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柬埔寨的日子 ——古都悲情牵我心(卢洁香)

卢洁香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2期

千年古国

       柬埔寨旧称为高棉,为中南半岛古国之一, 有两千年以上的历史。它三面环山,南临暹罗湾,东北部分别与越南、泰国及老挝(老挝)为邻。湄公河自老挝进入柬国东部,流经越南出海。这片辽阔的平原富饶美丽,盛产鱼、米、木材及翡翠、宝石。全国面积181,035平方公里,全国总人数为1140万。柬埔寨的历史可以上溯至纪元以前,绵亘数千年。

        有人说柬埔寨是一个充满了悲情的国家,也有人说柬埔寨是新天堂乐园,什么都可以看,什么都可以想。总之如同柬埔寨一位名人所说:柬埔寨是一个非常奇特的国 家,它曾当家作主人,也曾经作过奴隶;它有过最鼎盛的岁月,又曾沦为人间地狱;它曾辉煌一时太平盛世,也曾烽火连天血流成河。在新的千年中,柬埔寨如同一个大病初愈蓬头垢面的妇人,以蹒跚的脚步向我们走过来。当我翻开历史卷轴的时候,所看到的是一个历尽人间沧桑的千年古都。

佛教为国教

       柬埔寨的宪法将佛教列为国教,柬埔寨人信仰小乘佛教者,占全国人口百分之八十以上。远在四世纪的“扶南”时代,佛教就成为高棉人在宗教、文化、艺术等方面的基础。

        首都金边的庙宇和宫殿,多以形状如九头蛇之物作为吉祥物标志,屋脊上的蛇头向上高挑,仿佛是向空中喷出毒燄。在街上来来往往托砵化缘的和尚,披裹着鲜明耀眼 的桔黄色袈裟,还有不绝于耳的如泣如诉的丝竹乐。人们见面时如出家人般的双手合十、从印度文、梵文转变而来的柬文、每家每户安放的神龛里的憧憧烛火……这一切都具有浓厚的佛教色彩。

        柬埔寨最鼎盛的时期,是八世纪下半叶的吴哥时代,大型庙宇吴哥窟就是建于此时。从小吴哥的城门走到最里面有650公尺的石道,有三层,最上一层有五个塔,但从前面只能看到三个塔,这三个塔代表着婆罗门教三大主要的神:即破坏神、创造神、保护神。柬埔寨国旗中央镶有的三座黄色的尖塔,就是取材于此,用来代表民主、宗教与王朝。

国王当和尚

        柬埔寨现任国王西哈奴克,自称是虔诚的佛教徒,也有过一段出家当和尚的短暂经历。他写过一篇题为〈佛教社会主义〉的文章,大力倡导以佛教作为柬埔寨国教。前年在庆祝西哈奴克国王七十八岁生日的典礼上,拉那烈王子发表讲话,强调柬埔寨人民坚决奉行佛教的教义及优良传统。所以不容置疑地说,佛教已成为柬埔寨人在政治、宗教、生活、文化中重要的一部份。

        但可悲的是,佛教并没有给柬埔寨人民带来褔祉,二十多年来屡遭战火蹂躏、生灵涂炭的高棉人,现在每天仍然生活在贫穷、饥饿、疾病、暴力当中。尽管西哈奴克国王在〈佛教社会主义〉一文中强调用佛教教义去塑造人,重视国民素质的提高,但是现在柬埔寨国民素质之低劣,已成为这个国家不稳定的主要因素。自私贪婪、倚势欺人、草菅人命、暴戾恣睢常使人不寒而栗。在去年春节期间,金边市的抢劫案骤然上升,不少从中国来的朋友也深受其害,走在街上真叫人一步一惊心。

中国的徒弟

       我在中国时很喜欢一首名为〈怀念中国〉的歌曲,歌词优美,旋律悠慢、深沉,作者就是柬埔寨 的国王西哈奴克。“啊!亲爱的中国啊,我的心没有变,他永远把您怀念,啊,亲爱的朋友,我们高棉人啊,有了您的支持就把忧愁驱散……”想不到三十年后的今天,我竟带着上帝的托付来到高棉人当中。

        柬埔寨与中国素来关系密切,源远流长,柬埔寨在政治文化上也常仿效中国,所以有人戏喻地说柬埔寨是中国的大徒弟。据不完全的统计,现在柬埔寨的华人有三十万至五十万。有的是几代生活在柬埔寨,有的是近年从中国来的劳务人员。他们在柬埔寨多是经营五金、餐厅、珠宝、服装等生意,但现在最突出的莫过于华校、医院和制衣厂。

        柬埔寨的华文教育有百余年历史,和东南亚其他国家一样,柬埔寨华文学校是随着华人社会的形成而形成,随着华人经济的发展而发展。柬埔寨华文教育资深人士杨毫先生向我介绍说:“五十至六十年代是柬埔寨华文教育的黄金时 代,当时全柬华校有二百多所,中、小学生五万多人。但在1970年的红高棉时期,凡是教华文和学华文的都要坐牢,连在家里也不准用华语来交谈,所以小孩要学华语都是由其父母偷偷教授。但现在的情况则完全不同了,上至国家总理、国会主席,下至省长、县长、乡长,都一致认同华文教育对柬埔寨经济发展的积极作用。”

        目前柬埔寨有华文学校七十所,大部分的华校还采用同中国暨南大学合编的课本。有一次我去一间华校,探访在那里来当老师的褔音朋友, 她邀请我到课堂里听她讲课。那一节课,她讲的课文是《为中华崛起而学习》。若不是我与课堂里的学生在年龄上的距离,我真的以为时光倒流,自己又回到了当年 的学生年代。近年来有不少从中国来到柬埔寨华校当老师的知识分子,有的还担任校长、教务主任等要职。当然其中也有鱼目混珠、滥竽充数的误人子弟之徒。

“三结合”工厂

        中国人在柬埔寨开的医院、诊所很受当地人欢迎。1993年西哈奴克国王得了恶性淋巴癌,是在中国的北京成功地做了切除手术,现在西哈奴克国王和王后的身体例行检查也是在中国进行。

        近年来不少中国医生纷纷在柬埔寨挂起行医的招牌,当中有成功也有失败的,因为竞争太激烈了。来参加我们聚会的两位黄医生,是在1995年从中国广西来到柬埔寨金边开诊所,几年来因他们的医德口碑载道,来找他们求医的人越来越多,生意越来越好,但几年来在他们附近所关闭的中国诊所也有二十多间。

        柬埔寨因劳动力低廉,所以制造业成为一枝独秀。在金边市有许多“三结合”的制衣厂,也就是老板来自香港或台湾,管理技术人员来自中国,生产工人是柬埔寨人, 我想这一个“三结合”的生产管理模式是柬埔寨才有的特色。但是要管理好这些当地的柬埔寨工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他们动辄就用暴力、罢工相要胁, 常常使工厂的老板不知所措。

祭袓成为障碍

        在柬埔寨虽然有几十万的华人,但要在他们当中开展褔音工作,却是非常困难。金钱、偶像,以及把祖先当神灵祭拜,往往成为他们信主的主要障碍,从现实来看,这是一片满了石头、荆棘与禾秕的土壤。

        我来到柬埔寨的第一个星期就听到一位宣教士这样说:“我们不愿意去做家庭探访,因为探访一家就失去一家。主要是当地人都知道基督教不准拜偶像和祭祖,他们为了不得罪祖先,所以不愿意去接触基督教。”一位十三岁的当地男孩子也对我说,如果基督教允许拜祖宗,他会来教会。

       一次我和一位已信主的少女,到当地的一间中文学校附近派单张。这位少女是这学校的学生。当我们回来以后,她非常难过地向我哭诉,刚才她在学校门口派单张的时候,她的老师和同学都用讥诮的眼光看她,以致于她不敢回学校上课,因为不知道学校里的人还会用什么的方式来嘲弄她。

        我知道这位少女在学校里曾受到同学的警告,要她不要向其他同学传福音,不然的话就打她。在压力之下我同她一起祷告,用神的话语来鼓励她:“神赐给我们,不是 胆怯的心,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提摩太后书》1:7)感谢圣灵保惠师亲自保守了这位女学生,使她不仅没有后退,反而在主里立定了志向,要将自 己的一生奉献给主,将来也要当宣教士。

        无论得时与不得时总要传福音,这是我们宣教士的天职。“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耶和华的灵方能成事。”70多岁的庄姑姑是柬埔寨的老华侨,她像很多老华侨一样,数十年来对偶像顶礼膜拜,要这样的人归向主似乎比登天还难。

        但是这并没有拦阻我们向她传福音的脚步。直到有一天,我们确定,主的救恩已经临到这位老人家身上。于是我们胸有成竹地登门探访,就在这一天,庄姑姑坚定、清楚地接受了主耶稣。

        我在柬埔寨宣教的二年中,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历尽苦难的人民,常震撼着我的心。“以耶和华为神的,那国是有褔的。”(《诗》33:12)而背离耶和华的 必有刀剑与灾难临到。若不是耶和华施行拯救,又有谁可以使他们脱离这罪的深渊?若不是主的怜悯,石心的人又怎能变成肉心?若不是耶稣基督的爱,又怎可以化 解人与神、人与人之间的冤仇?是圣灵的春风使高棉人的灵魂苏醒,是主耶稣的爱使古老沧桑的柬埔寨出现新的生机,我祈盼著不久的将来,柬埔寨成为恩褔丰盈之地。

作者来自中国,现为“华人福音普传会”派在柬埔寨的宣教士。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