坡旅甲

本文原刊于《举目》54期

李亚丁

      

    

       坡旅甲(POLYCARP,又译波 利卡普)是士每拿教会的监督,使徒约翰的门徒,也是安提阿教会监督伊格那丢的好朋友。关于他的生平与殉道,在二世纪著名教父爱任纽的著述,及优西比乌的 《教会历史》中,都有记载。坡旅甲自己的著作,仅有他写给腓立比教会的书信保存下来,这是极有价值的文献,能帮助我们了解初期教会及坡旅甲本人。

一、坡旅甲的生平和教训

        坡旅甲大约生于主后69年左右。根据《坡旅甲生平》记载,他原出生于一个奴隶家庭,后来有一位名叫卡丽斯托(Callisto)基督徒贵妇,在异象中听了天 使的吩咐,就买下并收养了他。坡旅甲长大后,就成了卡丽斯托的管家。后来接受了她的所有的遗产。坡旅甲年少时,就跟从了使徒约翰,并和那些曾亲眼见过主耶 稣,亲耳聆听过主的教诲的人来往甚密。老约翰在世时,他多次聆听其教诲,与之交通。年轻的坡旅甲是士每拿教会的执事,在传讲福音的同时,也从事写作。不 久,又接续布克鲁斯(Bucolus),作了士每拿教会的监督。根据古教父特土良记载,是约翰指定他为士每拿教会的监督的,而另一位教父爱任纽则说,他是 从众使徒手中,领受了这个职分。

        坡旅甲作士每拿监督达半个世纪之久,为人纯朴、慈祥、谦卑,在管理神家的事上,尽职尽忠。在信仰上,他坚 守使徒传统,毫不妥协地反对异端,特别反对当时流行的、对教会危害很大的“诺斯底派”和“马吉安派”。二世纪教父爱任纽在写给弗罗伦努 (Florinus)的信中,生动地记述了坡旅甲的有关事迹。爱任纽和弗罗伦努都是坡旅甲的学生,但可惜,弗罗伦努后来陷入了异端。

       177年,爱任纽作了里昂教会的监督。他在信中说:我能详细描述出,这位蒙福的坡旅甲,当年讲道时所坐的位子,他怎样走进走出,他的生活方式,他的容貌,以及他向众人所讲的道。他也讲述他怎样和约翰,以及那 些见过主的门徒的交往情况,并从他们听到的关于主耶稣的事情,他所行的神蹟,他的教训……。蒙神的恩典,我那时专心听取这些事,并把它们记下来,不是记在 纸上,而是记在心上。并且蒙神的恩典,常常在信心里反复覆思想。”

       这段话是坡旅甲形象的一幅美丽的素描。爱任纽接着说:

        “我敢在神面前说,如果这位蒙福的、使徒所按立的长老听到这等事(指弗罗伦努陷入异端之事),一定会暴跳如雷,掩耳不听的,一定会从他所坐或所站的地方逃出去的。”
由此可见,坡旅甲对一切异端的憎恶,和使徒约翰一样。

       在坡旅甲殉道前不久,他曾到罗马,在街上碰到异端首领马吉安(Marcion),坡旅甲没有理睬他。马吉安趋前来问:“你认识我吗?”坡旅甲冷静地答道: “是的,我认出你是撒但的长子。”这句话是坡旅甲对付异端的惯用语,他曾针对异端这样教训说:“凡不承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反基督的(参《约 一》4:3;《约二》7),凡不认十字架为证据的,就是属于魔鬼的;凡肆意歪曲主的圣言,并且说没有复活和审判的,那种人即是撒但的长子”(注1)。

        坡旅甲虽然如此憎恶异端,但他却仍然爱罪人,包括那些误入异端的人。他曾说:“不要把他们当敌人看待,而应像对待弟兄一样劝戒他们”。他认为,只有这样,才 能感化他们错误的心,使他们重归正路。当时,在腓立比教会,有一位名叫瓦伦斯的长老和他的妻子,因被异端所惑,堕落了。坡旅甲对此感到痛心的同时,也仍然 对他们抱有希望:“瓦伦斯在你们当中作过长老,他竟不明白他所受的职位,……我着实为瓦伦斯和他的妻难过,但愿主赐给他们有诚实的悔改(《提后》 2:25)。你们对于这件事也要平和,‘不要以他们为仇人’(《帖后》3:15),当视他们为因过失而迷途的会友,唤他们回来”(注2)。慈父心肠溢于言 表。

       坡旅甲一生的主要工作,是完整地保留和见证他早年直接从使徒们所领受的信仰传统信仰。他曾给当时各地教会写过许多书信,但可惜所留传 下来的只有《坡旅甲致腓立比人书》。该书信的内容主要是勉励、劝诫当时处在风雨飘摇中的教会,当在信心上站立得稳,切勿为异端所迷惑,走入歧途。

       他特别告诫:“青年人要在万事上无可指摘,特别要视贞洁为第一,管束自己的身心,不蹈一切邪恶,最好是与尘世的种种情欲隔绝,因为‘一切私欲是与灵魂争战的’(《彼前》2:11)”(注3)。

       作为教会中年长的监督,坡旅甲深知教会中负责弟兄言传身教之重要。他们的举止言行,关系到教会在地上的见证。他谆谆教诲说:

       我们既然知道‘神是轻慢不得的’(《加》6:7),我们就应当遵守他祂的诫命,不丧失他祂的荣耀。执事们必须在他祂公义的面前,无可指摘(《提前》 3:2),因为他们是神和基督的仆人,而非世人的仆人,所以不可毁谤人,不可一口两舌,不可贪财,要在万事上有节制,具同情心,谨慎,依照主的真理而 行。……作长老的当仁慈和蔼,怜恤众人,指示迷路徬徨之人回归正途,照料一切弱者,不可怠乎寡妇、孤儿和穷人。凡在神和世人眼前认为善的,都要准备去作 (《林后》8:27;《罗》12:7)。……我们也当饶恕别人,因为我们都站在主和神的鉴察之中。我们将来也必站在基督审判台前,各人说明自己的事 (《罗》14:10,12),所以当用虔诚敬畏的心事奉神(《来》12:28)。(注4)

       这些话多么像保罗、约翰等使徒的口吻,叫我们听来是何等的熟悉和亲切!

二、坡旅甲的殉道

       当罗马皇帝安东尼庇乌统治时,坡旅甲为坚守其对耶稣基督的信仰,惨遭火刑而死,时年86岁。确切的殉难日是主后155年2月23日。

       坡旅甲为主献身后不久,士每拿教会在写给斐罗美伦教会的信中对他的殉道过程做了生动翔实的描述。

       当大逼迫临到士每拿城时,作为监督的坡旅甲身处险境,但他执意留在城中与弟兄姊妹同在。众人为了他的安全,苦苦相劝,最后总算说服他到一个小村庄暂避。在那 里,他和同行的几位弟兄,日夜为各地教会向神恳切呼求。在他被捕前三天,他在祷告中见到异象,看见自己的枕头起火燃烧。之后,他坦然对身边的弟兄姊妹说: “我这次必死于火刑。”

        由于有人出卖,罗马兵丁终于追捕过来。在坡旅甲等人的居所受包围之前,坡旅甲本有机会可以逃离,但他不愿意这样做,只是安静地对众人说:“愿主的旨意成全。”

       当前来捉拿坡旅甲的人冲进屋子时,他坦然无惧地从阁楼上下来,好言相待,并吩咐人摆设饭食接待来人。在临行前,坡旅甲只向捉拿他的人们提出一个要求:给他一 个小时去做祷告。得到允许后,他就地站立,仰天长祷至两个小时──为教会、为世人,也为那些前来捉拿他的人。所有在场的人,无不为眼前这位德高望重的长 者,言词恳切的祷告所感动,有些罗马兵丁,甚至懊悔前来逮捕这位圣洁、慈祥与敬虔的老人。

        坡旅甲被带入士每拿城后,遇罗马警探长希律和他 的父亲尼克特。二人让坡旅甲上了马车,引诱他说:“你只要尊凯撒为主,向他献祭,就可以保全性命,这对你的信仰有什么妨碍呢?”坡旅甲沉默不语。二人再三 逼问,坡旅甲斩钉截铁地说:“我不会听从你们的劝告”。希律恼羞成怒,猛然把坡旅甲推下马车,坡旅甲不顾自己跌伤的脚踝,昂然走入人声鼎沸的斗兽场。

       当坡旅甲走入斗兽场的大门时,忽听天上有声音说:“坡旅甲,当刚强壮胆,作大丈夫”。在场的弟兄姊妹也都听见这声音。

       罗马总督仍不放过劝说的机会,威逼利诱说:“只要你开口咒骂基督,我就释放你”。坡旅甲回答:“我事奉基督已经86年了,他祂从来没有亏待过我,我怎么能毁谤我的王,我的救赎主呢?”

        总督最后恐吓说:“你若再不悔罪,我就把你喂野兽;你若不怕野兽,我就用火烧死你”。
坡旅甲镇静地回答:“让野兽来吧!……你想用那转瞬即熄的火来威吓我吗?可你是否知道,当末日审判之时为恶人所预备的永火呢?来吧,按你的意思行吧,何必等待呢?”

       坡旅甲充满了胆量和喜乐,他的面容也因满蒙恩典而发光。总督对他的回答和勇气大惑不解,于是吩咐一个兵丁向法场四周围观的人群3次宣布:“坡旅甲自己已经供 认他是一个基督徒”。喊毕,在场群众,包括那些来自士每拿的异教徒和犹太人,都无比愤怒地高喊道:“这是亚细亚的教师,基督徒们的教父,我们神祗的毁灭 者,他教导许多人不要献祭或敬神”。

        他们当即请求亚细亚总督腓力放出狮子撕碎、吞噬坡旅甲,但总督说,这样作不合法,因他已经宣布当天的角斗大会结束。于是,群众又同声呼叫,把坡旅甲烧死。这样就应验了坡旅甲几天前祷告时所见的异象。

        当火堆燃烧起来时,坡旅甲从容脱掉衣物,听任刽子手将其捆绑。当行刑者要用钉子将他钉牢在木桩上时,坡旅甲说:“不用了,那赐我能力忍受烈火的神,必能让我挺立不动,比钉子钉的还牢靠”。这时,坡旅甲像一只将要被宰杀献祭的羔羊。

        在柴堆上,他仰天祷告说:“哦,全能的神,我称颂你!感谢你赐给我这一天,这一时刻,让我配得和那些为你殉道的众圣徒同列,与他们同享你基督的杯。如今我愿把自己摆在你面前,求你悦纳这一祭物。……愿荣耀归于你、圣子、圣灵,从今直到永远。阿们!”

       烈火熊熊升腾,在场的人看到一幅奇异的景象:烈火像被风鼓满的船帆,把坡旅甲包围在中心。火中人像烘烤著的面包,又像炉中的精金,周围的人闻到阵阵馨香之 气。刽子手大为恐慌,急忙用枪刺坡旅甲那没有烧着的身体,流出的血水竟然将火熄灭。残忍的罗马总督不甘心让信徒们收走坡旅甲的尸体,重又点火焚尸。爱任纽 后来提到当坡旅甲殉道之时,他正在罗马,忽然听到一个得胜的声音说:“坡旅甲已经殉道了”。

        当大火寂灭之后,士每拿教会的弟兄姊妹收拾起坡旅甲的遗骨珍藏起来。此后,信徒们每年在他的殉道日记念他,庆祝这位圣徒监督的真正生日。

注:

1. 坡旅甲:《致腓立比人书》第7章。

2. 同上文,第11章。

3. 同上文,第5章。

4. 同上文,第5、6章。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获富勒神学院哲学博士,现居夏威夷,从事教会历史研究、教学与写作多年。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