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套(恩泽)

恩泽

本文原刊于《举目》55期

       我在文革开始时,是响当当的“红五类”,红卫兵造反派。我第一批赴京串联,还“幸福”地见到了伟大领袖毛主席。在部队,我是文艺宣传队的骨干,然后一步步进入了师里的文艺宣传队,风光不已。用世俗的话说是,吃香的喝辣的。

        70 年代中期,我从部队退伍回家。我进了一家国营企业当工人,和其他人一样,结婚,生孩子,每天就是上班、下班、老婆、孩子、买菜、做饭,平平淡淡地度日。然 而,就在这样的日子里,身边的同事、过去的同学、战友,甚至我的父母亲,却一个一个地走完了人生的路程,火化、埋葬。

        我的心灵痛苦地呼喊:“苍天哪!我也要死吗?我不想死!我要永远活着!世上到底有没有神?他能救我不死吗?”

       有时候我也会幻想:“如果不得不死,那死了以后又能复活,变成另外一个生命,生活在另一个没有痛苦、悲伤,没有恐怖,永远幸福的世界,那该有多好啊!……”

看新班禅坐床

        我最小的弟弟,不知从哪弄来了一本名叫《世界十大宗教》的书。我一见,就兴奋地叫:“嘿!这书借我看看!”

        拿到这本书后,我如饥似渴地读起来。虽然内容枯燥乏味,不是紧扣心弦的小说,也不是催人泪下的真实故事,但这书介绍了各种宗教的教义、发展史、重要人物,以及历史上由于宗教信仰引发的事件,这正是我需要的!

        经过思考、比较,我觉得基督教是最合理、最令人信服的。无论从历史角度,还是现实状况,基督教对于人类进步、文明发展,或使人性归正等,都是积极、可贵的。这信仰挺适合我,我不如就去教会,信奉耶稣基督吧!

        正当我想去教会了解情况时,出了一件事,让我非常困惑──电视里播放了藏传佛教的老班禅去世、小班禅坐床的新闻。从转世灵童测签,到新班禅喇嘛坐床,整个过程都是由国务院来操办的。所以在坐床仪式上,穿着西装革履的各级政府领导干部,比喇嘛还多,非常不协调。

        我就此推想,教会大概跟这差不多吧?那些牧师、长老,没准就是披着宗教外衣的政府工作人员!这样的宗教哪有纯正性可言,去信它有什么意思呢?我要等以后有纯正的教会出现再去信。

        虽然我去教会的想法就此搁浅了,但我仍不断被基督教吸引。我从电影小说中,从去过西方国家的人的话语中,发现有基督信仰与没有基督信仰的人大不一样。我想, 为什么有着5千年文明史的国人,常常会被外人甚至自己的同胞说成“素质普遍低”?为什么大家公认,西方国家的人,素质普遍较高?这和基督教信仰到底有没有 关系呢?

头盖骨做成的碗

        90年代末的时候,我去河北省承德市旅游。在一个叫“行宫”的藏传佛教景点里,我看到一个玻璃柜里面,展示著两只椭圆形、像碗一样的东西,镶金包银的,非常精美。

        我脸贴在玻璃上仔细欣赏。导游小姐向我们介绍说:“你们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这是用18岁少女的头盖骨做成的碗!”

        导游小姐的话音刚落,我吓得立时把脸缩了回来。

       “唉呀!我的妈呀,你可把我吓著了!”我惊恐地问:“为什么要用少女头盖骨做碗呢?”

        她说:“这是佛教密宗一项操度法事,据说可以使少女一夜成佛。谁家有18岁未婚少女,被活佛选中,就要把她送到庙里,与活佛发生一夜性关系,然后在天不亮时把女孩杀死,取下头盖骨做成这个碗。女孩家人明知道这事的全过程,还是把女孩送去,因为他们相信这孩子成佛了,都会为她高兴……”

        我真的找不到什么词汇来形容:野蛮?愚昧?恐怖?……

        这样的佛教(藏传佛教),我是不能信了。伊斯兰教以铁蹄、弯刀征服人,我也不能信。看来,只有基督教是善的。我暗忖。

        我开始进一步接触、了解基督教。我渐渐知道了上帝对人的爱,也看见了人类的罪恶与败坏。我知道人应该在上帝面前认罪悔改,以得到上帝的救恩。

        2000年初,有一位牧者对我说:“早点信,早点得救。谁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错过机会,后果不堪设想。你去教会时,不要看人,只看耶稣;不要听人的话,只听耶稣的话。”

       我觉得他说的对,于是我去了教会,作了决志祷告。

中签买原始股

        决志祷告之后,我想:我既然信了,就要全身心地信。如果只是挂个名,那不跟没信的人一样?

        我特别追求灵命的增长,尽力参加教会的所有活动。我对基督信仰有越来越多的了解。第二年,我受了洗。

        记得我第一次在家里跪下,作了一个很长的祷告,向神感恩,向神认罪,同时又向神诉苦:

        “神啊,多少次好机会,要不就升官了,要不就得到更好的工作了,可现在都没了。而且眼下炒股,2万元本金还套了1万多,一直解不了套!神呀,如果把这2万元钱都还给我,我以后就不炒股了。”

        这样的祷告有些幼稚,可神真垂听了!第三天,证券公司就打电话通知我,我申报的一支原始股中了签(编注:中签的股民,可以购买原始股。通常原始股上市后,升值的可能性较大)。

       太意外了!我放下电话,马上跪下,不住地感谢神,眼泪刷刷地往下流。我真觉得神就在我面前,而且祂是爱我的,是天上的父神。

        我收拾好相关证件,去证券公司办手续。下楼的时候,正好看见妻子跟邻居打麻将。我告诉她我中签了。在场的人都很惊呀,甚至不敢相信我有这样的“好运气”。我把证件给他们看,并说现在就去办手续,他们才信。

        我对妻子说:“感谢上帝,上帝听了我的祷告!”

        大家都跟着说:“感谢上帝,感谢上帝……”

别管它涨不涨

        过了20多天,这支股票正式上市交易了。我一大早就去交易大厅,看着大屏幕。股票终于以22元开盘了,我的心里是高兴极了──我只要一出手,这1万元钱就回来了,真是感谢上帝!

        可我又开始贪心起来:或许还能多挣些?我就没立即出手。没想到,转眼这支股票一个劲地向下砸。这怎么办呀?我慌了。我一直等,可到中午休市时,它都没涨上来。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是星期四。下午我们这个片区的弟兄姊妹,还要去王老姊妹家里祷告、查经。我就打电话给王老姊妹,说明情况,向她请假,下午不去学习了,我要继续观察那支股票。

        可是王老姊妹在电话里对我说:“你过来学习!放下一切过来!别管它涨不涨,那都是上帝赐给你的。上帝不给你,你什么都没有。”

        我心想,也是呀,上帝是掌管一切的神呀!

        “好的!”我回答:“就把它交给上帝了,下午我来学习。”

        我完全放下了,下午我连想都没想股票,一心查经、赞美上帝。

        第二天,我再去交易大厅,这支股票居然涨到了23元多,比昨天下午还高。我出手了,比昨天多挣了1千多元钱。

        我对妻子说:“把另外一支股票也卖了吧,我们以后不玩了。因为我向上帝承诺,钱回来了,我就不炒股了。”

        股票解了套,我的心也从世俗的名利中解了套。何必汲汲营营于股票、房子呢?那些东西能永恒吗?何况,正如那位老姐妹说的,如果上帝不给你,你什么都没有!

尾音

       一转眼,我信主10年了。我不断追求灵命成长,也在教会中服事。我的文艺方面的专长,在教会也派上了用处。我参加了诗班,并教唱诗歌,还年年参加圣诞节的舞蹈表演。在教会中服事,当然不会像在部队中那样光环罩顶、“吃香喝辣”,然而心中的欢喜、甘甜,是无法言喻的!

作者现住北京。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