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和我的终身大事

本文原刊于《举目》58期

郝大卫

复活节的早上,在一首诗歌中醒来,却只记得梦中诗歌的3个字“主的爱,主的爱”。5日由京返沪,一路蒙主奇妙引导,本来没有卧铺,却很好地休息了一晚。

早上在火车上醒来时,正值朝阳东升,读到《哥林多后书》1﹕12“……见证我们凭著上帝的圣洁和诚实,在世为人,不靠人的聪明,乃靠上帝的恩惠……”

是的,主啊,过去的路,我虽然一次次依靠自己的聪明,而每一次的结局,你总让我看到,所能依靠的,唯有你的恩惠、你的应许。我们若寻求你,你必使我们寻见;等候你的,必不至羞愧。

 

小小的卡片

我出生在山东,家中几代都是基督徒。很小的时候,我便能读经、祷告。然而,我内心对上帝并没有认识,只是有一些惧怕,却又因自己拥有圣经知识与口才,极其骄傲。

2002 年2月,我16岁,高中二年级,参加了山东某地的中学生冬令营。营会的内容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2月18号的晚上,小组的虞老师带我们,学习青少年如何为自己的婚姻做准备。在一张小小的卡片上,老师让我们这群男孩子写下:“我在上帝面前祷告,求上帝预备我的‘她’是……”

当时我很不以为然,觉得:“一群孩子(小组里很多初中生,甚至小学生)如何知道这些事情?”但我还是顺服、按老师的要求写下了(没想到后来成为极大的祝福):

  1. 真敬畏耶和华(我看到很多家庭,虽然信主,但因为夫妻对上帝的认识、追求有差异,影响了家庭的和睦)。
  2. 孝敬父母。
  3. 漂亮,贤惠,不婆婆妈妈。
  4. 要么比我强很多,要么不如我(总之,两个人之间不要竞争。那个时候并不知道爱里面没有争竞,而且上帝对婚姻的要求,乃是爱与顺服)。
  5. ……(省略号的意思是,其他的多多益善了)

卡片的反面,是我们在上帝面前的誓约,“我愿意为‘她’,用圣洁、尊贵守着自己的身体”,及落款。

特别值得感恩的是,从那次营会以后,我开始认真读经,读属灵著作。上帝也慢慢让我尝到祂的甘甜。

 

大学不恋爱

大学期间,我虽也被一些女孩子吸引,但总是被当年的誓约所提醒:我要找一个真正认识上帝、能委身的基督徒为伴侣。她必须从小信主(因为我不懂得流行歌曲、不懂得打扮、不懂得车子、不看电视、不看电影……若非从小信主的姊妹,肯定会觉得我像木头)……

而且,我决定毕业后回山东老家服事,所以我求上帝,为我预备的“她”,最好是山东人(文化、语言、饮食等相同),必须对上帝的家有负担,且不会由于虚荣,好在教会出头露面。

大学4年里,上帝并没有让我谈恋爱。我也觉得自己不够成熟。如果交往一个女友,最后却发现并不是“她”,那就没有用“圣洁、尊贵守着自己身体”了(上帝不断地提醒我,我的双手、双眼,也需要用圣洁、尊贵守着)。

见到别人出双入对,有时我也很羡慕,但我总是回到上帝面前祷告:主啊,等候你的必不至羞愧。我的心,还是定意寻求你!

记不清什么时候,上帝提醒我,自己要先成长,成为配得上“她”的人,要竭力追求、认识主。于是,“等候”不只是像等公交车一样被动的等了,我开始学习靠着主认识自己,不断更新、长大。

 

我终身的事

2007年大学毕业后,不断有人给我介绍对象,但我都觉得不合适,因为对方都不是十架路上的同心人。

2008 年春节回家,发现父母的白发多了(为了供我读书,父母一直在外面打工)。初五早上醒来,我觉得异常软弱。恰父亲在我身边读经,见我醒来,很喜乐地读《以赛 亚书》58﹕11给我听:“耶和华也必时常引导你,在干旱之地,使你心满意足,骨头强壮。你必像浇灌的园子,又像水流不绝的泉源。”父亲用一种很古老、轻快的调子,教我唱这段经文。母亲在厨房边准备早餐,边听收音机里的讲道,题目居然也是此经文,“耶和华也必时常引导你……”

我的心一下子被上帝的爱浇灌!

同一天,我又读到《诗篇》31﹕15:“我终身的事在你手中……”

是的,主啊!我终身的事在你手中!

 

暗恋破灭了

2007年,我到上海工作。在教会里,遇到一位姊妹。她从小信主。每次来聚会,她都是从上海的最西边跑到最东边,花费近3个小时。我觉得她真的很火热,教会里很少见。

到2008年,我已经“观察”了她一年,却发现她已经有男朋友了,还是不信主的……

那几天我过得非常辛苦,心里很乱。谈不上非常伤心,因为还只是“暗恋”。然而,心灵深处有一丝真诚的感恩,感谢主的拦阻,因为:

  • 在与那位姊妹的来往中,发现她内在生命没有那么丰盛,与外面的火热并不一致。她对十字架的认识与经历,似乎也有问题。对此,我原本选择了妥协,觉得她能这么火热地聚会、带主日学等,已经很难得。

(二)对方的相貌、工作很优越(一下子显出我的不成熟,在乎这些外在的东西)

(三)上帝让我知道,在很多地方,我开始越过祂了。但我仍硬著颈项,不顺服。

上帝用圣洁和尊贵,保守了我的身体。虽然我的心跑出来了,祂却保守我的脚,因为祂对我的爱,比我知道的更加长阔高深!

 

姐姐的《收获》

我还是有一些迷茫,内心乱糟糟的。后来,收到姐姐的一篇名为《收获》的日记:

今年丝瓜大收获。不知谁家不要的丝瓜扔在了路边。炒菜吃太老,留种子嫌嫩,怪可惜的!又大又粗的2条,晒干了剥出瓜络来刷碗,肯定行。我拣了回来。

比想像的要重,里面水分还很多。瓜皮虽然蔫了,却很结实,怕是不等晒干,里面就会霉了。

把头和蒂都切了,让它两头通风,肯定干得快。我为这个聪明的想法暗自得意。切完后晒在窗台上,才发现窗台上面已经有3个晒干的丝瓜了。我拿起来看,呀!也都切了头!是母亲切的?原来母亲也如我一般聪明!

我又仔细看了看这3个干丝瓜:不像是用一般的菜刀切的,也不像用手掰的,很像用一只薄刃的圆筒向里插进去,又掏出来。周围留下的茬子很薄,稍微向外翘著……恍悟:并非人为,是自然脱落。

为验证这个想法,我从瓜蔓上摘来好几个半干不湿的老丝瓜,才发现每个丝瓜头上都有一圈横的瓜纹,像是要裂开似的。瓜头横纹与瓜体表面的竖纹垂直,用手往里一摁,这一圈瓜纹很容易就裂开了。瓜头先是向里去,然后就掉出来了。

掉下的瓜头像个壶盖儿,很湿,很重,水分像鲜的西瓜皮那么多。比起瓜体,瓜头的水分要多很多倍。如果晒干,这个壶盖的收缩率,肯定比瓜体的收缩率大很多。不用其它外力,就会从横纹处裂开。裂开后,瓜体的瓜皮沿裂缝外翘(像那3个干丝瓜一样),壶盖便掉了出来……

我被这个发现震撼了。

原来上帝早就知道秋天的老丝瓜不容易晒干,所以给它造了个能掉下来的壶盖,顺便让种子掉出来,形成自然传播!

我们人类总是先“发现”一个需要,而后再想办法搞出一个解决方案,来满足这个需要。

造物主不是这样。在N久以前,祂已将“满足”和“需要”一并设计了出来。

这一切在祂造物之时,并不分先后。有真正需要的时候,同时已经有了真正的满足。

 

丝瓜的安慰

从姐姐的日记里,我得到了安慰。先看到、后想到,这是我们的局限,我们绝对无法同时想到,丝瓜难乾和切下瓜头来,必须有先有后。但是,造它的主却做到了——祂知道,因为祂造了它,就连这个需要,也是祂赋予的。

人看得到并解决得了的需要:有;看得到但解决不了的需要:更有;连看都看不到,更谈不上解决的需要:数不胜数!然而造万物的上帝,在造需要的同时,造了满足!

哦,那厚赐各样安慰的主啊,在我最需要鼓励、最需要安慰的时候,你通过小小的丝瓜,安慰了我!我知道我的需要是真实的,你却告诉我,这个需要,你早就知道,只等我的需要成熟!

 

我不追究了

我把《收获》一文,贴到了“活水生活联盟”论坛上——我常常在这个论坛上,读弟兄姊妹的灵修分享,也把自己的读经笔记贴上去。

我贴了《收获》一文后,有一位姊妹在回复中,谈到了她对上帝的认识和经历。我觉得与我颇为相似,便顺藤摸瓜,找到了这位姊妹的空间,从此有了一些交流。

这位姊妹是山东老乡,比我大一点。我惊奇地发现,我们有极多共同的经历:我们都读过慕安德烈、史百克等属灵前辈的著作,听过江守道、于宏洁等的讲道。这为我们提供了很多话题,让我们交流、互勉。我们有非常相似的灵修习惯,有非常相近的生活环境……

 

我开始问主,难道就是这一位吗?可是,她在北京,我在上海呀!

到了2009年2月份,我们已经产生相互的依赖。虽然话题仅仅局限于代祷、交通,但有“网恋”的趋向。我常常有些不平安,觉得自己有一些情况,姊妹并不了解,比如家境非常一般,以及我虽然希望回山东,但对目前的工作尚有一些不舍。而且,我知道姊妹家也给了她一些压力,毕竟她比我大一些……

于是,我不再主动跟姊妹联系。

恰巧那段时间,在教会的事奉上,我与其他同工很多地方看法相异,心情更沉重。有一天夜里忽然醒来,辗转难眠之际,感觉很压抑。祷告良久,忽然想到挂在床头的文章(大学时摘抄的),打开翻了一下,盼望从中找到安慰。结果,读到一首诗《你的道路高过我的道路》(You Know Better Than I)。

歌词的大意是,上帝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上帝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就让我们信靠祂,甘愿放手……

那天,这首诗歌成了我的祷告。主啊,你的道路高过我的道路,我不再追究我该如何了,我把一切交给你!

我把这一切都告诉了姊妹,然后专心等候耶和华。

于是不再联系,但心里面常默默地祷告。

 

考察和结婚

后来发生了几件事:

姊妹的朋友,5月份到上海陪读。为了找教会,她跟我有一些联系。其实我知道,她是来“考察”我的。

我的朋友,到北京出差几个月。为了找聚会的地方,也去找了我那位姊妹。这也算“考察”吧。

“考察”后,我的朋友励我与姊妹交往。我很挣扎,工作很忙,自己很要面子,也不太可能莫名其妙地跑到北京去见面……

4、5月份我一直闹肚子,整个人瘦得厉害。我在博客里写了一些笔记,姊妹看到了,一直鼓励我。我很感动。

8月份,我们公司全体员工,意外地休高温假一周。我接到内蒙一弟兄电话(我们已经有3年没有联系),他盛情邀请我去呼和浩特休息一下。他懂一些中医,可以顺便调理一下我的身体。

于是,我先去了北京,与姊妹见了面,再由北京转车往呼市。

见过面后,我和姊妹开始了进一步的彼此了解,但还是很小心。至十一假期,我邀请姊妹来沪。

2009年中秋节,我们确定恋爱关系。

2010年4月2号,我们在北京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

主啊! 你的道路高过我的道路。到如今,你完全负了我的责任,体恤了我一切的软弱。

 

后记:非巧合

回想起来,在呼市,与弟兄交通时,忽然想到,我和姊妹们见面的日子是8月9号,正好我工作满2年!

后来亦知道,2008年10月25日,姊妹忽然得到上帝的安慰:“那有权能者,为我成就了大事”,那恰恰是我结束错误好感的时候。

交往的过程中,我们被对方照出自己爱主不够,虔敬不够,这越发加深我们对主、对彼此的认识。

当我犹疑、小信的时候,我读到《耶利米书》32﹕39-41,得到坚固:

“我要使他们彼此同心同道,好叫他们永远敬畏我,使他们和他们后世的子孙得福乐。又要与他们立永远的约,必随着他们施恩,并不离开他们,且使他们有敬畏我的心不离开我。我必欢喜施恩与他们,要尽心尽意,诚诚实实,将他们栽于此地。”

春节,我们见了父母。一路蒙主奇妙的带领,又一次显出我们的筹算与上帝的计划相比,是何等的无用。

还有很多事,让我懂得了什么是“……你当认识耶和华你父的上帝,诚心乐意的事奉祂,因为祂鉴察众人的心,知道一切心思意念。你若寻求祂,祂必使你寻见……”(《代上》28﹕9)

我软弱过,妥协过,希望凭自己解决自己的需要。然而,就如我们看到一棵丝瓜的需要,若我们凭自己剥一粒种子出来,这也是一种方法,但总不如祂所选择的饱满、完全。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船舶工程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