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考驾照

新生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2期

            学开车的头一天,教车师傅问我“你来多伦多几年了?”“九年。”我说。他惊讶地说,“你来九年还不会开车?”我尴尬地笑笑。我是一个连坐车都怕的人,这次如果不是我全家要搬到一个小城去,在那里我必须开车送儿子上学,我仍不会去学开车。

            我只来得及跟教车师傅学了几次,我们就搬家了。教车师傅在教最后一次后,认真地对我说:“你开车还不行。到新的地方后,再找个师傅学几次。”

            到小城后,我没有再找教车师傅,一个多星期以后我就去参加路考了。我想大家都说小地方考车容易,更重要的是我有神的保守。考试的头一天晚上,我向神祷告﹕神啊,求你明天保守我顺利通过考试。我希望神让我的车技发挥到最佳水平,让一个和善的考官来考我,我就有希望通过考试。

           第二天早上考试开始,上路还不到两分钟,考官就让我回去,我没有通过考试。

           这一来我只好让我丈夫每天陪我练车。每次练车我都心发怵,双腿发软,不愿去练车。虽然每次都硬著头去练,但也就只在家附近开一会儿。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在我 明显地感到开车时心不再发怵时,我又去参加第二次路考。考试前我作了与上次一样的祷告,也怀着和上次同样的想法去考。在考试中,首先路边停车出错,然后在 我不熟悉的单行道上,我手忙脚乱地转错了道。我又没通过路考。

           我开始着急了,并且认真地行动起来:增加每天练车的时间,去熟悉各种路的情 况。在此同时我也静下心想了许多事,想到我的祷告,想到神的心意。回头看看在我第一次路考时,我对开车连基本的感觉都没有,若神真让我通过了考试,由于对 开车充满恐惧,我会尽量不去开车。真要让我开车送儿子上学,后果不堪设想。更重要的是对我的生命成长全无益处。本来我这个人就一贯缺乏做事持之以恒的精 神,如果在这样的状态下我通过了考试,我可能会变的更懒惰起来,从此以后做事更不认真,把神当作我的“阿拉丁神灯”

           我们经常说神会把最好的给我们。但是什么是“最好”的标准呢?我们通常只用我们的标准去衡量好坏。这次考车的经历让我看到了,我们习惯上认为对我们好的事,往往对我们有害,而 神要给我们的才真是最好的。经过这两次路考的失败,我还学到了许多东西。从前也知道做事要持之以恒,认真才能做好,却很少去实践。通过这次考车牌,我亲身 体验了,这个道理已变成了我的一部分,这是多么大的收获。

            半个月后我参加了第三次路考。在这次路考前的祷告中,我的心完全顺服在神的面 前。回想前两次祷告,我实际上是把自己作为主人,让神来成全我的心意。而在这次的祷告中,我真心地把主权交给了神。这次路考的考官就是我第二次路考的考 官,他让我在考场附近开了不到五分钟,就让我回车管局。回到车管局后,考官对我说:“你开的很好,通过了考试。”

作者来自中国云南,曾任大学物理教师,现住加拿大温莎。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