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中的超凡身影——读《暗室之光》后有感(罗博学)

本文原刊于《举目》54期

罗博学

      某天,听Z兄分享时,谈起《暗室之后后》的作者蔡苏娟。作为后生晚辈,我一向对充满灵性又颇多坎坷的前辈,极为瞻仰与敬佩。于是从那时起,“蔡苏娟”这个名字,便一直回响在我心里。

        近日,无意中发现一本装帧格外醒目的图书,名为《暗室之光》。翻开书页,看到蔡苏娟年轻时姣美的面容,几十张黑白留影,记录了蔡苏娟以及那一个时代的风貌: 她在暗室中看似柔弱,却满有平安的身影;她与葛培理家人以及无数访客的留影……所有这一切,都冲击着我的心,也冲击著这个日益繁荣却渐显荒凉的时代。

最早接受现代教育的女性

        蔡苏娟(Christiana Tsai,1890年2月12日─1984年8月25日),祖籍杭州。

       1890 年(清朝光绪16年),蔡苏娟出生于南京的一个官宦世家。16岁时,她在美北长老会(Presbyterian Church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传教士查理.李曼(Charles Leaman)设立的明德女子学校就读,不顾家庭反对,接受了基督信仰,随后又带领全家55人信主,并与玛丽.李曼(Mary Leaman)到处传福音,且到美国各地基督教会和神学院证道。

        蔡苏娟是中国最早一批接受现代教育的女性,她精通英文和钢琴,周游中国大部分省份。
1931年冬天,蔡苏娟在上海患了严重的疟疾,又时值日军侵华,无法得到适当治疗,最后导至眼睛无法见光,行动不便。此后多年,她不得不关在暗室之中。

       1949年,59岁的蔡苏娟,与玛丽.李曼一同迁往李曼的故里,美国宾州兰开斯特的乐园镇养病。
1953 年,芝加哥慕翟迪圣书出版社,出版了她的口述见证《暗室之后后》(Queen of the Dark Chamber)。该书非常受欢迎,译成50多种文字。之后,蔡苏娟在她的密不透光的暗室里,招待了许多访客,作见证,并出版了更多著作,包括《暗室之后 后续本》、灵修默想集《暗室珍藏》等。

       1984年,她在美国逝世,享年94岁。

        对民国史感兴趣的朋友,可能会记得,那个战乱频仍、内忧外患的时代,催生出一大批民主斗士、思想家、社会活动家。比如“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鲁迅,“有了爱就有了一切”的冰心,“犹太女作家”苏青,“世纪老人”董竹君……

        耶稣基督的使女──蔡苏娟,也生活在那个历史时期。当许多人站在时代的风口浪尖,演绎出轰轰烈烈的世纪传奇时,蔡苏娟却在一种相对沈沉寂的生命历程中,进入了福音的堂奥。

       蔡苏娟原有3个梦想:“拥有一间雅致致的书房,安静读书和写字;拥有一架漂亮的钢琴,表达心中涌出的诗歌;拥有一间精美的图书室,读著自己喜欢的书。”然而生命给她的,却是一间无比幽暗的密室──疾病使她双眼不能见光,她必须在一间封闭的暗室中,度过她的后半生。

        对此,蔡苏娟说:“是不是上帝对我残忍呢?不﹗‘他祂未尝留下一样好处,不给那些行动正直的人’(《诗》84:11);我怪上帝不公道吗?不﹗‘泥土岂可对 抟弄它的说,你做什么呢?’(《赛》45:9)在这么多年的病痛中,我绝对不敢问上帝为什么叫我受这么大的苦,我只问祂:要我做什么?……我相信一切发生 在我身上的事,都是上帝替我做的最好的选择。”

陈旧书影、信心芬芳

       《暗室之后光》由4部分组成:中国女孩;“吃”洋教;病倒;暗室之后。分别记述了蔡苏娟不同阶段的人生经历。附录部分是“暗室珍藏”,是蔡苏娟在暗室中为后辈留下的灵修心得,弥足珍贵。

       读者朋友可以通过这本书,可以看到一百多年前的中国社会,更可以读到蔡苏娟女士的信仰体悟,实实在在看到上帝奇妙的救恩,在百余年前就运行在闭关锁国的中国,并且借着许多西方传教士,帮助中国人度过了那段迷失的岁月。

        葛培理牧师在《暗室之光》一书的推荐语中说:“这本书见证基督,唯有祂足够拯救这个苦难的时代。此书在这充满罪恶的污臭世界里,发出信心的芬芳,并准确地表明,在基督里的信心,足够战胜人生旅程中一切的变化和不利的环境。”

        对于“在基督里的信心”,许多基督徒的理解是有偏差的。他们的“信心”,其实建立于自我的上帝观之上,即无论其所求是否合理,上帝都必须成全。一旦祈祷未得到回应,“信心”就变得空幻。

        然而我们必须承认,受造者对创造主的理解和体验,是极其有限的,是坐井观天的。我们无法运用人的理性和经验,来揣摩圣经中的这位上帝。祂的法则,高于世俗法 则,祂的智慧,高于人类的智慧。只有在最真实的信仰经验中,看到上帝亲自参与人类的苦难,看到无限者亲自进入人类的有限,我们才知道苦难意味着什么,也才 会明白,为什么“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的信仰,具有如此大的震撼力。

        蔡苏娟以她的生命,印证了“基督里的信心”并不只是荣耀里的信心, 更是苦难中的信心。在信心的视野里,苦难的落脚点并不是这个世界,而是彼岸的国度。蔡苏娟在苦痛中对上帝的敬拜,在病患中对圣灵的经历,都见证了主耶稣的 话,见证了我们信仰的根基如果建立在基督的磐石上,雨淋水冲总不倒塌。

将船开到水深之处

        读完蔡苏娟的传记,我想起一些美丽的话:“神为爱祂之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参《林前》2:9)还想到一句话:“上帝为他们关闭了很多道门,却打开了一扇通天的窗户。”

        我想,蔡苏娟在漫长的50年的暗室生活中,切切实实经历到圣灵的带领。许多基督徒误认为,圣灵是某种神秘能量,使人具有超自然的能力。其实符合圣经的圣灵 论,永远指向个体内在生命的重生与革新。尽管圣灵降临也会产生如五旬节那样的超然能力,但在庞大的复兴浪潮过后,基督徒聆听上帝微小的声音,就显得尤为重 要。圣灵降临最终极的目标,要在破碎、软弱的个体身上,彰显耶稣永恒生命的荣美、为真理作见证,而非将一个人包装成为具有超自然能量的伟大战士。

        蔡苏娟的生命中,有圣灵内在的印记。她对圣灵的经验,不是一朝一夕得来的,而是在几十年的信仰生活中,在巨大的悲痛临到时,方才“将船开到水深之处”。她谦 卑地说:“床榻不是我的监狱,乃是受训的学校;圣灵是我的导师,访客是我的功课。”所以在她的书中,看不到任何狂傲字句,乃是诚诚实实地诉说自己的生命旅 程,将人引向上帝的光明之中。

        她接待过无数访客,包括享誉全球的布道家葛培理牧师全家。这些访客都在蔡苏娟身上,得到莫大帮助。哥顿大学 神学院的章力生先生写道:“蔡女士所以经得起这严重的试炼、长期的苦痛,而绝不怨叹怀疑,必由于其灵程之高,灵命之丰,灵交之深,有‘亲眼看见上帝’的宝 贵经验。当她最初信主,遭受逼迫侮辱时,主曾向她显现,让她看到头戴荆棘冠冕,手有钉痕的救主。当她得病之后,痛不欲生之时,主又让她看到‘一顶美丽的冠 冕,向天上升’,并听到主的声音,晓谕她说,这乃是她要受灵性的训练。”

        可见,一个在生命最深处,遇见救主耶稣的人,与一个仅仅在理性层面认可“基督教”的人,是有很大差别的。上帝的作为就是如此奇妙,祂在最软弱、卑微的人身上,显明自己,彰显出福音的莫大力量。

应当有的阅读心态

        一部伟大的作品,可以将人、时代、国家和民族联系起来。《暗室之光》不仅是蔡苏娟女士个人的生命故事,也同时映射出一百多年前的中国社会──

         想真实了解民国史的朋友,可以一读此书。

        身处苦难中、近乎于绝望的朋友,可以一读此书。

        寻求生命的意义与价值的朋友,可以一读此书。

        传记,和小说等其它文学体裁不同,体现的是人真实的生平,不掺杂任何杜撰。《暗室之光》作为一位基督徒生平的再现,既是文学意义上的传记,也是信仰意义上的见证,来不得半句谎言。

       有这样的心理准备,读者在这本书中读到的,便是急难中的淡定,苦痛中的顺服,困苦中的恒忍,绝境中的提升,以及平凡中的卓越。你读不到轰轰烈烈的事迹,或藐 视一切的豪言,读到的是那种细水长流的生命力。你会惊异:原来在蔡苏娟女士身上,竟也找得到自己的影子。原来她与我们是有一样性情的人。

       “假如蔡苏娟女士与我面对面,我要如何与她对话?倘若我去她生活了半个多世纪的暗室中拜访她,会有什么样的场景?假如蔡苏娟的疾病临到我身上,我会如 何?……”这种换位思考相当重要,它会帮助我们提升自己,使我们将阅读与生命联结在一起,在我们遇到各种突如其来的困境时帮助我们。

        比如,该书写到一个故事:蔡苏娟收到国外异性朋友寄来的情书,对方有博士学位,条件很好,也自称是基督徒,却不相信基督的神性,陷入自由派神学的困境中。蔡 苏娟经过剧烈的内心挣扎扎,在圣灵充满的经验中,知道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她看到了十字架上被挂的救主,圣爱的力量消解了世上所有的男欢女爱。于是那段 不成为爱情的爱情,告终了。

        设想,如果年轻时的蔡苏娟,按照世俗的眼光,答应了他的求婚,一旦当疾病来到,一个没有坚定信念的伴侣,势必会撒手而去。可见,上帝的意念高于人的意念,因为人所看、所追求的,都只是当下,却并不知道未来会遭遇什么。

        这个故事,是对现时代年轻朋友择偶的很好提示。

身后的馨香

        1984年,蔡苏娟女士告别了尘世,安息了。终年94岁。医学原判定她最多只能活3天,但那位信实的主,却从灰尘中抬举贫寒人,使孤独的有家,叫被囚的出来享福。

        她生前凭借信仰的力量,选择黑夜中歌唱。在她身后,主依然用她──祂所亲爱的使女,向这个灵性昏聩的时代传递福音的信息:

       “朋友们,请不要提任何我做过的事。也许你们认为为我做了一些有价值的事,但是在神面前,人所有的义都变成污秽的衣服。”

       “我再次赞美我的主耶稣。因我得救不是靠善行,而是祂的恩典。”

        “愿主耶稣赐福你,也使用你,成为祂流通的管道,引领多人归向主。”

作者生于陕西,现居西安。专事写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