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婚姻记

本文原刊于《举目》71期。

郭易君

BH71-47-6707-图1-谈妮摄.IMG_3072 宽690 官网2008年中旬,我硕士毕业,在一家研究机构工作。开始的几个月是实习期,每个月2千多块的工资,除去房租和生活费,所剩无几。我的女朋友还需要一年才能毕业。我们两个在大学时一起服事学生团契,从2007年开始带领一个教会。那是一个以学生为主的教会,活力四射,但也充满危机。我们看到很多弟兄姊妹在恋爱上所受的试探,再看圣经里关于婚姻的教导,便商量在当年12月份结婚。

不合“结婚标准”

我们当时的条件,远远不符合社会上的“结婚标准”。女友的父母还不信主,希望我们有房有车之后再结婚。然而,对我这个不能“坑爹” (没有有钱有势的父亲,编注)的穷小子而言,想有房有车,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

我们管不了那么多,6月份,我们一起祷告后,就凭著信心定了一个结婚日期──12月6日。接着,我们开始了40天的禁食祷告(每日只吃一餐)。每到中午,同事们去吃饭,我就跪在办公桌下祷告。当时有很多挂虑:担心影响教会的服事,担心岳父、岳母坚决反对,也担心靠我这点工资无法生活。

教会的服事像一个无底洞,若不是上帝的保守,我们就是整个生命都燃烧殆尽也不够。从2006年开始,我和女友每周每人带三、四个查经班,加上晨祷、传福音、探访、特殊关怀等服事,我们就像两个高速旋转的陀螺,不知道怎么停下来。

感谢上帝,在这时让我们看到符合圣经的生命优先次序:上帝是第一位的,其次是家庭,再次才是具体的服事。能够建造一个荣神益人的家庭,并在这淫乱、堕落的世代,活出基督徒婚姻的见证,这是我们能做的最有意义的服事。

一位牧者讲:上帝的儿女结婚,整个世界都要为他们让步。虽然我和未婚妻担心,暂停服事之后教会那些年轻弟兄姊妹的生命受亏损,然而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过羔羊的脂油。禁食祷告40天后,我们暂停了教会的一切服事,把精力转向内在的安静,花更多的时间亲近上帝,以及彼此陪伴、交流,预备自己的身心灵进入婚姻。

当我们把次序摆正后,上帝不仅没有让我们的教会受亏损,反倒兴起一批新同工,大大坚固教会。

婚前持守圣洁

与此同时,上帝也洁净我们的内在。我和未婚妻约定,在婚前持守圣洁。

由于信主前我是一个极其污秽、败坏不堪的人,同别的女人发生过淫乱的关系。因此,我痛恨自己,也对自己不放心。我的肉体私欲常常与属灵生命争战。我愿意珍惜、宝贵、敬重我将来的妻子,并顺服上帝圣洁的命令,但我的肉体却总是渴望满足自己的欲望。

我知道,我不能再顺服我原来的主人──肉体,它是欲壑难填的地狱。如今我已经在基督里,我决定顺服新的主人,就是在十字架上死而复活的基督。而且,有圣灵住在我的心里。

感谢主,这样的立志和宣告,蒙主保守。我虽也有软弱的时候,但上帝的恩典总是托着我,让我不至于全然跌倒,也操练我越发地信靠上帝。

父母同意了我们结婚

我来自普通的工农家庭,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普通人。女友家庭的社会地位相对高些,父亲是教授,母亲是医生。

双方家庭约好国庆节见面,讨论结婚事宜。我心里有些忐忑。清晨读经祷告时,看到《启示录》1:5-6,“……祂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又使我们成为国民,作祂父上帝的祭司……”这段经文让我特别感动,我知道,不是我一个人去未婚妻家里,乃是带着上帝的爱和上帝赐予的力量去的。

感谢上帝的恩典,双方父母见面特别蒙恩。我与未来的岳父真诚地交谈,让他理解我们的信仰、婚姻观,和我对婚约的承诺。双方父母都同意了我们两个结婚的决定。

新房好得不能再好BH71-47-6707-图2-李艾摄-IMG_0826 宽690 官网

我们开始准备各种结婚事宜。

首先,婚房是一个大问题。北京租房市场涨得吓人,很小的一居一室,都得3000多元。我不舍得花钱去找中介,就贴了几张招租小广告,却一直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直到距婚期还有一周的时候,我从青岛出差回来,刚下飞机,接到一位阿姨的电话,她说北邮(北京邮电大学,编注)一个退休教授有套小两居。我急忙赶去,发现这套房子离我单位走路只有10分钟左右。60多平,房子刚装修一年左右,家具电器齐全,月租2400元。

我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感动,想起《诗篇》84:3说“万军之耶和华,我的王,我的上帝啊,在你祭坛那里,麻雀为自己找著房屋,燕子为自己找著抱雏之窝”,我便知道是上帝在为我们预备住处。

我拿出当月的工资,交了房租。因为房东爷爷、奶奶年龄都大了,想找一个可靠的住户,又把房租给我们降了一百。这就是上帝为我们预备的新房!

结婚之后,我们只带了两床被子和几箱书,就搬进了新家。3年的时间里,我们每个月23号,无论刮风下雨,都准时把房租送到爷爷、奶奶家。每次去,我们都分享福音,为他们祷告。

2009年圣诞节,房东奶奶信主,次年5月受洗。受洗后,她告诉我,她有癌症,已是术后8年了。上帝没有接她走,就是为了让她听到福音。

在这个房子里,我们带领了二、三十个同工查经。3年来,每周三,弟兄姐妹们在我家一同吃饭,一同赞美祷告,一同学习上帝的话语,一同经历生命的成长。

十几万买不来的婚礼

说完婚房,再说说结婚场地。由于家庭教会的场地都较小,很难举办婚礼,所以许多弟兄姊妹结婚都在宾馆里。我们则选定了北邮科技大厦一个可以容纳200多人的会议厅。因为刚刚交完房租,我账户里只剩下700多块。交完500块押金之后,已经穷得叮当响了。

好在接下来整个婚礼,包括场地布置、香槟蛋糕、乐队排练、诗班献诗、客人接待、摄影摄像……各个环节都有教会弟兄姊妹来帮忙。如我妻子讲的,整个婚礼我们所做的,就是走了一下红地毯。

婚礼特别好,完全超出我们的预料,来了300多人,会场充满上帝的荣耀和圣灵的感动。很多人在现场一直流泪。有几位严重恐婚的人,在我们婚礼时被上帝触摸,忽然胜过了对婚姻的恐惧。还有十几个人决志信主。

我还记得“婚礼总管”明东弟兄忙前忙后的样子,也还记得王实、安娜、禄伟、夏天、聂萌汗流浃背地弹奏、唱诗,从早晨直到中午人散去。他们对我们的爱,若不是基督的缘故,真的让我们承担不起。

一般情况下,办一个像我们这样规模的婚礼,不知要花多少钱,多少精力,也未必能办得成功。后来有一位非基督徒朋友,看到我们的婚礼后,决定模仿我们,结果花了十几万,却并不如意。这显出我们那么轻松、愉快就办好的婚礼,实在充满上帝的恩典、祝福与同在,还有基督大家庭中的爱。

从这之后,我们教会为新人操办婚礼竟成了传统。有人开玩笑:我们教会可以成立婚庆公司了。在我们离开中国之前,教会共有11对弟兄姊妹结婚。他们婚后几乎全部开放家庭,带领查经。基督的灵,与这些可爱的弟兄姊妹同在。

她们都很幸福

如今,整个社会的风气越来越浮躁。人们越来越看重物质的保障,却轻看婚姻的圣洁与承诺。多少人在恐惧和担忧中拼命积攒财富,以求婚后生活稳定、有保障。男女双方甚至彼此施加压力、讨价还价。有多少女子对男方提出各种要求,若是不达到就不结婚。想想真是可悲!

若是按照这些标准,像我这样从农村出来、走在奋斗路上的男青年,根本无法结婚。然而我的妻子,还有教会中许许多多的姊妹,因为信靠上帝,便轻看这些地上的财富,嫁给在基督里所爱的弟兄,甘心过不富裕的生活,扶持丈夫。

几年过去了,我看到她们都很幸福。上帝也因她们的信心,赐福给她们的家庭,且有长存的产业为她们在天上存留。她们没有将自己的价值贬低到用金钱衡量,所以上帝就按照她们的高贵赐福她们。

我的妻子毕业后,全时间投入主内影视事工。虽然我们一直以来没有多少存款,但是上帝从未亏待过我们。即使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主仍以各种奇妙的方式供应我们,真是有说不完的恩典。

耶稣基督不是传说,是真实的存在。愿更多的弟兄姐妹能够战胜这世界的谎言,放下心中的恐惧和不信,在上帝的应许中经历祂的信实。当你的脚踏入约旦河的一瞬间,上帝要为你命令河水两边站立!

作者为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硕士。现在美国读神学院。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