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我们呢?(荣子)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荣子

        不管是在旧约时代,还是新约时代,上帝都是为祂自己的名,引导祂的子民走义路(参《诗》23:2-3)。同样,人对上帝的悖逆也是一样的──自以为聪明,喜欢自己做主,甚至违背上帝的旨意。

我42岁来到巴黎时,才知道耶稣。信主后,我回国探亲,发现我从前办公室里,每天抬头就见的同事,有好几位是基督徒。我问他们:“你们为什么不向我传福音呢?难道你们不爱我?”他们的回答是:“不敢爱!”因为我给他们的印象是:个性太强,太骄傲,太容易与人争吵,不是省油的灯!

         上帝爱我,把我带到法国,利用我与先生感情上的冲突,打碎我的骄傲,也开了我的眼,让我看到了祂。祂用大爱降服了我,让我愿意俯伏在祂的脚前,称祂为主。

吃不香,睡不宁

        信主之后,特别是在我先生也信主之后,上帝多次带领我们参加在美国的“国际桥梁”组织的培训会,让我们开阔了眼界,看到上帝的国度之大,禾场的需要之多。

         耶稣对祂的门徒说:“要收的庄稼多,做工的人少;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他的庄稼。”(参《太》9:37-38)这句话一直在我们心里挥之不去。

         然而我们的私心太重,信心太小。即使多次听到主说:“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我们也只能羞愧地低下头,不敢像以赛亚那样大胆地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参《赛》6:8)

        我们的理由是:信主时间太短,年龄太大,不合适也不够格。最关键的,也不好意思说出口的是:两个孩子还在读书。如果我们辞掉工作,他们不能完成学业怎么办?“人那么多,为什么一定是我们呢?”我们常常用这句话,让自己的心得到片刻的平静。

        上帝耐心等待我们。那段时间,我们夫妇俩吃不香,睡不宁,整天心事重重。记得有一天,我们一起读《出埃及记》第3、4章,耶和华呼召摩西,在何烈山上向他颁使命。我们觉得自己就像当时的摩西,不自信,没有安全感,找借口不顺服上帝,让耶和华发怒了。我们很怕我们的上帝向我们发怒,我们的心开始软化了。

        当我们再一次读到:“你们岂不说:‘到收割的时候还有四个月’吗?我告诉你们:举目向田观看,庄稼已经熟了,可以收割了。收割的人得工价,积蓄五谷到永生,叫撒种的和收割的一同快乐”(《约》4:35-36),我们看到了上帝对我们的应许。

        有了上帝的应许,我们还怕什么呢?

       上帝就这样带领我们,一步一步地跟随祂。

头顶上的水罐子

        几年之后,我们的学生事工开展得比较顺利,也有了一些成果。于是巴黎的一间教会邀请我们,协助他们拓展学生事工,为期2年。

        经过一段时间的认真祷告,圣灵感动我们乐意,所属的教会同意,我们就来到那间教会。

        上帝亲自做工,学生团契人数持续、稳定地增加,健康地成长。2年到了,这教会的兄弟姐妹和牧师、同工都希望我们留下。我们也考虑,若将学生团契再巩固一段时间会更好,于是同意继续留下一段时间。

        在继续学生事工的同时,我先生也开始兼做教会的半时间传道人,教会因此多给我们一点经济支持。

        一年多下来,我们两个人都筋疲力尽。我得了坐骨神经疼,非常痛苦。圣灵不断地提醒我们:这已经偏离了当初的异象,应该辞掉教会传道人的服事,专心做学生事工。

        然而,考虑到教会每月支持我们的750欧元,在我们的筹款(学园传道会的每一位同工都必须自己筹款中,占有相当重的比例时,我们又犹豫了。直到学园传道会的退修会上,讲员的一句话开了我的心窍:“那妇人就留下水罐子,往城里去…..”(《约》4::28)我知道:这750欧元,已经成了我头顶上的水罐子。感谢上帝,及时地把我们带回到祂的旨意里!上帝很快医治了我的病痛,让我恢复了健康。我们重新回到我们最早建立的尼希米团契里。我们把学生事工的重点,从几年前的传福音,转移到以生命影响生命的门徒带领,同时兼顾回国的海归。

云柱、火柱引领      

        继上世纪80年代之后的出国大潮,近几年又掀起了海外学子回国潮。然而,不少在海外信主的兄弟姐妹,回国后因为种种原因离开了信仰。这是最让我们的主伤心的。

        怎么办呢?许多兄弟姐妹愿意回国去,坚固这些正在流失的兄弟姐妹。圣灵也一直对我们说话,要我们这样做。可我们想:我们年龄越来越大了,身体也在逐渐衰老。学生团契的辅导工作,再干几年也就退休了。以后可以在家种点菜,养点花,照看一下儿孙,接待一下过路的牧师、传道人、兄弟姐妹和朋友,退而不休嘛!可做的事情多得很!何必又花钱、又劳累、东奔西跑呢?

        没想到,我突然病倒了,而且很严重,在床上一躺几个月。我先生忙得团团转,也用了兄弟姐妹的很多时间。上帝让我们看到,自己的如意算盘如果不在上帝的旨意里,根本打不响。

        在病中,上帝也让我们看到,团契里的年轻人真的长大了。他们不仅懂得了许多圣经知识,而且能付诸行动,爱人、体贴人。

        我们夫妇经过长时间的祷告和激烈的内心挣扎,决定向教会、团契提出辞呈,等候上帝新的安排。

        我们计划,从今年9月初到11月底,回国看望海归。相信那会是一段很愉快的时间,因为这一切都出于上帝。

        就像当初以色列民出埃及时,有云柱、火柱在前面引领,走向那流奶、流蜜的迦南地,如今,上帝引领我们这批新以色列民,继续行在祂的旨意里,走向那永不朽坏的新天新地。

作者来自大陆,现居巴黎,与先生同为学园传道会宣教士。

1 Trackback / Pingback

  1. 最新期刊:一睹为快!持续更新中 | 举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