锥心的一问,结冰的怜悯

本文原刊于《举目》73期。

文/涌流

2014年2月27日上午,在深圳地铁蛇口浅水湾站出口的台阶上,35岁的女子梁娅突然倒地。事发50分钟后,宣布死亡。

据报导,梁娅倒地后,先后有7人自她身边经过,且留意到她,然而毫无作为。深圳地铁公司也有说辞:“工作人员不能贸然进行救助!”接到急救电话的120急救中心,到地铁口原不过5分钟路程,却“长跑”了几十分钟。蛇口人民医院离事发地,只有5分钟车程!

“扶不扶”?

2014年央视春晚播出了小品《扶不扶》,各大新闻媒体也多次报导了各地真人版的“扶不扶”事件。那些讹人事件(自己摔倒了,却反过来讹诈好心来扶的人),有来自山东烟台的、河南洛阳的、江苏南京的……这些丑陋的现象,不独是社会问题,更反映了人性。

早在耶稣时代,耶稣就讲过一个故事:

“有一个人从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强盗手中。他们剥去他的衣裳,把他打个半死,就丢下他走了。偶然有一个祭司从这条路下来,看见他就从那边过去了。又有一个利未人来到这地方,看见他,也照样从那边过去了。

惟有一个撒玛利亚人行路来到那里,看见他就动了慈心,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伤处,包裹好了,扶他骑上自己的牲口,带到店里去照应他。第二天拿出二钱银子来,交给店主,说:‘你且照应他;此外所费用的,我回来必还你。”(《路》10:30-35)

故事直击人性,更揭露了当时的宗教无血(生命)。

按照犹太律法的要求,祭司在供职之前、参加宗教活动之前,是不能触碰死尸的,否则就是“不洁净”。这也是为什么,祭司和利未人不去救那被强盗打伤、躺在血泊中的人,因为他们不知道他是死是活。他们如果上前施救,那人其实已经绝气身亡,或者他们未能将其救活,他们便成为不洁之人,不但不能吃祭肉,还不能上前供职。所以他们觉得,不如“洁身自爱”、绕道而过为上。对于他们来说,律法、祭祀、祭肉,均比生命更重,却忽略了律法的精髓——爱 。

祭司、利未人不救那急需抢救的人,还有另一个原因——他们不知道那人是什么族裔的。当时以色列人视外邦人为不洁,就像现代人认为妓女脏差不多。那个遇难者,不仅被打,血肉模糊,还被剥去了衣物,使人无法判断他为哪族人(衣服是重要判断依据)。

祭司和利未人无从辨认,又不敢触摸,结果是加快脚步,绕道而行。或许他们一边急行,一边默念:噢,上帝啊,我是没有办法呀!

然而,上帝并不听这样人的祈祷。

使徒雅各说:“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这样,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必有人说:‘你有信心,我有行为;你将你没有行为的信心指给我看,我便借着我的行为,将我的信心指给你看。’ 你信上帝只有一位,你信的不错;鬼魔也信,却是战惊。”(《雅》2:15-19)

江湖道义之外,要追求爱!

接下来,耶稣继续讲这个故事:“惟有一个撒玛利亚人行路来到那里,看见他就动了慈心,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伤处,包裹好了,扶他骑上自己的牲口,带到店里去照应他。第二天拿出二钱银子来,交给店主,说:‘你且照应他;此外所费用的,我回来必还你。” (《路》10:30-35)

一个撒玛利亚人(被视为“不洁”的人),拯救了一个濒临死亡的生命。背后的动力不是律法,而是怜悯,以及心底的道德感。

“视频显示,梁小姐(梁娅)倒下后抬头挣扎了2次,双手晃动,双腿向下挪动了两级台阶。看完监控录像后,梁娅80岁的老父亲梁庆余号啕大哭,捶著桌子说:‘你们为什么不救我小孩,梁娅死得好惨啊!’家属根据视频内容认为,梁娅倒下后并未晕死,还是有知觉的。”(环球网·国内新闻)

梁娅老父亲的一问,是锥心的一问!人类共同努力,就是为了在地球上建立地狱吗?现在的人,不仅不愿承担社会责任和道德责任,连“心中的怜悯”,也没有了吗?

怜悯本出自内心的爱,爱的源头便是上帝。人类需要在悔改中前进。人类需仰起头来,向上观看,才有低头耕耘的力量。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现居加州。从事牧会和文字事工。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