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愿意看的羊友

初熟小羊

本文原刊于《举目》55期

       一个传道人,公然聚集信徒,冷嘲热讽、诋毁另一个传道人。

       这样的事可能发生吗?

        不应该!理当不发生!

        难堪的是,这种事发生了,而且就在我们当中。

        知道真相的人,与其说感到荒唐、愤怒、惊愕,倒不如说心中失望难掩。

        对人失望,对领导者失望,对传道人失望,对讲台失望,对教会失望,恐怕也快要动摇对神的盼望。

        人们来到教会,本想得到救赎恩典,本想靠主得胜,看到的却是满目疮痍,是教会领袖们请来一位传道人,公然训诫另一位传道人,甚至污水泼得对方难以自保,破坏力之大,如灾难后的满目疮痍。

       先遑论事实的真相如何,这两败俱伤的公然训诫聚会,已经让教会与传道人的信誉,成了舆论的笑柄,造成神的道被漫心议论、神的信实蒙灰。

       牧者恃着他的年纪、学位、经验、声誉、和过去的成就,就可以像父亲谩骂儿子那样公然训斥人吗?多少传道人因此口里唏嘘、心中泣血!心中的创伤不知何时可愈合。
爱主的传道人,竟在爱主的教会内,对其他爱主的传道人,对爱主的会友,做出这样的糊涂事!

        唉!“牧场”经营大亨们,竟有这样的权力,在羊圈内,在群羊眼前,就地处置对他们有意见的雇工。

        健壮的羊看在眼里,胸中澎湃!

        疲惫的羊看在眼里,心灵惊吓!

        迷失的羊切慕光明,但残光渐暗。

        还有那些原本无知、吵闹的羊、那些野心勃勃的羊、隔栅观戏的羊,他们岂能心中安静?

        在这场混局中,小兵们缺乏辨别的能力,带着受将领鼓舞的士气向前冲,在情绪中厮杀,全然不知局势的诡谲。

       你我不要将责任推给魔鬼,更不必妄想可以快刀斩乱麻解决问题。

        你我不要被亢进的热血,溅湿了眼帘。

        你我不要受假消防队的安抚──他们散传“没事、没事”的讯息,而仍旧昏睡。

        羊啊!羊啊!同为救主场上的羊友啊!

        我无权指责,也无能解释。我要战兢地警惕自己。

        虽然我已经快被吓得缩进阴沟,但求自保,

        但我怎能隐藏心中的撕痕,我岂可拒听同伴的呼求?

        愿我爬出阴沟,愿我贴补撕痕。

        愿我仍愿眷顾同伴,愿我有魄力提醒弟兄。

        因为、因为我确知,羊圈内外还是有许多传道人会继续忠于托付。

        因为,因为我确信,天上观看的大牧人,仍会兴起一批又一批、高举救恩火把、四处引路的传道人。

        带着伤痕、举着火把的传道人,或许零星,或许众多!

愿我成为这样的传道人。

        吵杂混局清澈之前,我愿跟随大牧人的步履,劝慰身旁的羊友。

        疲惫、惊慌的羊,不要把自己反锁在羊圈内,以求安稳。走出来吧,让持着熊熊烈火,或是温煦真理火把的传道人,带领你前行。

        受伤、失望的羊啊!不要因为耶稣基督的伤痕与受难,而离开大牧人的羊圈。没有羊骚味的羊圈,怎会是羊圈?没有伤痕的传道人,怎能成良牧?

        健壮有力的羊啊!该想想了,不要再容让心中的澎湃,被表面的栅栏压抑成世故的暗流。
隔栅观火的羊啊!请珍惜你的羊圈,防范野火燎原。

        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羊啊!那就请你安静、稍安勿躁吧!

──一只初熟的小羊,泣于教会分裂之际

作者现为传道人。

本文选自《举目》55期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