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雕塑(卢洁香)

卢洁香

“苍蝇比太阳更高贵,因为苍蝇有生命,而太阳没有。”

--奥古斯丁

       生命是美丽庄严的,从神而来的生命更是充满了光明、力量和丰盛。在我初信主的那阶段,因为生命上的重生,像许多人一样,被主的爱所吸引,也对主有着一份单纯 的爱和热情。诗班、主日学、祷告会、查经班、团契、神学院……到处都有我的影子。这些日子一过就是五年,在各样的参与中自己的天赋和学识也得到了发挥和别 人的认同。

        当时我并没有领略到属灵的道路是漫长而又曲折的,灵命的成长也是要经过千锤百炼的。我只简单地把事奉当作事工的参与,把自己以往对社会、对主义的热情、理想和干劲统统转移到事工上,还自以为这就是所谓有恩赐的属灵人。现在当我回顾的时候,真为当时的我感到羞愧万分,就如同这 一幅对联道出了我的真相:“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可想而知,这样的一种生命只能是充满了骄傲、自义和私欲。

        由于这样,我同人之间的关系出现了问题,而我没有在神面前反省自己,只埋怨别人是出于对我的嫉妒。罪就如一点面酵,能使全团发起来,一时之间我如同处于四面楚歌之中。在人际关系的红灯面前,我只能重拾独善其身、孤芳自赏的处世之道,仿佛众人皆醉唯我独醒。然而,这在中国人常有的清高正成为我灵命中的一个致命伤,因为天路历程是没有独行侠的。当我们只靠己力、与肢体间存在嫌隙和隔膜的时候,撒但就会施展各个击破的手段,在这情形之下,我们是最容易离开神的。

        不久,我应第四届美加西北区福音冬令会的邀请,在大会上作个人见証。我并不知道在掌声背后,一连串的试炼正等待着我,我只沉醉在别人的赞扬声中。

       从冬令会回到温哥华之后的第四天,当我下班回到家的时候,赫然发现房子被贼破屋而入,我仅有的一些贵重物品被搜掠一空。我虽然非常心痛这些有纪念价值的东西,但因为素来对物质存洒脱之心,所以这困难很快就过去了。但一个月之后,从中国来的一个长途电话使我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我亲爱的大哥患了末期肺癌。再 一个月之后,还未待我回去见他一面,大哥就溘然离世了……当我还处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我又被老板解雇了。

        就在短短的三个月,我失去了财物、亲人和工作。 虽然这些苦难不可以与义人约伯相提并论,但由于我不仅得不到期望中的安慰和支持,随之而来反而是严重的误解和污辱,而最致命的是,这些伤害来自教会中昔日亲如手足的人。

        这一连串接踵而来的打击使我的生命一下子从光明进入了子夜。我虽一向强调以个人的坚忍来面对厄运,但此时我又怎能做到 “遇横逆之来而不怒,遭变故之时而不惊”呢?我被深深的愤怒、痛苦、失望所钳制,在个人的得失中如翻江般地挣扎,似乎我很难再恢复以往对神的信心了。

        这种生命上的苍白和冷漠使我突然发觉,以往自己在属灵上的追求和努力都是徒然的。与此同时,撒但又向我使出一个更厉害的手段:将一个满了诱惑的试探摆在我面 前……在挣扎中我动摇了,我想,自己的灵性已万劫不复,不向这世界妥协又有何出路呢?

        在凄苍之中我终于把心一横,颓然跪在地上向父神作了一个最后诀别的祷告:“主啊,我要离开你了……”但话一出口却泪如泉涌,过往父神在我生命历程中种种的美善和恩慈一幕幕地在眼前重现,我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主啊!我不要离开你……”慈爱的主用这悔改的泪水把我从迷路上堵截了回来,祂再次接纳了我。

        痛定思痛,我开始诚实地去反省自己的生命。我从追求 外在的属灵事物到追求内在的属灵生命,在圣灵的透视下我看到自己内里的罪和污秽,看到所谓有恩赐的属灵人不过是一个假冒为善者。在痛悔之中,我重新学习透过平凡与主建立密切的关系,使自己能“活在”或“住在”祂里面,而每一个重大的决定都安静在主面前等候,专心寻求祂的旨意,并以顺服的心接受主的铸造。

       属灵的道路是没有捷径的,绝不可以一蹴而就。在我生命历程中,我深深领略到父神的用心良苦,祂必然要将我们的生命完全破碎、重组、雕刻和塑造。属灵生命的定 位点是主耶稣的十字架,是祂用宝贵的生命把我们从世界中分别出来,而不是因着我们曾经是中国的精英。若不把我们的骄傲、自大狂妄和贪婪钉死在十字架上,我们与主的关系充其量只能是伯乐与千里马的关系,我们所谓的事奉也只能是血气的表现,是对我们圣洁的主的玷污。

        昔日彼得在接受主呼召的时候不仅抛弃了一切, 更是跟从了主。今天我们或许会为事奉放弃学位和专业、甚至物质和享受,但更重要的是要跟从我们的主耶稣走这十字架的道路。往往我们只知道怎样对付别人,而 从不知道要对付自己,更不愿意主的对付。稍不合己意就烦燥不安,苦不堪言,甚至离弃主道。一个丰盛的属灵生命必是一个满了主雕刻痕迹的生命,生命的冠冕是以顺服的心把许多苦难中的淬炼、雕琢、塑造组合起来而构成。

        近年来,我也同样再次经历失业和亲人离世的痛苦,但我不再悲叹厄运,而是以庄严、忍耐、感恩的心去数算神的恩典。因为昔在、今在、永在的父神让我在缺乏中去经历祂的丰盛、在危困中经历祂的保守、在绝望中经历祂的信实。多少次 “我虽然经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尽管我不知道明天的道路将会如何,但我深信这位掌管明天的主必牵着我的 手走这生命的窄路。不论是福是祸,主是我归依,世上别无所慕,只求主的丰盛充满我!

作者来自广东省,现住加拿大温哥华市。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