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实累累 信心与生命

梁中杰

一 因信称义

        圣经上说: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上帝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弗》2:8)。又说世人凭自己的智慧,既不 认识上帝,上帝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林前》1:21)。圣经说得很清楚,为什么因信称义?第一是因为这拯救是上帝的恩典,恩典不 能用行为来赚取;第二是免得有人自夸,使人能看清自己的光景,知道自己不能自救,便悔改,心转向上帝;第三是要把这道与一切人间的智慧,人创建的宗教清楚 地区分开来。所以说,因信称义是基督信仰区别于其它一切宗教最核心的教义。

        但值得注意的是,人也常常在这上面跌倒。特别是在看到自己或别人信主后生命没有多大改变时容易跌倒。既然信了主,却没有新生命的样式,那么,要么就是没有 真信,要么新生命就是“无非如此”,要么得救与生命改变没有直接关系。这里涉及到三个很重要的问题:第一就是什么是信;第二就是什么是新生命的表征;第三 就是信在新生命的生成和成长过程中到底扮演什么角色。让我们逐个地讨论这三个问题。

二 什么是信?

        许多人喜欢把信复杂化。其实圣经上说的信是简单的信。知识分子喜欢思想,在决志信主的一刻,头脑里还难免有点疙瘩没解决。所以常见的困扰,是怀疑没达到彻 底、完全地步的信不算信。其实从圣经上看,即使作为信心之父的亚伯拉罕,刚接受上帝呼召时信心也并不完全。上帝叫他离开父家,他虽离开了父家居住的地方, 却还带着父亲和侄儿。然而上帝却因着他这个信,称他为义,而不是在他信心完全成熟的时候,即在他把独生儿子以撒献祭给上帝的时候,才称他为义。

        那么什么是信呢?《希伯来书》上对信心有个定义: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来》11:1)。第一,信是指向所望之事与未见之事的。第 二,信是实底与确据。我们不管有多自信,谁能对未来有绝对的把握呢?因为我们知道,作为信心基点的“我”很有限。能有实底与确据,除非信心的基点不是创建 在有限的事物身上,而是创建在那位全知、全能和永不改变的上帝的身上。所以信不在乎信心的大小,而是在乎信心的基点是否创建在上帝的应许之上。

三 新生命的表征

        我于1981年底到美国,1985年信主。属于开放后较早一批来美和信主的大陆留学生。信主前我就觉得自己很优秀。所以信主后就常常问自己:原来做得好的还能好到什么地方去呢?原来做不到的现在也还是做不到。所以所谓生命的改变也许就是指换了“老板”而已。

        以前为“人民”服务,现在为主服务。以前星期天干自己的事,现在星期天到教会去。以前热心传那“普遍真理”,现在热心传福音。然而,上帝却叫我在自己认为 最强的地方跌倒,在自己最努力的事上收恶果,好让我明白所谓新生命的样式不只是生活方式的改变,不只是为谁做事的问题,也不在乎事做了多少,而在乎谁在做 事。就像亚伯拉罕虽相信上帝给他儿子的应许,但用了肉体的方法来“帮助上帝”--从使女夏甲生以实玛利。结果上帝说那个不算,要由上帝的应许而生的才算。

        有了新的生命,就是说如今活着的已不再是“过去的我”,而是耶稣借着圣灵在我里面活着。所以新生命的一个基本表现就是感受到圣灵在你心里的工作--就是你 的“老我”开始被对付。一个成熟的新生命的特征就是“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加》5:22) 是不再靠肉体,专一依靠上帝。

四 信心、罪与生命的关系

        这是一个最容易引起混乱的问题。当今教会存在着两个极端:一个是自由主义的极端,认为一次的信已解决了一切与罪有关的问题,所以信了以后犯罪不要紧;另一 个是律法主义的极端,认为信不能使人不犯罪,要不犯罪,必须靠守律法。这两个极端都违背圣经的教导。要搞清楚这个问题,我们先要了解新生命过程的特点,然 后来看信在新生命过程中的作用。

        圣经上把我们得生命比作插枝移植(《罗》11:17),把主和门徒的关系比作葡萄树与枝子,把生命的成长与成熟比作结果子(《约》15:1-2)。

        野葡萄的枝子自己不能把自己嫁接在真葡萄树上。所以得生命是神的恩典,也因着我们的信。圣经上说:因着他(就是耶稣)一次献祭,便叫那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 全(《来》10:14)。所以因着我们一次信,我们过去、现在和将来的罪都被永远地赦免了。也因着这个信,我们的灵被圣灵重生。这个重生的灵代表我们的新 生命,这个新生命是不会犯罪的。

        但是,虽然枝子在新树上已经接活了,旧枝子的枝皮还在。所以旧枝子的树质(本质上已经死了)还没有立刻被新树的树质完全代换。同样的,虽然我们的灵重生 了,我们的身体还没有被赎(《弗》1:14),以致那个旧的质--“老我”或“肉体”,还可“借体残存”。罪就借着这个“老我”在我们里面发动,想再作 王。所以保罗说在他里头有两个律在争战。那一次的信,不能使我们不再犯罪。要使罪不再作王,必须把罪藉以发动的老我制死。所以要天天“舍己,背起十字架来 跟从主”。这里的舍己不是指忘我,而是对自己肉身的能力绝望(deny youself);背起十字架也不只是指为主受苦,而是把“我们的旧人(老我)和他(主)同钉十字架,使罪身(肉体)灭绝,叫我们不再做罪的奴仆,因为已 死的人是脱离了罪”(《罗》6:6-7)。可是,怎样才能钉死老我呢?是靠肉身守律法吗?断乎不是!“你们既靠圣灵入门,如今还靠肉身成全吗?”(《加》 3:3)我们不可能用肉身制死肉身。我们现在已不在律法之下,而是在恩典之下。要领受恩典,还是得靠信心。要信我在主里面,所以主死了,我“向罪也当看自 己是死的”(《罗》6:11),信主在我里面。主已复活,所以我也必与祂同活。主复活的能力必可使我对罪的权势称胜。这是我个人的经历可以作见证的。

        新生命的成长自然结出果子来。虽然结果子的能力是由恩典而来,但多结果子却需要个人的努力。对枝子上不结果子的部分,上帝要剪去,对多结果子的枝子,上帝 要多照理。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三章里把上帝的救恩比作房子的地基,要各人谨慎在上建造。将来主要用火来检验我们的工程。工程存留得住的得奖赏,被烧掉 的,虽然得救,乃像从火里拔出的一根柴。可见,上帝施拯救时看的是我们的信心,但上帝对我们的管教,奖赏和将来的检验(审判)却是根据我们的行为。所以, 经上(《彼后》1:5- 8)说:为了这个缘故,有了信心,还要加上德行、知识、节制、忍耐、虔敬、爱弟兄和爱众人之心。“你们若充充足足地有这几样,就必使你们在认识我主耶稣基 督上,不至于闲懒不结果子了。”

五 信心的奥秘

        在一次电视台采访中,记者问葛培理牧师说:今天我们一方面教导人自信是个人成功的要素,一方面又教导人信靠上帝。在现实生活中,这两者的界线怎么划呢?这其实正是我们这些靠惯自己的人最困扰的一个问题。但出乎意料的是,葛培理牧师的回答是:我不知道。

        他的意思其实是,用人的方法,我不知道怎样划。信是属灵的。属灵的事都有奥秘。所以信是一个奥秘。奥秘不是不能了解的东西,只是对奥秘的事不能靠脑袋完全 想通,只能靠灵来看透。而且上帝的奥秘,只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而属血气的人不能领会,反倒以为愚拙(《林前》2:14 -15)。所以,凡是能被我们的逻辑系统想通的奥秘,其真理性可能已被歪曲了(这是今天不少神学研究的弊端之一)。因此,对信的问题,我们不要去追求用人 的逻辑系统来把它完全想通,而要追求通过生命来体验,让圣灵帮助你领会。我信主12年,尝了多少靠肉体的苦头,靠恩典的甜头,靠着圣灵的带领,慢慢有点明 白什么是信,什么是不靠肉体靠圣灵,不靠律法靠恩典。所以,暂不明白不要紧,但不可在信心上跌倒,却要对上帝常存敬畏的心。愿我们都不只是停留在初信的根基上,而是努力为主多结果子。□

作者来自广州,现在美国费城附近牧会。

你怎么看下面的问题:

·如果一切都来自神的恩典,人能结多少果子也是由恩典而来,是否就不需要人为的努力?

·你信主后,具体结出的果子是什么?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