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务之急–评估海外中国学人教会(苏文峰)

苏文峰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8期

         过去十年来,随着海外中国学人福音事工的进展,在美、加、澳、纽、新、港、日、欧各地,凡是中国学人较密集的城市中,均已成立了一些以中国学人和新移民为主体的教会(注1)。其数目虽无全面性的统计,但肯定正不断增加中。(注2)

        若我们从教会历史和教会增长的角度来看,中国学人这一个群体和教会的兴起,其内外因素(contextual and institutional factor)都与六十、七十年代北美华人教会极其相似,这是历史进展的必然规律,我们可从这规律中评估过去十年来的得失,以策将来。

一. 四种发展模式

         根据笔者在各地的见闻和调查,目前海外以中国学人为主体的教会,主要有四种发展模式。这四种模式都具有年轻的海外华人教会共同的特色,其优点和难处也相互共现:

模式 优点 难处

        1. 中西教会增设普通话堂 a. 可使用现有教会的资源、设备、制度、规章。b. 信息、牧养、聚会方式上有针对性,且不须翻译。c. 中国学人有观摩并参与事奉的机会。d. 体验不同群体在教会中的合一。 a. 中国学人易有依赖性。b. 不同语言的堂会间沟通不易,看法、作法、神学立埸上可能有分岐。c. 较少自主权。d. 缺乏同工。

        2. 中西教会对外拓植或认领分堂 a. 初设立时,可获得母堂的支援。b. 亲自经历了植堂的过程,可成为自立后去国内或海外植堂的参考c. 学人较有自立的责任感和自主权。 a. 不易找到合适的传道人和负责同工。b. 可能长期依赖母堂,不能自立。c. 母堂须投入额外的人力、物力。

         3. 华人教会转变为中国学人教会 a. 在转变过程中,可传承原华人教会的优点,并避免其缺点。b. 是逐渐转变,而非争执后分裂,避免大陆背景学人与海外华人间的隔阂。c. 在设备、财力上较为轻省,中国学人可逐渐承担责任,有一段预备过程。d. 信徒对教会有认同感。 a. 转变成中国学人为主体的教会后,原先的海外华人信徒被忽略。b. 缺乏有经验的传道人和负责同工。c. 转变过程中易承袭原先华人教会的模式,缺乏突破和创新。

         4.中国学人查经班(或团契)成立独立的教会 a. 最有自立性、自主性和认同感、责任感、最少依赖性。b. 可从摸索、失败中学习成长,获得宝贵的经验和教训。c. 可成为未来中国学人教会的模式。d. 最有事奉操练机会。e. 最容易与国内亲友、教会交流,促进对中国福音工作负担。 a. 背景完全相同,缺乏与其他背景群体的交流、学习、合一的好处。b. 必须从头开始,灵力、人力、财力缺乏、孤军奋斗,独自苦撑。c. 信徒(或传道人)缺乏海外教会生活经验,常有争执分裂。d. 极缺有牧养经验的传道人和负责同工。e. 可能产生大陆本位主义。

二、四项当务之急

           笔者曾与多位牧长交流,针对上述四种模式作客观评估;对于“是否成立”及“如何发展”中国学人教会,我们有一些建议,限于篇幅,在此先简短地抛砖引玉,盼可成为更深入研讨的起点:

1. 尽力溶入

          来到海外的老、中两代中国学人,因与海外华人背景太不相同,教会在传褔音阶段大多有必要成立同质性的团契;但当学人信主受洗后,应鼓励他们尽量溶入现有的华人教会中,与其他背景的信徒成为一体。这需要双方舍己,“用爱心互相宽容,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而年轻一代的中国留学生,与港、台背景的年轻人差别不大,甚至不需单独成立团契,可溶入教会一般青年团契或学生团契中。这是中国学人事工应该优先努力的目标。

2. 本末先后

          若因语言、信息或其他针对性的因素,必须成立以中国学人为主体的教会,则无论采取上述四种模式中任何一种,都应在预备阶段优先建造同工,不要太快开始主日崇拜;先有人(man),才有事工(ministry),是主耶稣的原则(《路》6:13)。同工的建造,在灵命的培育上至少应包括:基要真理、心灵医治、灵修生活、品格和价值观;事工的操练方面,最好先到成熟的中西教会观摩实习培训,并先有同工祷告会,先建立同心同灵的同工团队。因为教会不同于团契,若无足够的牧养、教导和培育,单靠福音聚会将难以为继。

3. 前车之鉴

          过去卅年来,海外华人教会已累积了不少成败得失的经验。在成立和发展中国学人教会的过程中,已有前车之鉴,可避免重蹈覆辙。我们应该评估华人教会在开创、转型、布道、造就、训练、信徒动员、牧养、教导、行政、组织、决策、领导、植堂、争执、分裂……中,所学到的教训,归纳出一些可知可行的原则,供海内外中国学人事工参考。盼望华人神学院的期中报告和毕业论文中,有更多这类的研究成品。也盼望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让我们从今天起立志栽建有本之木;先求向下扎根,自然向上结果。

4. 支援中心

          目前海外各地的中国学人教会都属初期阶段,急需成立支援、咨询中心。这样的支援中心不一定是个常设性组织,但须能引介讲员、资讯、材料、培训及联合聚会;尤其一些较幼小的独立教会,更需要援助。《海外校园》愿与海外华人及中国学人牧长们分工合作,共同学习服事中国学人教会。

三、结论:有根有基

        综览过去十年来的海外中国学人教会,一方面充满了神的恩典和祝福,却也看到我们自己揠苗助长的浮躁和有限。笔者曾与参与事工的牧长讨论,若用三句话总结,可说是:布道有成、根基尚浅、牧养不足。这些现象的原因和今后的策略,由明年起更名的《举目》(原进深特刊),将请众教会同工一起深入检讨并寻求。

         笔者深信,今日中国学人事工的进展,肯定影响十年后海外华人教会的质量,也会成为将来中国城市教会的样版。

         因此,海外的中国学人教会不应只具布道、团契、祟拜的功能,而是建立全方位有攻有守、由内而外、由近而远的福音、真理、宣教基地。只要我们认真浇灌、栽种,培育,当时候到了,这愿景(Vision)必可实现。

 

注:

1. 本文所说:“以中国学人为主体的教会”简单的定义是:“学人”指有大学或以上学历的知识份子。他们目前在海外可能是留学生、访问学者、研究员、教授,可能是学术界以外的专业人士、家庭主妇或各行各业的人。“中国学人为主体的教会”是指该教会固定的成员,来自中国的人数已达到80﹪以上。

2. 海外校园杂志正请人进行一些统计,有关各地中国学人的数目、团契及教会现况等大概资料,2001年3月的《举目》将刊登。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