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份薪水

肖进

  “收割庄稼的时候,要将初熟的庄稼一捆带给祭司。他要把这一捆在耶和华面前摇一摇,使你们得蒙悦纳。”(《利》23:10-11)

  毕业几个月后终于找到一份工作,开始上班了。真盼望公司早点把第一份薪水给我。

  对我来说,这份工作真有点来之不易。来美后6年多的“游子”生活,念了一个生物学学位和一个计算机学位,整个读书期间的学费和生活费大部分是靠校外打工支持的。从某种意义说,工作和赚钱比读书更难一些。记得十多年前大学毕业,我把领来的第一份薪水,给了我奶奶一点,她高兴极了。我明白她不仅仅是因这点钱这样快乐。

  我盘算着怎么花这第一份薪水,尽管我还没有拿到手。

       我和妻子结婚快10年了,还从未给她买过结婚纪念礼物。来美国几年,她也很少置添新衣。第一份薪水,该给她买一份礼物;来美这么多年了,还未曾回家看望父 母,第一份薪水,该给父母寄一点,以表达孝敬父母之心;女儿对我找到工作更是高兴,每天下班便问:“爸爸,你拿到钱没有?”女儿一直想要一双滑冰鞋,我答 应找到工作后一定给她买,我家的一辆老爷车,现在冬天来了,常常发动不了,是该换新一点的车了……

  前几天,我对妻子说:“过去几年虽然我没有钱,来美国时,身上没有分文。但上帝从未让我们饥饿过,我还能完成我的学业。你和女儿也没有买过医疗保险, 感谢主,我们都很健康……”妻子似乎明白我说什么了。我说:“现在我开始上班领薪水了。我想把第一个月的薪水作一个计划。那些全时间事奉主的弟兄姐妹们, 他们把时间都给主了,我们应该记念他们的生活。有位弟兄,你也很喜欢他在主面前的见证。两三年前我就有心愿给他一点经济上的支持,一直心有余力不足。虽然 他还不认识我们,但这是我内心的感动,第一份薪水该是可以做点表示的时候。”妻子同意我的想法。

  我又说:“有一所教会一直很支持和关心我所在的学校的福音工作。几个月前这个教会计划建自己的教堂,当时我没找到工作,凭着信心,写了一张奉献的意愿条,现在该是我兑现的时候了。”妻子说:“你的信心真大,你当时知道什么时间找到工作吗?”

  我继续说:“在我过去几年的求学阶段,有所教会的弟兄姐妹都很有爱心,他们不仅供应我们圣经真理知识,在经济上也曾帮助我们,到今天我们也不知道这些 钱是谁奉献的。第一份薪水该是我‘还债’的时候了。”我又接着说:“你知道,那所曾带我信主得救的教会,上帝一直很祝福这家教会的福音工作,‘主将得救的 人,天天加给他们。’(《徒》2:47)虽然你还没有见过他们(因我离开这所教会时,我妻子尚在中国大陆),但每月收到教会《家书》和问候,我想你对他们 也不陌生。过去多年他们一直没有一个固定的礼拜聚会之处。我的第一份薪水应该拿一点出来,记念这件事……”

  我说到这里,妻子有点沉不住气了,很认真地对我说:“要是老板把你解雇了怎么办?”我回答说:“圣经说:‘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太》6:34)所以,我只安排了第一份薪水的去处。”

  妻子和我都笑了起来。□

  作者在1990年初由中国湖北到夏威夷,以考察农业的名义出国,实际上是被安排在农场中充当廉价劳工,生活十分艰苦。一年后合约期满,他留在夏威夷继续升学,1991年圣诞节在檀香山华人信义会领受洗礼,1993年离开夏威夷到美国德州继续深造,当前在德州定居。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