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吟浅唱(巫恩霓)

巫恩霓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6期

     回忆在诗班服事的那段日子,我当时的确对教会有点失望。觉得教会诗班也像大陆某些文化团体一样,问题多多。现在回想起来,一切都是由于我软弱的灵性,使我完全活在旧我里面。

     我开始参加诗班时,诗班成员大都从台湾来。不少人会弹琴,有的还会作曲、指挥,总之,音乐素质很好。诗班练唱全是读五线谱,还常常唱英文。我在大陆时学过一点声乐,觉得唱诗班成员发声不够好。但是,我没有学过五线谱,当乐谱发下来,我要用铅笔把它翻成简谱,每次感到别人在等我,我急得手脚都出了汗。这是我的第一个挫折。没什么可说的,从头来吧!

     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学习,我能看五线谱了,也能用英文唱了。我很喜欢练诗唱诗,每次都非常快活,仿佛如鱼得水。

     过了些日子,随着诗班又有些新人加入。有一天,指挥对我说:“你来唱低音部,好吗?”我一怔,嘴上答应了,心里却很不舒服。心想,我才适应,正在为诗班增色的时候,这个指挥却要我下来。他明明知道我是女高音,却要我压低声音来唱低音,这安排合适吗?而且,从此我将再也不能接触优美高吭的主旋律,只能做个配音的,为那些没有声乐修养的人配音。他这是因看不起我而置我的长处不顾。这个安排还可能损害我的声带。瞧他对别人又理解、又重视的样子,对我怎么就这样?

      我越想越气,越想越不平,越想越眼泪汪汪。以前我在中国时,在人际关系上也时常有不愉快的事发生,因那里人心复杂,没有信仰。虽然人的本质多数善良,但由于那特定的环境和生活背景,大家都认为人不能太善,否则会被欺侮。这种信条和现实状况也使我习惯了一切不公平的事情。可现在,这是在美国,且在一个充满温暖的教会!我从这个教会里得到过许多的甘甜、宁静及美好。教会里竟也会这样复杂吗?我感受到自己的痛苦失望,比我过去在中国时的更强烈几倍。

      有一天在教会的擘饼聚会中,唱到一首诗歌:“为你我舍生命,为你我流宝血,将你洗得洁净,使你与神和谐。为你,为你,我舍生命,为我,你舍什么?”这首诗立刻抓住了我。我忽然想到,是啊,主为我们把生命都舍了。可是,在服事他的道路上,我舍了什么呢?

      接下去那个周五晚上,我们查《马可福音》。在第九章里,耶稣告诉门徒,倘若一只手或一只脚叫人跌倒,就把它砍下来。神的话启发了我,是啊,我过去太爱惜自己的喉咙。说到头我就是想表现自己,怕别人听不到我的声音。而这种态度会妨碍我进入神的国。过去,当我唱诗歌时,那种兴奋快乐和满足感,多半是自我的,失去了神的同在,声音优美又有什么意义呢?从前在中国的家庭聚会中,弟兄姐妹们唱诗歌,是那样的口唱心和。虽然有时五音不全,可是那颗颗爱主的心是蒙神悦纳的。神是要我们的心啊!

      我经过了一番痛苦的挣扎,终于慢慢地走出了阴影,看到了广阔的天空。后来我一直唱低音,并不觉得喉咙有什么不舒服,反而和大家配合默契。如果有什么建议和想法,我就直接对指挥说。以后我才知道,原来指挥当初让我唱低音,是因为我看谱比较快。新来的人不熟悉乐谱,比较容易掌握主音。后来我有时高音,有时低音,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服事起来很快乐。

     我得到了神的祝福,也得到神的医治。就是那时候,我的左手姆指的肌腱受了伤,不能伸直,也不能弯曲,很疼。去看了几个医生,都说要动手术。可就在我唱诗歌托住诗歌本时,那手指在不知不觉中竟然活动自如,最后完全好了。后来我在一次小聚会中做了这个见証。大家都欢喜快乐,感谢主。因为如果我当时靠做了手术复元,日后可能会复发。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的手指从来也没有疼过。看到它,就想起那一首首美妙的诗歌。主从各方面保守我们,我一生一世都要为他唱美歌。

作者现住美国西雅图,会计专业。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