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妈妈的大茶壶(沈颂恩)

沈颂恩

      我家有一把紫红色漆花的大茶壶,是教会一位老姊妹王妈妈去年在临走时送给我的。每当我看见这把大茶壶时,都会引起我对许多往事的回忆。

     89年初,我刚从上海移民到澳州珀斯不久,就找到现在的这个教会——珀斯华人宣道会。在参加了第一次祟拜以后,我见到一位双手拄著拐杖穿着整齐的老太太,一拐 一拐微笑着向我走来。她是在听说有一位上海来的弟兄参加聚会后,特意走过来向我表示欢迎的。我看见她那慈祥的笑容,又听见那熟悉的乡音,心里感到非常温暖 和亲切。在那以后,王妈妈常邀请我一家人和其他人去她家里聚会。那时她身体还好,常常煮很多菜招待我们。在聚餐以后,她也常为我们作见証,或一起查经、祷告、赞美神。

     以后与王妈妈接触多了,我就逐步对她有更多的了解。王妈妈的大腿患有先天性疾病,她中年时,曾做手术,在二边的髋关节钉 上钢板。十多年前又重做手术,拿去旧的钢板,并为她重新接骨和装上塑料关节。她的大腿常有疼痛,每天要靠口服和肛门塞药止痛。但我每次见到她,总见她脸上 堆满笑容,从来没有流露出难受的样子。她行动不便,又一个人生活,难处是可想而知的,但她常对我们做见証,说神的恩典从来没有离开她。

      王妈妈的家是开放的,教会的妇女会、祷告会、华语团契聚会都在她家里举行。王妈妈自己从不喝茶,她说怕喝茶影响她的睡眠,但她却预备了一把大茶壶,外面还配 了一个保暖套。每次聚会前,她都为我们煮好茶水,放在保暖套里,她还常预备一些点心和花生、糖果之类的小吃,供聚会后弟兄姊妹和孩子们享用。

      我们华语团契的职员会在她家举行时,她不但在一边为我们准备茶水,也常在旁边为我们祷告。王妈妈乐意接待远人,很多来珀斯的传道人都曾住在她家里,为此她还特意添置了 二用沙发。每当传道人来她家时,她不但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为他们煮饭,也常为他们祷告。

      王妈妈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信徒,但她热爱神的家,教会的事不论巨细她都关心,教会的每一项需要,她都尽自己的能力奉献。她不但将养老金的十分之二奉献给教会,而且热心参予各项信心奉献。每当她出远 门时,总会预先将该奉献的款额献上,回来后再将不足的数额补上。王妈妈也关心她周围的每一个人。每次聚会后,她都会打电话给那些缺席的弟兄姊妹或慕道的朋 友,问长问短,关心到他们的灵性和日常生活的需要。她也常与一些软弱或有各样难处的弟兄姊妹或朋友谈心,用神的话语坚定他们的信心,为他们祷告、守望和排 忧解难,也尽自己的力量去帮助他们。

      前年春天,我母亲不慎摔了一跤,造成股骨骨折。因考虑到她已84岁,又有心脏病和糖尿病,医生没 敢为她做手术,只是采取保守疗法,睡在床上静养。我和家人非常担心,怕她从此以后瘫在床上。王妈妈知道后,常为我母亲祷告,也常安慰我们。正巧那时,王妈 妈要去上海探亲,她就主动提出去看望我母亲。因我母亲住在二楼,我们考虑到王妈妈的腿不方便,就劝她不要去了。如果她一定要去的话,需要有人抬她上楼,为此,我也特意给我姊姊写了信。

       最后王妈妈还是去了,她也执意不要任何人背她或抬她上楼,她硬是扶著楼梯的把手,一步一步地走了上去,把主的爱和主的安慰带 给我母亲。我姊姊来信说,二位老姊妹相见甚欢,一起祷告和诉说神的恩典。王妈妈还把她女儿给她的一盒新约圣经磁带转送给我母亲,使她老人家在床上可以天天听到神的声音,对神的信心增加了不少。我母亲自那以后,病情一天天好转,三个月后已能下地,现在已能在房间内走动,若有人扶着她,还可以下楼散步。这不能 不说是一个神蹟。这也使我想起神的差派是奇妙的,她差派的人看似软弱的,又是年老残废的,但实质上在灵里却是刚强的,也是有成熟生命的。

      王妈妈的一生是奉献的一生。在她蒙恩以后,她把向人传福音看成是人生最大的乐事。在她的影响下,她的二个儿子都做了牧师。前年她去上海探亲时,也带领了六个 亲友信主。去年她离开西澳洲去了香港,为的也是能常在她小儿子、儿媳(王牧师、王师母)身边,为他们祷告,帮助他们一起做传福音的工作。

      王妈妈临走时,把她那把大茶壶送给我了。她说,“沈弟兄喜欢喝茶,这把茶壶就留给他吧。”起初,我想这么大的茶壶对我有什么用呢?但当我看见这把茶壶,想起 王妈妈为我们斟茶时,微弯的身影时,我顿时明白了,我感到羞愧,也感谢神曾经把这样一位老姊妹放在我们中间,让我们懂得怎样透过我们与别人分享神的恩典, 就像王妈妈曾经用这把茶壶,把满溢香气的茶水分给我们一样。

作者现住澳大利亚。

本文原刊于举目前身《进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