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饥渴

陈联松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5期

有一种饥渴常在我心,

驱使我上下求索。

无人真正理解,

无法对人诉说,

虽然我的肉体曾经饱足,

眼目曾经快活,

但我的心啊,

你不满足的时候比前更多。

终于有一天,一个声音应许我:

“喝这活水的永远不渴。”

可是神啊,曾几何时,

这填不满的心又开始饥渴,

向世界、向人群上下求索。

世界以美丽的面具取悦我,

我不再刚强,唯有软弱,

不再喜乐,唯有片刻欢愉后,

两行泪落。

走过心灵最漆黑的孤夜,

你来了!

以光而来,温暖而夺目。

荣光中有声音说:

“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他里面。”

但我要申说:

“主啊,我已极度软弱,

软弱到无力就你。

怎能让我进入你的国?”

我厌弃我的肉体,

恨不得被你的荣光烧成灰末。

我无力撕裂我的外袍,

我的灵也无力从肉体中逃脱。

只能以听得见的微音祈求:

“主啊!我的拯救者,

求你将我抱起,

从此不再放下!”

走过心灵最漆黑的孤夜,

你来了!

主啊!你再一次从荣光中降下,

以你的慈悲怜悯

屈膝抱起我,

以你的指头

挑旺这将残的灯火。

温柔中你对我说:

“我来,是要让你得生命

并且得的更丰盛。”

啊!

我的拯救!我的主啊!

我还能祈求什么

只求你成为我的满足,我的饥渴。

唯此,

我的心才能抵挡,

一天又一天的诱惑。

作者来自北京,现于南加州大学医院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