是一种难得的经历。柬埔寨给我以完全异于中国和北美的感受。在湄公河畔,椰林丛中,我惊诧于传统高脚竹楼屋的 古朴和优雅,欣赏他们一件件用木头、竹子、水草所制作的工艺品。我的房间因此也挂著不少编织精美的草结,它们是形态各异的蚱蜢、蜻蜓、金鱼、蟋蟀;在我收 到的礼物中也有用椰子叶编织的戒指、项链、王冠。虽然对于很多人来说粗砺和简朴的生活枯躁难耐,乏味无趣,但对于我来说却是难得的一片云淡风烟,更有助于 我除去心底的浮嚣,使我有一个更明净的心灵。我知道这是主在我生命中的赐福,祂让我在柬埔寨简朴的生活中与神更亲近,去操练自己更丰盛的内在生命,返璞归 真的真谛不正是在于此吗?

        来柬埔寨后,发现自己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不要浪费。看看当地人物质匮乏的生活,深感任何一丝一毫的浪费都是一种罪恶。

         二十一世纪是一个科技发达,物质丰富的时代,要人归回简朴的生活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声色犬马,太多物质上的需求,太多世俗上的引诱,使人很容易就失去一颗对神清洁纯朴的心,也使人很容易就破坏单纯和谐的人际关系。华而不实、虚伪奢糜正是现代文明所带来的负产品。

        简朴并不等于简单,如同孤单并不等于寂寞。简朴是随遇而安而不刻意追求;是价值上的实用而不奢侈;是艺术上的品味而不俗套;是性格上的健康而不病态;是物质上的欣赏而不占有;更重要的是灵里的自由而不累赘。

        我爱简朴,因为在简朴中深藏着淡泊宁志的赤子情怀!

作者来自广州,加拿大维真学院毕业,现为“华人福音普传会”派驻柬埔寨的宣教士。

1 Comment

  1. 能够享受简朴,享受大自然的美,能欣赏手工制作的生活必需品,不为外物所累,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恩典。恩典使人能够有这样一种taste品味。求仁的仁。有时我觉得这个时代,大家就好像吃了太多味精之后已经不能离开人造调味剂了,吃天然的好食物还嫌味道淡。揽着一堆浮华,却不知道自己其实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