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西.尼波山

本文原刊于《举目》66期封三

张子翊

BH66_cover3登临这毗斯迦山顶,有请苍鹰

凌空、盘旋前方迦南地,且遍洒

四百七十年来酿成的乡愁

 

乡愁,是亚伯拉罕栽种的

垂丝柳树;以撒、利百加相识的

田间向晚;以法他路旁

 

雅各立起的拉结墓碑

风沙掩埋了的

别是巴水井

 

这客袍,自出兰塞那夜披上

不曾更换呢。四十年

结成的层层汗碱,只当

 

涉足约但河,今日就可以消解、流入

喏,左前方的盐海……

罢了。

 

莫回头走四十二站旷野路;莫再提

当年如何不肯称为法老之子,不愿

享受罪中之乐,不怕王怒

 

约瑟的骸骨,约书亚你且

葬埋示剑;基立心和以巴路山上

祝福或咒诅,你且宣布

 

如暮天里的一只鹈鹕

我隐去……

 

注:

1. 经文取自《申命记》34章

2. 以色列人住在埃及共有430年(《出》12:40-41;《加》 3:17),加上旷野

流浪的40年,合计470年。

3. 尼波山一别,上帝将摩西埋葬在摩押地,地点无人得知。千四百年后,在耶稣变像的山上(他泊山?),摩西与以利亚向门徒显现。据此,生前未能进入迦南地的憾事,终于得解。(见《太》17:1-8;《可》9:2-8;《路》9:28-36)

 

作者来自台湾,现在波士顿一华人教会牧会。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