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来了

本文原刊于《举目》54期

天婴

       昨天中午LG说,现在电话上,朋友的名字越来越少,医生的名字越来越多。

晚饭时老妈说,人过了75岁,就一天不如一天。

        昨天晚上,医生也来电话,说B超显示我有2颗胆结石。一颗1.4厘米,一颗1.8厘米。

       我问医生:“为什么呢?”

       医生回答:“好问题,我也想知道”。

       过去的20年,我已经做过2个大的手术,难道这意味着要再来一下,起码再钻2个洞?我曾经嬉言最好给我肚子上装个拉链,需要动刀的时候方便。

        电影《非诚勿扰 II》李香山得知自己患癌症时说:我的命来找我了。难道我的命也悄悄地来了?

       放下医生的电话,我突然意识到我问了一个特傻的问题。让我差一点跌进李香山的陷阱。
病,原本就是生活,就像死亡一样,本来就是生命的一部分。

       病,迟早要来的。否则,保罗也不会说我们的身体是要一天比一天朽坏。

       带着满脑子对结石的无限想像,我在上帝的面前祷告:上帝,不要让我成为病的奴隶。不要让病的权势俘虏我。

       人的一生好像旅途,好山好水看尽了,就进入了沙漠。但是,卢云说沙漠是旷野也是天堂。

       沙漠是不毛之地,是魔鬼的地盘儿。天天写着干枯和饥渴的微博,时时发著死亡的短信。但是,沙漠却可以是天堂,在干枯面前,人开始面对自己真实的灵魂。在饥渴里,人开始审视那些自己以为可以解渴的东西。在死亡面前,人无法不问“我要去哪里?”,“死亡,你有意义吗?”。

       在荒漠里,上帝把早已放在人心里对永远的宿求打开。让人有机会在不高产,零效率的环境里幡然悔悟,进入真正的安息而清心依靠上帝。在绝望的荒漠里经历“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

       昨夜,我坐在病的荒漠里,上帝成为我唯一的专注,黑夜也无法颠倒我的思绪。爱,上帝的爱从天而降,我搭上通天的云梯,逃出魔鬼掌权的荒漠。

      病是真实的,软弱无需掩盖。

      爱也是真实的,爱的大能曾经,并且还会改写我前面的无数个“不能”。

       病来了,生命的花儿开了,人生的果子一天一天接近成熟。

       病来了,耶稣成为我的良人和闺密。

       软弱中,天使带我畅游永生之城,上帝为我插上信心的翅膀,穿越荒芜。

       人生,也许本来是这样的:

       经历霜雪,就结出甜美的果实。

       经历痛苦,就成为他人的祝福。

作者来自西安市,现住加拿大多伦多市。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