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与对比

中杰

        第一期进深特刊,谈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主题:罪的问题,在此间读者中引起很强的反应。从激发人们思考与反省、了解认罪悔改的重要性等方面说,反应是相当积极的。但对讨论这个主题所采用的方式,似有一点值得商讨的地方。

        悔改与赦罪,悔改是必须经过的过程,但赦罪是主导,是前提。若没有圣灵的光照,没有人能真正认识自己的罪和生成真正悔改的心;没有赦罪之恩,即使有悔改的 心,也不能解决罪的问题。同样的,行善与称义,行善是称义后应有的结果,但若没有因信耶稣而被上帝称为义,使生命发生改变,人也不可能真正地行善。旧人与 主耶稣一起被钉死是走向永生的必经之路,但新人与主耶稣一起复活是主导,是前提。若没有因主复活带给我们的在永恒中荣耀的盼望,今生为主受苦便失去了意 义。

        所以我认为,悔改与赦罪,行善与称义,同死与同活,受苦与盼望,透过(in thecontent of)后者来谈前者,虽然不容易讲,但却能讲得清楚,讲得透彻《罗马书》就是一个很好的范例。至于以对比(in contrast with)后者来讨论前者的方式,虽有印象强烈,激发思考等优点,却容易引起混淆与误解。所以尽管有些作者试图在内容上平衡两方面的真理,但因使用了对比 的方式,使两方面的真理在读后的效果中失去了平衡。

主内读者 中杰

前提与结果

冬仁

中杰: 你好!

        你提的很对,战胜、死掉旧生命,非得靠着领受、且是白白地领受新生命不可。所以,恩典是信仰的核心, 是基督信仰超过其他宗教的地方;而行善是信仰的果子,是其它宗教也强调的。但若没有前面的信仰的核心,就不会有信仰的果子。儒教中也有许多好东西,因为没 有上帝的恩典就是千古空文。

        但是,现在有一种现象,是自信、自足、甚至自满于基督信仰的这个“优越”,这个上帝赋的“特权”,而有以下的忽略:忽略了上帝所赐予我们的一切恩典、赦 免、称义、地位、盼望、应许,并不是无目的无意义的,都是为了叫我们成为祂所喜悦的新人;并且上帝白白赋予的上述一切,本身就带着造成新人的能力,也唯有 在新人新生命中上帝的恩典才得着印证,得着彰显,表明上帝的恩典真是临到我们身上了。

        这一个忽略发展成一种否定,即否定这种新生命的彰显(即好树之好果子)是我们信仰的必要环节,是神恩的必然见证。

       与此相关的第二个忽略,就是忽略了其它正常宗教所强调的道德善行,总比不强调这些的世俗享乐主义、自由主义、个人主义要好。实际上,其它正常宗教原本也是 出于对罪孽的痛恨、对美善的追求,只是由于没有上帝从天而下的恩典(上帝的恩典是人行善的真正能力),而没有办法行出来。但这并不是说,强调行善就不好, 更不是说,行善不好。

       对这一点的忽略,甚至也造成了一种否定,即否定一切行善的说辞,不屑于谈行为、谈行善,否定道德善行在基督信仰中具有任何积极意义和必然性质。

       以上两个忽略和两个否定,明显存在于当今基督教界,造成了某些基督徒一方面自我清高、自以为义、优越得吓人,另一方面却罪行滋长、质量下降、半死不活,自己形成了言行不一致、名贵而实不至、称义而行不义的尴尬荒唐现象。

       很显然,没有结果的前提,一定是假前提;不结好果子的树就不是好树。主耶稣就是用对比来判断真伪的,而且说这是唯一的方法。进入(透过)恩典的信徒一定是言行一致,行为与恩典相称;否则,就不一致,不相称,自然就出来了。

        请注意《以弗所书》2:8-10:“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上帝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我们本是祂的工作, 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上帝所预备叫我们行的。”这三节很全面地讲到了两方面(上帝的恩典与人的行善):行善不是得救的前提条件,只有 神恩才是;行善却是得救的必然后果,且是神恩的目的:在世上活出光和盐来,好荣耀上帝!

        针对以上的两个“忽略”和两个“否定”写文章发议论,难免给人“矫枉过正”的感觉。当然,基督徒的好行为总是透过上帝的恩典和能力才会有的,所以关键点就 落在了基督徒真的要“透过”恩典而重生得救,结出新生命的果子来,而不仅仅是停留在这个“透过”上--这样的话,就不是透过,而成为“停滞”或“僵死”了 --这不幸正是当今灵命进深所面对的问题。

        再次谢谢你,愿我们一起为上帝的真道--为辩明、为传扬、为践行上帝的真道,同心协力,永不止步。

主内冬仁 5,25,97□

本文原刊于举目前身《进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