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相思

本文原刊于《举目》53期

章以诺

       不得不承认,我曾经害单相思很多年。现在偶然回忆起来,还真像阿娇(香港歌星,编注)说的那样:“很傻、很天真!”又好像小时候的玩具,当时是那样在意,长大之后再看,这故事竟然已经像别人的故事一样了。

不敢对她表白

        我读大学时,专业是服装艺术设计。大二开学的时候,在公交车上看见一美女,那么巧,跟我一个站下车。原来,她是我同校的学妹。

        利用学长的身份,我很快就认识了她。为了帮她,我做了很多的事情。我一心介绍她在校外发展,她亦非常努力地争取机会。

        她是模特班的班花,也是校花,还是一些服装、珠宝等品牌的代言人。我暗暗地发誓,努力在学业上长进,向她看齐。

        我在深圳国际服装设计师大赛上获了奖,我想到第一个报喜的对象就是她。她也很热情,对我说,回学校一定请我吃大餐。

        我赶在平安夜前夕回到学校,她真在大酒店里安排了一个浪漫的平安夜大餐给我。她说,那一晚很多人约她,她都推了。我受宠若惊,想入非非,但我不敢对她表白。

        我内心其实很自卑。那一晚穿戴在身上的,是宿舍的哥们凑出的最好的家当。我的父亲在我14岁那年突然病逝,我自己摸索著长大,靠奖学金、摆书摊、当业余演员,来维持生活。我有些特长和小聪明,总能挣点小钱。

       不久,我用我和她的名字,联名参加了国内外的设计比赛。居然老天眷顾,入围拿奖了。我和她接触的机会更多,我设计,她出钱,做了些演出服装。然后她找来资金,干脆成立了模特表演队,开始了周边城市的演出。她很忙,作业都留下来,我帮着做。每逢周末,她还要飞外地演出。我只有等待,祈祷她平安,而她总会带些 特产回来犒劳我。

        我一直小心地隐藏着这份情感,甚至用跟别的师妹交往来掩饰这份情感。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伤害了不少人。

梦这样破灭了

        转眼间到了大学毕业,我为了她,努力留校。然而最后我不得不去了北京。我在一家跨国设计公司工作,我一直努力,因我有一个梦想:“等我赚了钱,就去向她表白……”

        可现实真的很残忍!当我像一条城市快狗那样,奔波在北京城里,日夜兼职工作赚钱的时候,她已经是某城市的形象特使。她上了卫视,也开始拍电视剧。

        很多人觉得我已经发展得不错了,可我和她还是天差地别。有一次,她路过北京转机,请我吃饭。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是在“钓鱼台国宾馆”。那是怎样的一餐饭啊,竟然有60多道菜,20几个漂亮的服务员站在后面伺候着。所有的菜,味道早就忘了,还能记起的,就是那种奢侈的气氛。

        吃了那餐饭后,我在命运面前彻底低头服输,心底的梦就这样破灭了!

        不过我仍然小心地处理著这份情感。当她偶尔来电话关心我的终身大事,我即使已经有了女朋友,仍然会说:“没有,以后再考虑吧!”

        可能是由于她的存在吧,我在感情的路上,走得很不轻松。后来特别想出国,想走得远远的,忘掉一切的烦恼。可是越挣扎,越陷得深。去巴黎的梦想破灭之后,我靠酒精来麻醉自己,险些自杀葬送了自己。

        直到有一天,同行耿姊妹从澳洲回国,在公司将福音传给了我。当我听到耶稣的故事,竟然禁不住地感动流泪……

        经历了神的一些奇妙的带领后,我完全接受了耶稣。

        那年圣诞节前,窗外飘着雪花。我在一群兄弟姐妹的掌声里,下到水中。牧者问我:“你愿意与耶稣基督同死、同埋葬、同复活吗?”
我说:“我愿意!”

单相思治愈了

        我以为我一心跟随耶稣,就不会再软弱。可是,洗礼后有一天晚上,她突然打电话跟我聊爱情,继而问我有没有女朋友。

       我竟然心底还是那么在乎她,我很想跟她说“没有”。我心存侥幸——也许上帝会原谅我?
然而,就在那一瞬间,上帝居然干预了我。有真实的声音在耳畔,那样威严而慈祥:“不可说谎!”那声音“大而可畏”,我只有顺服的份!

        我就告诉她:“我前几天洗礼了,我现在是基督徒了。我本来想向你隐瞒我已经与人交往。但我正准备撒谎的那一瞬间,我所信仰的上帝,提醒我‘不可撒谎’。”

        她说:“真的不能撒谎?那好,我正想问你,有人说你一直暗恋、喜欢我,是真的吗?”

       我说:“几年来,你难道没有感觉到吗?”在差不多半个小时中,我述说了许多单相思时候的苦楚。她在电话的那一头,已经哭得泪汪汪。

        我一直不相信美人流泪,但我真听到了。

        她很感动地哭着说:“你给我3天的时间考虑。这个世界的男人都是爱色爱财,像你这样真正爱我的人,我再也没有遇到过。我3天后会找你的,给你一个交待。”

       其实,我并不在乎3天后她给我什么交待。我知道魔鬼来试探我,而上帝在将计就计来释放我。

        3天后,她在电话中说:“你那么好啊!我从前真是忽略了你!你可以为我再回来吗?你做我的助理,我不敢保证永远,但我保证作你2年的女友。”

       我觉得,如果我这样去做,是对爱情的亵渎,也中了魔鬼的试探。我说:“抱歉,我已经有女友了!要是从前,我肯定回去。然而现在我是基督徒,我不能这么做。”

        当我说完这句话,我的心突然无比轻松,像一下子卸掉了背负多年的重担。我因顺服上帝,单相思竟然彻底治愈愈了!

尾音

        虽然总总原因之下,我并没有同当时的女友走进婚姻。但是上帝带我到了南方,在千万人中,让我找到了祂为我预备的、最适合我的妻子。

        我们在教会举行了婚礼。她与我患难与共、相濡以沫。我们一起创业。2008年四川大地震后,我们又一起同赴四川灾区,做了一年多的志愿者,还险些一起丧命在灾区的泥石流中。
如今我妻子挺著大肚子,支持我响应神的呼召,出来全职事奉上帝。我们一生都会牵手同行,随时随事感受“上帝在我们当中”的平安与喜乐!

作者毕业于西安工程大学服装艺术设计。今居广东虎门。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