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冬天(一粒尘埃)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一粒尘埃

         把2个孩子放到Mother’’s Day Out托儿所出来,摸摸腹中的老三,走入停车场。

           几阵冷风袭来,突然意识到:这是我在休士顿的第6个冬天了﹗已经是2012年11月了,休士顿这才开始有点冬天的感觉──一点像北京冬天的感觉。

           我的脑海浮现出2006年的最后一天,北京那场漫天的大雪──那是真正的大雪纷飞,全地都白了,清华园格外美丽冰晶……

           社科院的小姊妹来看我,我们约了清华团契的几位弟兄姊妹一起在校园里拍照。朱自清笔下的荷塘,结了厚厚的一层冰。周围的雪树绒花,使整个景致是那样圣洁、宁静。然而,这宁静很快被孩子们欢快的滑冰声打破了,冰天雪地里涌流出生命的温暖气息,和躲藏在我心里的甘甜期冀里外相映: L今天回国了﹗

           事情要从2001年的春天说起。那年春天,信主不久的我倘佯在西子湖畔,望着雨滴落在湖面泛起的涟漪,心里祈盼上主能为我预备一位一起看雨的生命伴侣,让我成为他最理想的妻子,也使他成为我最理想的丈夫。

           我也求上帝保守我们彼此的心门不打开,直到我们在最合适的时候相遇。自从在青年聚会上,听师母分享了《蒙福的新娘──押撒》之后,我就祈求主让我成为蒙福的新娘押撒,有一天被带到为神国争战的大能勇士俄佗聂面前。

           这样的祷告,伴随我好多年。无论是荷花绽开的夏日,或是桂花飘香的金秋,或是腊梅争艳的冬天,我踏过的地方都抹不去这个祷告的痕迹。

            2003年,我离开杭州到北京念博士。

            槐花盛开的日子,从丽都饭店到四德公园那一段路径,落满了白色的花瓣,两边大树枝子托起拱形的“屋顶”,就像是漫步在圣洁的婚礼殿堂,使我常常幻想和“他”一起步入盟约的时刻。

           等候的日子很美丽,不过,有时候,也会有一点点的急躁和疑惑:“他”怎么还没有出现呢?当我动摇的时候,主耶稣就温柔地提醒我:要先品尝祂的甘甜、荣美的爱,才可能在祂里面有地上完美的爱情;要先和祂完全联合,才可能赢得在祂里面真正合一的婚姻。

           主抚平我的焦躁,拉住我失去耐心的步伐,使我安稳地与祂同行。于是,我恳求主帮助我,顺服于祂的陶造,成为一位理想的妻子,能够做弟兄最好的帮助者。

           大约是2003年底或2004年初的一个冬日夜晚,我在操场上祷告:求主在大洋彼岸,为我兴起一位弟兄﹗这样祷告有两个原因:首先,周围和教会里的弟兄本来就寥寥无几,而且这些弟兄要么已婚、要么比我小得多。原因之一,可能是年龄、背景相当的男生都出国了。其次,出国本来就是我努力却未实现的愿望。

           我祷告的时候,很有信心,觉得上帝会成全我(L后来告诉我,那个时候他正在办赴美读博的手续)。

           之后,等候,还是等候,似乎并没有什么迹象。2005年5月,我按耐不住,到师姐推荐的基督徒网站上注册了。看到基督徒弟兄L的个人资讯,于是主动给他发了自己信主的见证。

           虽然,我没有透露什么动机,但L似乎很敏感,回邮件的时候,善意地提醒我谨慎、不可相信网络。不管怎样,从此,我们之间断断续续有一些邮件联络,只是所谈不外乎信仰。

           当时,我正着手做博士论文,所以,也请L帮忙查找、扫描了不少英文资料。虽然L学业十分繁重、时间很紧张,但他从未推却,每次都拨冗帮助我做这些繁琐的事。

           我一直祷告,求问主:这是不是你为我预备的”他”?但是,除了上帝让我有一颗“爱弟兄的心”(参《彼后》1:7)、愿意作弟兄的代祷者之外,没有其他的回应。

            我们成为了特殊的属灵同伴。L遇到重要事情时,会询问我的意见,请我为他代祷,比如准备受洗见证、选择聚会、预备博士生资格考试、就业还是继续读博等等。

            L也常常跟我分享宝贵的属灵资源,例如推荐我在线聆听2005年美加西岸 “十字架”特会。这在我最软弱的时候,给了我上头来的无穷力量,帮助我走出了属灵生命的瓶颈。

           守候中的单身姊妹,都会有这样的软弱:如果上帝一直没有为我预备弟兄,怎么办?上帝是不是要让我独身呢?想到这的时候,我也不免有些害怕。

           2006年7月,得知L年底要回国一次。而进入博士后流动站的我,下半年却要去香港访学一段时间。所以,我就祷告:主啊,若你以为美,你喜悦我们见面,请预备我的时间,使我那时可以在北京。

           8月份的一次祷告中,圣灵提醒我:结婚不是你生命的目的,唯有主是你的目的。我刚强起来,祈求:主啊,如果L是你拣选的那位,请感动他,指引我,也引导我们相见,让我从他的身上看到印证。若不然,求你帮助我,不要偏行己路,因唯有你是我的目的。

          11月,在香港的时候,我第一次坦然地面对单身的可能,愿意完全顺服上帝的旨意。我做了如下的祷告(我称之为“单身姊妹祷告三部曲”):

            主啊,如果你认为,现在还不是我需要婚姻的时候,求你坚固、保守我,让我的心不孤独、不寂寞,以免给仇敌留下空子。求你帮助我单单思念你和天上的事,被你充满、因你满足。

           如果是我还不配,求你建造、修补我,使我成为理想的配偶。也引导我衷心地寻求你的国、你的义。所需的一切,你必加给我,因你未曾将一样好处留下不给我。

           如果你的心意是要我独身,那么,求你给我勇敢的心接受这样的挑战。我知道,你所拿去的,你会以自己来代替。求你保守我的心单单恋慕你、被你充满、因你喜乐。

           这一次全然交托之后,我心里就平静、安稳多了。我仿佛断奶的孩子,躺卧在母亲的怀里(参《诗》131:2)。无论上帝在我的婚姻上,存何种心意,我都乐意。我也愿意继续为L代祷,愿他成为合神用的器皿。

2365515704276723539

            似乎是祷告的印证,我回京的日子,刚好在L回国的前夕。

           在他回国的几天前,可能是刚刚考完试,他有心情上网闲逛几分钟。于是,很难得,我们在msn上相遇,并且,他主动给我发了问候。

           当时我正在准备论文的幻灯片,为第二天的学术会议做准备。我告诉L,我有些紧张。L随即给我发了一句经文,让我填空:“舌头的应对──”我答上了,回了过去:“在乎(经文原文是‘由于’)耶和华”(参《箴》16:1)。

            很奇妙,那一刻,我觉得心里的空处被填满了,隐隐觉得这是上帝给我们的预兆。我知道自己的软弱,希望不会跑在祂的前面或落在试探里,就向主祷告:主啊,保守我不胡思乱想。若你有什么心意,就加倍感动他;若没有,使我谨守清洁的心。

 

           L是出国后信主的,所以,他希望回国的时候能看看国内的教会。他说到时候请我带他去参加聚会。我给他留了联系电话。这就有了开篇的那一幕,我在冰雪浓妆素裹大地的日子等候,等候L,和他的电话。

           2007年1月3日,接近傍晚了,电话铃声响了,那端传来一个浓厚的山东口音。“好土啊﹗”这是我听到他的声音时,心里的第一个反应。在电话里,我们确定在教会楼下门口见。

            怀着忐忑又有几分甘甜的期冀,我在教会门口见到了穿着一件土黄的旧棉衣、格外消瘦的L。我忍不住心里又开始论断:他真的是“土人”呵(后来他告诉我,他弟弟为他找了一件旧棉衣,抵御这里格外寒冷的冰雪天。又因为回国前半年极其忙碌、紧张,每天到凌晨才能睡觉,他在那段时间格外憔悴)﹗

           我们乘电梯到了楼上的会所。在聚会中间,我觉得主好像用一个温柔的声音问我:“女儿,你要对我说什么?”我心里回应:主啊,愿你的旨意成全﹗你知道凭我的本性,我看人的外貌,在乎人说话的口音……但你看人心。我愿意顺服你的旨意。

           接下来的几天,我又带L参加了一些聚会。

           我们只在聚会中见面,而L的态度和语气,总是严肃,且有距离感。我暗暗地祷告,求主让我更清楚祂的心意,如果真是出于主的美意,就多多地感动L。

           L返美的前一天,正好是礼拜天。他参加了我们下午堂的主日崇拜。聚会结束后,他说要去附近的书店,买几本书。于是我们就一起去了。

           在书店里,他找他的专业书,都不是跟我有关系的领域,所以,我就问他:“我在这里等你吗?”没想到,他没有客气,说:“就在这里等吧。”让我有一点意外。女孩子的敏感让我捕捉到:他的声音变温柔了,他喜欢我跟在他身后的感觉。

           买完书,已经是灯火辉煌了,L邀我一起吃晚饭。我是浙江人,书店大楼里刚好有一家杭式菜馆,我想去那里。但L说想吃面,我只好跟着他去了地下的大排档,心里嘀咕:这位弟兄不会体贴人。

          不过,饭后,他又请我到楼上喝了咖啡,堵住了我内心的一点点牢骚。咖啡厅在比较高的楼层,楼外星星点点的灯光格外璀璨。

           我们谈到了聚会、服事。L说,他刚开始参与教会服事的时候,教会只安排他搬桌子、凳子。我说:如果上帝让我们做一个搬桌椅的人,那我们就甘心乐意地做,哪怕一辈子都如此。

           我们也谈到了神州传播协会新出的一张碟,和我手头的一部电影。言语之间,我发现对面L的眼神变了,闪烁著光芒:是喜悦,还有心动?

           这是一种全新的恋爱感觉,是信主以前的恋爱经历里没有的──这是在主里面的感动和相互吸引的感觉。彼此相契的爱,在我们中间无声地潜滋暗长。

 

           L返美了。

           几天过去了,他连个报平安的电话也没有给我打。我开始疑惑:是不是自己搞错了?当我祷告和求问主的时候,圣灵把《万福泉源歌》和《我心尊主为大》这2首诗歌,放在我心里面。主问我:“你信赖我吗?”“主啊,你是万福泉源,你给予孩子的,超过孩子所求所想,我岂能不信赖你呢?”

           主又问我:“你愿意谦卑顺服吗?”“主啊,我愿意﹗我信你过去所做的美好一切,你以后也必如此。求你帮助我不看环境,单单抓住你的应许,感谢你将成就的一切。

         “求你给我信心为你而战,配合你使L弟兄成为基督精兵,放下心中一切缠累。求你保守我勿入迷惑和私欲,保守我清洁地等候,让我配得你里面最美好的婚约。求你教导我如何为L弟兄祷告,如何继续守候在你脚前。”

            我向主坦白:主啊,我喜欢这位弟兄,求你亲自成全。

            很奇妙,第二天下午,就接到L打来的电话──这是他第一次给家人以外的人拨越洋电话。他说,他回去之后,忙着交一份作业,所以到今天才给我打电话。我们聊了很多,而且,把彼此心里的真实感动,都坦然倾诉了(后来L告诉我,打完这通电话的第二天,他在路上开车的时候,虽然车窗外是倾盆大雨,他心里却享受着从未有过的平安和甘甜)。

            我们开始每天都通电话。我们在电话里一起祷告,也求主借着双方父母、教会的属灵长辈给我们印证。

            因为我和L认识的过程有些特别,我的教会的长辈和弟兄姊妹觉得有些不平安。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祷告,不安都消除了。各方面的印证,使我们越来越有确据。大约一个月之后,我们就在上帝面前订立了婚约。

            我在主面前感恩:主啊,感谢你陪伴我走过的无数个黑夜,感谢你无数次倾听我的哝哝细语,感谢你用你最温柔的爱,小心地雕琢著不可爱的我……我愿意用我的一生服事L弟兄,做他最好的帮助者,使我们的婚姻成为你荣耀的器皿、荣美的见证﹗求你保守我们在一切的事情上尊你为大,行你眼中看为正的事……

            2007年7月17日,在教会弟兄姊妹爱心的帮助下,我和L携手步入了婚礼的盟约。

 九

           上帝开路,我拿到美国2所大学的访问邀请,得以在博士后期间,赴美与L团聚。

            转眼5年半过去了,L和我都在婚姻的历练里成长了许多。在订立婚约和迈入婚姻的时候,我们非常有信心和确据:是上帝配合了我们,彼此是最最契合的﹗然而,当蜜月期过去、家庭生活成为现实之后,我们也经历了很多困难和挣扎的日子。记得结婚3年之后,在弟兄姊妹的一个“告别单身派对”上,我说出了这样的话:我怎么觉得,结婚3年经历的,比婚前30年还多?

           呵呵,亲爱的弟兄姊妹,真爱都要经过寒冬的考验,风霜雪雨能造就出真爱。上帝借着婚姻,来破碎我们的老我。他对婚姻的要求是:丈夫要爱妻子,如同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妻子当顺服丈夫,如同教会顺服基督(参《弗》5:22-25) 。无论是舍命,还是顺服,对于我们这些天生自我中心、争强好胜的人,都是多么不容易﹗

            现在的我,愈加明白,为什么上帝要我在婚前等候和祷告那么久──因为,将我这个个性很强的生命,陶造成经得起婚姻考验的粗坯,需要多少功夫﹗难怪有一位传道人说,那些有独身恩赐的姊妹,是生命里不需要经过婚姻的炼炉,就能有珍珠、宝石的人。

           无论结婚,还是独身,上帝的美意,都是让我们身上多一点耶稣的荣美。谁能在被伤害、出卖、凌辱时,依然活出完全饶恕的温柔和爱呢?唯有主耶稣。若我们有了主耶稣的爱,就拥有了源源不断的力量,去面对婚姻、家庭里一切的困难。

           虽然才结婚5年半,我已经丰富品尝到恩典的滋味。我有信心面对婚姻之路,我确信靠着祂,我的生命可以永远只冒甜水──虽有苦境却尝不出苦味,虽历风雪,却不留下寒冬的痕迹。

 

作者为法学博士。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