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留之间(一勤)

一勤

本文原刊于《举目》70期。

BH70-14-7492-funa.By godidwlr R W690 官网

一个周日,6点多起床。我决定,这是最后一次去教会!

不是不信主了,我的意思是换一个聚会的地方,不再去通州的教会,在我所住的社区就近参加敬拜。

我在燕郊(属于河北省)住。虽然紧挨着通州(属于北京),但每次去教会总要倒三趟车,花上一个半小时才能到。路上的堵车、挤车,让人忍无可忍,一次次地熬练我的耐心。

我在通州的教会快4年了。自信主起,我就在那儿聚会——是通州教会的弟兄姊妹带我信的主。这4年来,我虽然换了许多住处,都坚持去:我爱通州这个教会,爱里面的弟兄姊妹。

可是,这是我最后一次去了。其实,距离远还是次要的,主要是感觉不到昔日的爱了。我们疏远了。

我想,不是因为大家变了,而是一种无奈。拿陈军弟兄和文惠姊妹来说,不管我对教会、对弟兄姊妹有多少意见,我都得承认,他们夫妇是十分爱主的。在我们这个没有驻堂牧师的小教会,他们就像牧者和师母。一个个孤单的节日,他们邀请我去他们家做客、吃饭。一次次我徬徨无助时,他们听我泪眼倾诉。

然而,现在想起来,那像好久以前的事了。是他们变了吗?没有。因为他们生孩子了,而且生了两个,自然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家庭上。甚至有时周日都见不到他们,因为孩子生病了。

我为他们迫切祷告,希望这样一个爱上帝的家庭凡事顺利、蒙祝福。然而,我们还是疏远了,我总是在别的弟兄姊妹口里,听到他们有种种需要的消息。

教会的弟兄姐妹也不能理解我的感受。他们只是向我提出一个又一个的要求,却从不问及我的需要。一次次要我参加周三晚上的查经聚会,却不想想,我为什么不再去?我怀念曾经的查经,像是回家一样让人温暖。而现在变了,变得只是喊口号,一次次说些不切合实际的大话,我们应该这样,应该那样……而参加查经的信徒,却还是老样子,甚至不如从前。

当初我们这教会有一个习惯,聚会完大家都不愿回家,一直聊天,说啊、笑啊,其乐融融。

现在大家各自事多了,年轻人大多结了婚,得想着另一半的需求。结婚的又有孩子了,得想着孩子的生活规律。所以通常恭诵完主祷文没多久,大厅就空了。

上周日,我最后一个走,居然硬生生地把门撞上,反锁了。周日大家再来时,开不开门,进不去,最后找了开锁公司,用上了电钻,才开了门。我落了一身不是。

道个别吧,以后就不去了。在颠簸的公共汽车上,我的眼里浸出泪来。

夏天的车里,炎热而拥挤,像极地狱的一角。好吧,再忍这一次。我宽慰自己。

走进教会所在的社区。想着把钥匙给文惠,再走过场似的给陈军道个歉,等聚会完就可以回家了。然而,一看到大家,竟不舍,打算好的迟迟做不出。

这次敬拜的诗歌,有我最喜欢的一首。“只因为我们都是同路人”,只这一句歌词,便唱出了我的眼泪,让我想起了从前。我们是怎样一路搀扶著走到了现在啊!真的要走吗?

一个声音,一遍遍地在我耳边说著:你怎么舍得?怎么舍得?

聚会完,正犹豫去留,陈军朝我走来,要我一起去买菜。我这才想起来,这周是月末,有爱宴。以前一直是我负责跑腿买菜的。我不好意思拒绝,跟陈军一起下了楼。

路上,陈军说:“不好意思呀,上周我态度不好。”

我先是一愣,心中继而一暖,说:“没,是我不对。没检查原因,关不上硬关,居然把门给反锁了。”

我忘了又说了什么,只记得一句句话全暖在心里。明亮的阳光照透了我阴沉的脸。说不上为什么,只这么短短几句关切的话,最留人。走到教会单元楼下时,仿佛听到有人在唱“这里有神的同在呦……”心头又一阵感动。

这次一起吃饭的人最多。大家一起做、一起吃、一起收拾,一边分享这一周的生活,好像一家人。说著张弟兄终于可以吃点面食,不闹肚子了;赵刚准备从广州回来了,下周就来教会;结婚不久的小琴姊妹也准备要孩子了……

大家从心里往外笑。我从来没有吃得这么多,吃得这么香,说这么多话,脸上有这么多笑……

和大家一块儿走出教会好远,还不舍,把“再见,下周见”说了几遍。不断回首、摆手……

坐在回去的车上,虽然挤、热,我脸上却带着笑,眼中泛著悔意的泪,盼著下个主日快来。

作者全职写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