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触摸

本文原刊于《举目》53期

晓秋

我在午后的海滩上叹息

浪潮汹涌涌而至

记忆的暗流淹没了我

找不到你的踪迹

我惊慌不已

好像呛水的人

光线浑浊

心情下起绵延的冷雨

尘封的潘多拉盒子

被谁打开?

我随波起伏

抓不住一根水草

摇橹甚苦

船要沈沉了

日头悄悄漫过山岗

月色如冰消融

何时你已来过

我一地的鸡毛和眼泪

你都收拾好

装进了你的皮袋

我突然就稳妥了

晃动的影子变得清晰

你奇妙的手

曾摸过瞎子和大麻风疯病人

刚才也触摸到我

石头出水

枯枝开了杏花

网罗破裂

雀鸟从捕鸟人的网罗里逃脱

你的作为奇妙

这是我心深知道的

作者目前在一家文化传播公司任编辑.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