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付出,巨大的回报

吕伟坚 文;魏美惠 译

本文原刊于《举目》55期

      2011年5月14日,一个多云的周六,我们60位来自南湾华人基督教会(美国加州,编注)的弟兄姐妹,于上午8点半,抵达Hawthorne市的Eucalyptus小学。 校方亦有几位教师偕25位家长出席。

       到了下午3点,我们已经完成了教师休息室的手绘壁画,安装好了百叶窗, 清理了花圃,添加了新的土壤,筑了漂亮的围栏,还完成了家长活动中心外面的壁画,和手球场上的3个壁画……最后,我们几位负责人还要确保所有用品和垃圾,都收拾干净。

筹备

      这是南湾华人基督教会第6年与Sharefest合作,参与社区服务。主要是帮助社区里的学校在预算危机中,改善学习环境。(编注:Sharefest是一个注册非盈利组织。有兴趣者可参考http://www.sharefestinc.org/about/

       Sharefest 的计划,在洛杉矶南湾区已推行了 8年之久,带来很大的回响。许多人因此了解到,透过宗教信仰组织来协助清理、美化学校和社区,会对社区产生很大的帮助,例如可以增强社区居民的自尊与归属 感。一路以来,Sharefest获得许多著名大企业的赞助,如Toyota,Chick-fil-A,Bank of America,State Farms Insurance,Home Depot,Northrop Grumman等。

       在动手帮助Eucalyptus小学之前,我们提前4个月开始筹备,包括每两周一次和Sharefest领导小组开会、推选主要协调者,然后召集各项目(包括油漆、园艺、招待、媒体等)的协调员。稍后,在教会召集志愿者报名。

       我、Chris(教会培养的青年领袖,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的大三学生),和Eucalyptus的校长Janson先会面几次,了解校方的需求,看如何以教会的有限资源,用实际又安全的方式来达成这些需求。

       我们考虑了很多方式和意见,包括如何粉刷一座12英尺高的墙,使用哪一种油漆,需刷多少层,以及,如何粉刷一个表面软又有洞的挂板等。这些对我们都是很困难的。

        校方想在教师休息室的窗户上,安装垂直的百叶窗。可我们要去哪里,才能买到12英尺高的百叶窗帘呢 ?这不是标准尺寸,Home Depot没有卖。订做则太昂贵,也不能保证达到预期的挡阳效果。而且,特殊订单是不能退货的。然而老师们急切地告诉我们,休息室每天中午总是很热,他们 多年来一直想要有百叶窗。

        这还不是全部问题。在我们自己内部方面,负责作画的艺术家弟兄们,不愿在没有鹰架的支撑下作画。所以我们当即决定去租一个鹰架,再租一台运输卡车来运送。由谁去做这些工作呢?我们又招募了一位弟兄来帮忙。

       其它需要解决的问题有:需要准备多少三明治、薯片、热狗、水果、饮料?教会的预算有多少?Sharefest批准的预算又能动用多少?还有谁负责照顾儿童,谁负责报到,谁做清理,谁负责采购和运输盆栽、土壤、油漆刷、油漆、手套、窗帘等?

       许多弟兄姐妹星期日在教会都有服事,要每周人都到齐开会是相当困难的,但是我们做到了,所以每个项目的协调员都知道其他人的进度。这时,我们也遇到了筹款的 问题,执事会否决了在教会内筹款的方案,因为我们教会已有太多的筹款活动了,这使会众感到财务上的疲乏。然而共同的信念产生的凝聚力,使我们解决了各种问 题。

愿景

        南湾区Sharefest的愿景,始于Chad Meyers(编注:Meyers为美国空军退役的基督徒,曾数度参与印度与海地的宣教,并支援海啸的重建工作。)和南湾的一群美国牧师。Chad说,他 的牧师当初从别州得知了 Sharefest的理念,希望Chad能带领教会成员,一同参与并实践这样的使命,利用社区的资源, 建立联盟,培养更多的地区领袖,建立社区组织来装备有兴趣的青年,并促进志愿服务。

        向来,我们教会都是在鼓励会众活出信仰的。 2006年,英文堂牧师得知Sharefest组织后, 希望我们从周围社区着手,参与这样的活动。他希望我们教会能“成为在社区里看得见的,耶稣的手和脚”。

       身为少数族裔的华人教会,附近社区居民对我们所知甚少, 甚至有过因冲突而来的负面印象。然而,参与Sharefest的这6年里,我们完成了几个校园的美化,导致“知名度”增加。这些学校,有的和我们教会在同 一条街上,有的只有几哩远。过去的许多年,我们很少与他们接触。而现在,每当有人问起,学校侧面的壁画是谁画的,他们就会说,是街上那间华人教会画的。

       有一年,我们参与了Wilmington的社区清洁活动,那一区毒品和帮派问题很严重。我们协助修整了公共游乐设施,使社区变得焕然一新,很多人因此不会再想去破坏社区公物,甚至连治安都好转起来。

        教会牧师的目标是,希望我们每一季都能固定性做些小型的活动,目前这仍在努力中。
除了服务社区,Sharefest也提供机会, 使我们这个小教会能够透过与主流教会的合作,学习他们如何将福音伸展入社区。与其他教会建立友谊的同时,我们也得到更多的志工机会,例如与社区的儿童组织单位(Community’s Child)合作。

        我们是一间小教会,所以必须克服各种困难,激励会员参与Sharefest的活动。有一年, 某位会员反对教会去偏远的特殊教育学校服务。还有人说,我们应该把精力花在自己教会的急需上。也有人质问Sharefest的最终价值,以及,我们是否有 能力一年接一年地做下去。更尖锐的问题是:我们该去协助其他社区的学校吗?那样并不会使我们教会人数增长。

        最终,我们相信,我们的行动是有价值的。我们服务过的人来不来我们教会,这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们能看见基督的爱,因而想要认识耶稣。

收获

       透过Sharefest的事工,我们在教会内外,发掘了许多深藏不露的人才──有人懂建筑,有人精艺术,有人善于食品采购,有人很会筹款等。

        有一次,《洛杉矶时报》(LA Times)的一位体育专栏作家,也与我们一起同工。他觉得,我们教会正是基督徒活出信仰的有力见证。他说,他平时去的天主教会里,很多会众并不读圣经,每当需要志工的时候,多数人选择捐款,而不是身体力行。相对我们教会,来了近一半的人。

        我们经历了上帝丰富的给予,例如,洛杉矶市市长提供了免费瓶装水,Chick Fil-A捐赠了数以千计的三明治。我们不但没花教会预算的一分钱,反而获得一笔额外的奉献,那是一位跟本不认识我们教会的学校老师捐赠的。当 然,Sharefest总不忘在当天组织一群代祷勇士,祈求活动成功,以及所有志工的安全。

       通过Sharefest的活动,我们看到了,只要我们愿意去做,便能把耶稣的影响力传播到社区,让信徒和非信徒都看到,教会不仅仅提供崇拜、圣经研读、社交聚会的功能而已。小小的付出,回报却是巨大的。

        我们信徒在这样的活动中,学习彼此配搭,学习跨越语言、年龄、文化的障碍,同心服事。那天在Eucalyptus小学的工作结束时,大家都看起来满意而喜悦,并有一种同心合意的认知。

       Eucalyptus的校长非常感谢我们的协助, 事后写了一封感谢函:“让我再次为这么美好的周六向你们致谢。今早到学校的每一个人, 都看见了这巨大的改变,人人兴奋无比,并非常感激你们的付出。”

        我们将所有的荣耀都归于上帝。

作者在台湾出生。现在加州任神经内科医生。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