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思态露营

祝健

本文原刊于《举目》55期

(一)

        10年来,美国的劳动节(Labor Day),我都是在外度过的,忙于各地的培灵聚会。去年不同,这个日子可以自己安排。教会的徐弟兄于是告诉我,几个家庭正打算去彼思态(Bisti)露营。

妻子说,我们似乎不可能参加,因为她参与组织的本地姊妹的“遇见神特会”,就在这个周末,且安排了我在开营前祷告。

        徐弟兄却特别发了邮件来,说我应该去,并附上彼思态的美景图。他说:“有些弟兄会一起去,我们也应该有一个退修。”

        我的心动了。因着朋友,我决定再努力一次。结果妻子同意了,姊妹聚会前的祷告也另作了安排。儿子也立刻答应了。

       二、三小时的车程,一共5辆车,带上丰富的食物,全部的相机,落日的期待,我们上路了。

(二)

       说是露营,我和儿子是在汽车里睡了一夜。凌晨4点,我醒著。望着车窗外一弯月牙,镶在深邃、明净的星空里,想起了昨晚独处原野时所发现的:一大片撒向四面八方的锗红色碎石,好像和星空遥相呼应。大地与天空在这里交汇,没有任何的视觉扭曲……

       我用呼吸来挽留这黎明前的一段孤独,伸展心灵的际宇。还有一会儿,大家就该起来了。早上又该有很多的忙碌。吃的,喝的,住的,行的,聊的。也许在这不常有的平常节奏中,人们还期待着什么。

        徐弟兄说退修,我想他是有期待的。我也有。我想看大自然和我的无声密契,我想听周围一切对我的真挚传递。天渐发白了,我的心开始有一些祈祷。

(三)

        有意思的事情,人才会去做;有意义的事情,人才会记得。

        数年前,差不多也是我们这些至交亲友,一起去露营。那次是很有意思的:中秋节,大象湖,新生,老友。一个个帐篷在一辆辆车的旁边支起。近水,嫋烟,烤香,童欢。红红的篝火,粼粼的湖光。那天的月亮还特别的大,让人不禁时时抬头看它。

        聊天的内容已经不记得了,但到今天我还能清晰地回忆起那温馨的气息,融融的情谊。而今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露营了。有什么不同呢?

        好像,那次是因着自然而去的,却留下了很深的情怀友谊。这次我是因着人缘而来的,却感受到了原野对我的无声召唤。莫大的旷野,土硬如石。所见之处,地上留下的世纪年痕都是凝固的,像雕刻的一样。不知道那些稀零的草是怎么活下来的。

        在这里,你感受不到生命的存在;在这里,你却会深刻地感受生命。你在旷野中留下任何东西都是没有意义的。你若期待旷野为你留下什么,也是无益的。旷野什么都 没有,什么都无需。旷野是没有身分和期待的。旷野无闻。我问自己,是什么使得我如此的觉醒,渴望在这无限与瞬时之间期待着呢?

(四)

        去彼思态的路上,儿子说,坐在我们家的车里没什么意思,陈叔叔的车子里才有意思。我问为什么。他说,叔叔家的车子里有电视和扑克牌,还有小朋友。我问,是不是我们家的车子里只有爸爸,没有意思?他想了想,撅嘴望着前方飞驰的公路,没有回答。

        到了营地,孩子们说个不停。几个家庭的孩子都长高了。他们也够忙的,不时跑来跑去。他们的简单快乐,令我羡慕不已。

        朋友多是教会的弟兄,都开始有些见年纪了。和他们一起,坐在清和风凉的夜晚里,喝着啤酒,吃着美味,非常惬意。

        他们告诉我,在过去近10年中,他们每年至少这样露营一、二次。我无法想像,每年都这么大动干戈地去露营!是什么使他们乐此不疲,风尘仆仆,大包携小包,装车又卸车,将年复一年的人生,烧烤煮拌于朝夕的自然之中呢?过去的10年中,我又缺失了什么呢?

(五)

        我想起了《传道书》上说的话:“虚空的虚空……”人终究会意识到,什么都没有意思,什么也没有意义,除非他的心能敬畏上帝。唯有上帝,才会使那些有意思的事情变得富有意义、有意义的事情变得十分有意思。你若敬畏上帝,你可以两样都有,两样都富足。

        在天地,日月,和人烟之间,上帝为我们预备了每一种所需的生态环境。每一种生态环境,都在向我们传递所需的生态信息。每一种生态信息都在感召我们,邀请我们 融入永恒的生态合一。信仰,人生,自然,这就是我们的生态环境,是我们呼吸光明的途径。在这里不懈地向往,你真的会遇见上帝,也遇见你自己。

作者来自湖南长沙。自1991年始,在美西南某华人教会牧会至今。并任北美教会大陆事工使团常任副主席。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