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小事

小瓦

本文原刊于《举目》57期

          记得在学生团契慕道的日子,带领我们的,是一位刚刚信主的学生。他像大哥哥似的照顾我们这些锋芒毕露的慕道友。

          周五晚上,一群人总在他家热热闹闹,说笑着聚餐。饭后查经开始的时候,常常有位穿着朴素的年长弟兄前来。他的圣经很大,装在一个旧旧的小布包里。他每次来, 都神情肃穆地坐在一边,一言不发地旁听。偶尔,在我们讨论最热闹的时候,他也会插上一两句。但他的肃穆、老练,跟我们这些意气风发的学生,显得格格不入。

心中伤痕

            一直没有单独跟这位弟兄说过什么话──直到一关于《约伯记》的讨论。当时初涉信仰的我,没有认真读过圣经。听别人讲了讲《约伯记》的内容,就很为为约伯打抱不平,觉得上帝太不公平,把约伯当作自己与撒但交手的棋子,任意对待。

          我发表这番见解的时候,那位弟兄也在场,依然一言不发地静听。然而当我有些得意地回头跟人讲话的时候,我听见他略带愤怒地跟带领的弟兄说:“这些学生连圣经都没有好好读过,就随意论断上帝。”

           他的声音不大,但在我耳中犹如一声惊雷。我的血液好像凝固了,心中又怒又怕。怕他?还是怕上帝?我也不知道。我继续机械地跟别人讲话,但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了。

          临走,我带着恶意,特意到他面前说:“您说得对,我会回家好好地读读圣经。”意思是:你背后说我的话,我都听见了。

           他向我略微鞠了一躬,依然神情肃穆,一言不发。

           那次我回家有没有读《约伯记》,已经记不得了。我很快就信了主。然而心中这道伤痕,一直在那里。即使信主后,那位弟兄来鼓励我的时候,我也一直有点回避他。
那位弟兄夫妻都很爱主,不久就蒙上帝呼召,离开那城去读神学院。我也渐渐淡忘了这件事情。

旧事重演

           转眼十几年过去了,我爱主的心也慢慢增长,常常有机会带人信主。

          一个周日的早上,我起晚了,没有灵修。在一团忙乱中,不知为为什么,这段旧事忽然回到脑海里,挥之不去。我有点奇怪,却也没时间细想,就匆匆忙忙赶去教会崇拜。

           进去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我一眼看见小凌坐在最后一排。小凌和我在同一个查经班,上周我带她做了决志祷告。她旁边还坐了一个我没见过的人。我赶紧去跟她同坐。当时已经开始唱诗歌了,我没空和她的朋友打招呼,但心里还是很高兴,想着崇拜结束后,可以问候一下她的朋友。

           没想到,小凌和她的朋友,从唱诗歌开始到崇拜结束,一直在絮絮地讲话。听不清她们在说什么,但显然大部分时候是她朋友在讲,小凌则很感兴趣地附和。坐在她们旁边,不论唱诗和听讲道都很受干扰。前面一排的人不满地回头看她们,她们却视若无睹。

          为什么一定要在崇拜时聊天呢?即使是去听音乐会,也要保持安静,对台上的人有最起码的尊重啊﹗何况这是在上帝的殿里﹗可能是小凌的朋友还没信主,对讲道没兴 趣,能来教会就已经难为为她了。我这样想着,把心里的不满压了下去。讲道结束祷告时,我听见那个朋友也一起“阿们”,不禁十分惊讶。崇拜结束后,我终于忍 不住问那位朋友:“您也是信主的吗?” 小凌赶紧说:“她是基督徒,但周日一般不来这个教会。”她指指我手里的教会周报,“这是她做的!”那位朋友笑了笑。

           是信主的,还是参加服事的,却不在崇拜时敬畏上帝,起到榜样作用,反而一直带着初信的小凌聊天,干扰别人敬拜上帝!

            我十分生气,尽量克制着,用和蔼的语气对她说道:“既然是主内的姐妹,我就有话直说了,你别介意。崇拜的时候不要讲话,会影响别人……欢迎你到我们教会来崇拜。”

            那位朋友没说什么就走了。我自问没有什么得罪上帝、得罪人的地方,也就心安地去上主日学。没想到转过墙角,就见到小凌,她眼圈红红的,边跟人讲话边流泪!

          我一下子懵了。

          我刚刚心里气的是她的朋友,却完全忘了,小凌也有份讲话。她那才信主、浅浅的生命,能不能经得起我那句责备?我自己心里的旧伤痕还历历在目,小凌不就像当时受伤的我吗?原来上帝今早让我想起旧事,是要告诉我将要发生的事情。

蓦然发现

           我茫然地坐在主日学的教室里,心沉重得像压了块石头,却听到主日学老师说:“今天早上我灵修的时候,读到《约翰福音》第8章,特别有感动,要跟大家分享我灵修的收获……”

          他一句话中,2次提到“灵修”,在我听来分外刺耳。我今天早上没有灵修,失去了得圣灵指引的机会。

          我翻到《约翰福音》第8章,熟悉的行淫妇人的故事。老师继续说:“人拿起石头,要打死那行淫的妇人。人都看到别人的罪,却没有想到自己也有罪。”

          是的,主,我也常常在崇拜的时候,跟旁边的人讲话。只是没有像小凌和她的朋友那样,从头讲到尾。我和她们,是五十步笑百步。我犯了罪,没有敬畏您和您的殿,也干扰了旁边的人,求您赦免我。

          “而且人只看到别人的罪,常常对别人没有怜悯的心。” 老师说。

          我想起很久以前责备我的那位弟兄,蓦然发现,原来这十几年来,我一直没有原谅他,没有从他话语的伤害中得释放。他的话听来是冰冷的,然而我直到如今才体会到他火热爱主的心,明白了他的愤怒,如同圣经所说“我为你的殿,心里焦急,如同火烧。”(参《约》 2:17)

          求主赦免我不愿饶恕的罪,也感谢主用今天发生的事提起旧事,化解我的积怨。因为对主共同的爱,让我而今得以深深体会那位弟兄的心。

           主啊,小凌怎么办呢?她会不会像我一样受伤,甚至从此不来教会、不来查经班呢?我要怎么去帮助她呢?

           “唯一有资格定她罪的,却对她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老师说。

            是的,主,您是唯一有资格定人的罪的。然而您没有定我们的罪,却完全接纳我们!

放手、放心

         我不知道要怎样说、怎样做,才能帮助小凌。若贸然开口,说不定陷入更混乱的口舌之争中。我向上帝祷告:只有您才知道怎样安慰她、建立她。即使有伤痕存在她心里,也有您的美意。我要放开手把她交给您,也要放开心把自己交给您。

          隔了2天,又是去查经班的日子。我几乎没指望看到小凌,因为为她前两周都因事没有出席。没想到她真的来了,还微笑着,主动跟我打招呼。

          我看着她,她的脸上,好似多了一份对上帝肃穆的敬畏。是真的吗?还是整件事情,不过是我自己太多心罢了?

          那又如何呢?上帝不是应许万事互相效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吗(参《罗》8:28)?我释然了。哦,主,化伤痕为为祝福的主!

作者来自辽宁,现居美国德克萨斯州。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