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役的焦慮——《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王星然)2015.03.02

20150228雷格的第五十一道陰影.2

奴役的焦慮—《格雷的五十道陰影》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編者心專欄

編註:《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作家王星然,鑑於教會裡的青年們,也難免觀賞、談論這部極具爭議的電影。所以特別為文,言簡意賅地探討與此片相關的扭曲現象。作為曾受過“家暴與性侵”輔導訓練與任過相關方面義工的編輯,極為認同這篇文章。因此,特抽換原“編者心”稿件,改放此文以饗讀者。(談妮)

正當2015奧斯卡華麗登場,熱度未消之時,電影院裡最賣最火的,其實是《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或譯作《五十度灰》)。

這是根據《紐約時報》暢銷排行第一名的同名情色小說(2011年出版,作者E. L. James來自英國),改編搬上大銀幕的作品。20150228雷格的第五十一道陰影.1

這部電影打破美國影史上首映3天的票房記錄,硬是把Clint Eastwood的強檔大片《美國狙擊手(American Sniper)》擠下票房寶座,有人戲稱:S&M性虐終究戰勝了血腥暴力。

單看美國票房,《格雷的五十道陰影》自情人節上檔至3/1日為止,已累積了一億四千八百萬美元。

無法理解的陰影

我不想看這部電影(現在仍未看),尤其不想在它的獲利上有份,因為我很清楚它在賣什麼!

但我必須承認,電影如此受歡迎,我腦中浮現許多無法理解的“陰影”,我們的社會怎麼了?為什麼這樣多的人,喜歡圍觀一個女人被性虐和施暴?

也許,我能稍稍理解男人愛看這部作品的動機(感官刺激),可是我最大的“陰影”是,這部小說的作者是女人,她在寫一部針對女性市場的小說,電影被訴求為 “girl movie”,媒體行銷也企圖用浪漫愛情來包裝它……

而當你細看它的內容時,你發現它對女人極其殘酷而且變態。

詭異的是,進場觀看這部電影的觀眾,卻絕大多數為女性,為什麼女人喜歡看?到底它的魔法何在?

王子與灰姑娘

因為教會中,同學們對此片的詢問度,實在太高了,與其採取迴避,我想不如正視它,分析它,提供小夥伴們一些思考的方向。

我在網上做了許多的研究,讀了不少的評論,包括《Forbes》,CNN,《New York Times》,《Wall Street Journal》,《Chicago Tribune》,《Christianity Today》, BBC, NPR, IMDb……結果我花在細讀和消化這些資料的時間,遠比看電影本身還要久。

各大影評普遍給予極低的評價,影評人不推薦這部電影的原因,不是因為道德因素(大量的情色場景和變態的劇情),而是因為劇情的含金量本就不高,如果去掉性虐的部份,整部電影就是非常老套的王子與灰姑娘的愛情故事,人物的塑造過於刻板乏味,無法提供導演可以發光發熱的柴火。

做為一部敍事片,它說得不夠精彩,缺乏深度和思考的層次。不過,王子與灰姑娘雖然八股,卻永遠是受歡迎的題材,女人愛看也就不希奇了。

電影前半段,男主人公格雷(Christian Grey)一整個就是高富帥加上溫柔體貼的超完美情人,他故意製造機會接近女主角絲汀兒(Anastasia Steele),在夜店上演英雄救美的戲碼;深夜裡他坐懷不亂,對她細心照料;最後還要開著私人直昇機帶女主角回家……弄得電影院裡的女性同胞跟著女主角,心裡一陣小鹿亂撞。對!就是這個小鹿亂撞,使得電影下半場,格雷那變態的五十道陰影可以被原諒。尤其當我們發現,格雷幼年也曾“被變態”過,就更同情他了。

王子與灰姑娘的老梗,也許說明了電影在情人節熱賣的原因,但《格雷的五十道陰影》要能成為《紐約時報》暢銷排行第一,要能成為一種當代社會現象,它真正的武器卻是大量的令人臉紅心跳的性虐場景,它的魔法是一種存在於男女主角間的施虐者/受虐者的微妙關係。這也是本文下半段要著墨的。

性與偶像崇拜

自古以來,性就是異教崇拜的一部份,也是人能獻上最沒有界限的祭。

在電影/小說中,男主人公格雷以扭曲的神的姿態出現(多金,年輕英俊,在職場上呼風喚雨,強烈操控慾,和性能力……)他渴望被人崇拜,只有性,對女人予取予求的性,更具體的說──只有透過性虐,才能真正使他獲得滿足。

原來,格雷青少年時期有一段很長的時間,被養母的朋友(女性)性虐待,因此長大後,他用變態的性行為報復在女人身上,於他而言是一種對幼年傷害的補償和自我救贖。

格雷並不諱言,在認識女主角絲汀兒之前,在男女關係上,他唯一懂得的經營方式,就是和女人玩一種支配者(Dominate)與服從者(Submissive)的遊戲,尤其在“性”事上,要求女人在床上絕對順服。

除了絲汀兒之外,已經有15個女人成為格雷的入幕之賓,進過他的“紅色刑房(一間充滿各種性虐道具的遊戲室)”,為了保證這些女人是自願,他要求每個女人和他簽下保密“性條款”。

女主角絲汀兒在電影開場時被描述成一個單純、容易緊張、自信心低落的女大生,她與格雷第一次見面,就當著他的面狼狽地摔了一大跤。在格雷的完美形象前,她自慚形穢,坐立難安,卻對格雷神魂顛倒,意亂情迷。她把這一段關係當成了自我形象的昇華和救贖。

飛上枝頭作鳳凰,固然看似風光,最終必須付出代價。絲汀兒並非不知道和格雷在一起的危險,她不是沒有掙扎過,但是絲汀兒最大的恐懼還不是淪為性奴,而是怕失去格雷,她內心深處有一種慾望和動力驅使她不顧一切地想要和格雷在一起。

20150228雷格的第五十一道陰影.3

因此,在偶像面前,絲汀兒試著壓抑自己,委屈自己,配合“祂"的命令,她緊閉雙唇,咬緊牙關,心跳加劇……透過被虐,獻出貞潔給男神,只盼能取悅格雷獲得救贖。被虐的人總有一套自我機制來說服自己,合理化種種變態的行為。

在現實生活中,被虐常常變成一種癮症,如果離開它,就會有一種極度的焦慮感。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是E. L. James《陰影》三部曲中的第一部,絲汀兒在電影最後再也無法忍受格雷那狠心凌厲,痛徹心扉的鞭打,而選擇離開他。但我們知道故事還沒結束,這一部票房當紅炸子雞,還會拍第二部、第三部……女主角絲汀兒還會回來和格雷在一起。

《諸神的面具》

我看過許多在愛情裡掙扎的年輕人,明明知道這是一段很不健康的危險關係,明明知道上帝不喜悅,繼續走下去只有帶來更多的傷害和靈性的破碎,卻仍然飛蛾撲火,自投羅網,日復一日任人宰割,無法自拔。

在《諸神的面具》(Counterfeit Gods)這本書裡,Tim Keller犀利地看出:

“當你容讓戀慕的對像利用及虐待你,或造成你對於病態的關係視而不見,你就是把這種關係變成了偶像……它會驅使你違反一切美好和合宜的界限。崇拜偶像就是做它的奴隸。”

因此,無論是性,愛情,金錢,權力,或是名聲,當這些被升格成為偶像時,我們出賣自己的靈魂,一再容忍偶像對我們的操縱、謊言、虐待、傷害,甚至我們被鼓動,去傷害自己或是別人。然後,我們合理化這一切邪惡醜陋的作為。

格雷這五十道陰影,確實是烏雲密佈,撲朔迷離,但求上帝真理光照,使我們有能力得以看穿那一段激情浪漫背後的殘酷真相。

5 Comments

  1. 在一定程度上,王星然为这部色情电影做了宣传。此片在教会里的影响面本来没有那么大,但因为王星然与时俱进的点评,更多基督徒得知此片,并难免有很多基督徒胜不过试探,而观看了。请问王星然您看过吗?您看的时候什么感受?您看完之后,其色情内容对您的内心有何影响?看来您是百毒不侵的圣人。可惜,不是每个基督徒都像您那么属灵。

  2. 在补充一句,那些看了这部色情电影的基督徒,他们心灵所受的污染,不会被您的这篇大作涂抹掉。也就是说,您的这篇大作不能洁净这部色情电影对人心灵的污染。您也是一个蒙恩的罪人,你的文笔和思想能斗得过撒旦吗?只有主耶稣的宝血和使我们成圣的能力可以保守我们不止跌倒。而您呢,王先生,以保护青少年为目的,自己可以合情合理的先睹为快。您的事工真舒服。在众人尚未品尝世界上眼目的情欲的文化产品的时候,您带着“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牺牲精神深入深入龙潭虎穴。把撒旦试探的诱饵掳来,涂上信仰的颜色,散播在信徒的中间。您的用意也许是好的。但其效果和做法怎样,还请您深思熟虑。

  3. 不知您是否看過這篇文章?

    如果您看了,就會知道作者是在什麼樣的情境下寫這篇文章,也會知道作者自己並沒有看這一部電影。您這篇評論是基於一個錯誤的假設:作者“犠牲”自己,入了地獄,看了一部色情片。

  4. 無法理解為什麼不能討論這部電影?它不只是一部電影,它已經成為一種社會現象:團契裡的年輕人在討論,有些人甚至於覺得很好看。作者其實是後知後覺,發現事態嚴重,才開始花時間研究反思。

    聖經並不避諱討論罪惡,它把人的罪、邪惡、和不光彩的過去赤裸裸地攤在世人的面前:大衞、押沙龍、暗嫩、猶大、妓女喇合……聖經裡這些故事,連同許多露骨的情節,並不使讀者跌倒,它反而呈現了罪人最真實的原貌,讓人看到自己何等敗壞,何等需要救贖。

    如果基督徒面對罪,面對文化的態度是一味地閃躲,您要如何教導團契裡的年輕人?像這樣一部電影,輔導除了回答:不知道,不清楚,或是一味罵電影,罵文化,罵社會,罵罪人……如何能給弟兄姐妹合乎真理的教導呢?面對當代文化裡種種光怪陸離的現象,您要如何幫助他們反思呢?

    • 非常同意樓上的看法,我個人也看了這部電影,但是我並不是帶著情慾的眼光去看,而是看到女主如何透過犧牲的愛去救贖男主,最終兩人結為夫妻,並且這個糾纏的過程中讓我數度淚流,想起耶穌也是這樣的不離不棄的愛我們,直到我們從罪惡的泥沼裏被拉出來重見光明。我並不是鼓吹弟兄姊妹去看這部片,或是小說,因為如果生命還不扎根難免會受罪的沾染,(聖經說的很好,主耶穌差羊入狼群,靈巧像蛇,馴良如鴿子。面對撒但的試探,靈巧勝過,不管是物質的引誘、虛榮的引誘、權力的引誘,耶穌都引用經上的話,強力回應,不留任何地步給惡者,如此我們就能效法進而知道自己所處的是什麼樣的環境,求主保守我們的心。)保羅在林前十章提到許多關於和世界、偶像之類分別的教導,基於這些教導,原本我們是凡事都可做,不一定都有益處或者造就人,那麼你自己決定看的目的是放縱在基督裡的自由,還是看的時候帶著一羊入狼群的心,為了瞭解這樣的風潮背後到底和我們輔導下一代的時候有什麼關聯?閉口不談其實解決不了問題,就像網路色情和其他隱藏的色情管道,對年輕孩子的影響難道不比這部相對還來的更大嗎?感謝主,個人看完不是的感受到是和自己是十四歲的孩子談到性的問題更自由,讓他了解性原本是上帝敞早給人最好的禮物,入伊甸園中亞當和夏娃之間的合一,但是罪進入世界卻污穢了身的創造,所以基督徒有一項權利就是藉著耶穌的救恩重新享受這樣禮物的祝福,但不是電影、雜誌、媒體和世界的風潮告訴我們的『我的身體我作主,或者為了得到對方就甘願為奴。』愛是性的基礎,沒有愛的性只是發洩自己的感官,因為愛就是捨掉己,體貼對方的才是愛。格雷的過去就是罪和黑暗的代名詞,但安娜似乎預表著一個願意為格雷捨去自己的人,表面看起來是包裝在女方對男方的戀慕下,而小說裡卻有更深層地描繪出她對這個滿身是傷的男人的憐憫。再次重申,我不是要鼓吹這部電影小說,也真心希望一些肢體不用特別帶著有色眼光去撻伐,不看也好,因為不必為了去看讓自己感到不舒服的東西而被攪擾。要看也不是死罪一條,(耶和華看人是看內心的,我們的動機更重要,人不可自欺,種的是什麼,收的就是什麼,騙不了人的。)期望看了可以幫助我們可以做一個信仰上的堅固,也能應用到服侍中。感謝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