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假成真

本文原刊于《举目》74期。

文/李东光

BH74-31-7676-图1-李艾摄-20141105103346 宽600

付你报酬

这个主日,信仰探讨班的课已经上了一多半时间了,教室的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位中年女士。主日学老师惟诚皱了皱眉头,唉,主日学总是有许多迟到的。要是在大学……

惟诚在大学里教电脑课。其实在大学里也有迟到、旷课的,但总体来说,学生们知道自己已经付了高昂的学费,所以上课的态度十分认真。

可是教会的主日学,情况就大不一样了。惟诚所在的教会,坐落在城市的繁华地段,有许多新移民。每个主日,都有10个、8个新朋友。主日学的信仰探讨班,常常人满为患,30个座位的教室,经常要加椅子。

问题是,每一次都有新人来,也有旧人消失。这样快速流动的结果是,不管惟诚如何强调守时、别迟到,也不起丝毫作用。每当惟诚讲到关键处,总会被稀里哗啦的搬椅子声、说话声打断,真是感到很泄气。

今天,稀里哗啦的高潮已经过去了,惟诚也进入最后的归纳、总结。这时,那位女士走进来……惟诚只好递给她一份讲义,并简要地说明本课的内容。

课程很快地结束了,学员相继走出了课堂。只有那位女士仍然坐在原位,看着惟诚。她着装时尚,保养良好,但是眉宇间流露着幽怨和压抑。

惟诚走过去,问:“你好吗?有什么事情,我能帮助你吗?”

“有。”女士冷静地回答。她从包里拿出一叠纸,递给惟诚。“我需要尽快了解和掌握这些知识。纸上的许多问题,我需要知道确切的答案。”

惟诚接过来一看,是美国移民局对因受宗教迫害而申请移民的人,提出的与信仰有关的常见问题。

“你如果帮助我把问题翻译出来,并写上答案,我可以付你报酬。”女士补充了一句。

惟诚一听,哭笑不得:“我们不能做这样的事情。”

“为什么不能?”女士问,“我听说有些人,就是从教会买到了答案。我可能很快要上法庭,得尽快熟悉这些知识。你帮助我,我付钱给你,你的辛苦也得到回报,不好吗?再说,你们不总是说要博爱、有爱心吗?”

惟诚说:“基督徒的确要有爱心,但是不能作假,这是圣经的原则。这样吧,现在马上要开始主日崇拜了。你崇拜后留下来吃饭,到时候我们再谈,好吗?”

崇拜后,惟诚再去找这位女士,她已经不见了。惟诚看了看主日学签到的记录,在最后一行,没有电话号码和电子邮箱,只有一个英文名字:Jean。

Jean的烦恼

惟诚在教会寻找Jean的时候,Jean已经坐在家中。

BH74-31-7676-图2-by Milada Vigerova-photo-1422544834386-d121ef7c6ea8  宽400一想起两个月前发生的事,Jean的心就一阵痛苦。好好的一个家,最终还是破裂了。

其实很久以前,就风传她先生有外遇的消息,她都拒绝相信。她是教授的女儿。当年念大学时,就算不是校花,系里的首朵金花还是当之无愧的。追她的人趋之若鹜,可是她硬是选了那个家境贫苦的农村青年。

大学毕业后十几年,她在事业单位工作,先生下海经商。凭著能吃苦、胆子大,先生很快就捞了第一桶金,然后第二桶,以后就不论桶了,越赚越多……可是无论如何,他的第一桶金是靠着岳父的影响力才得到的。他怎么能、怎么敢变心呢?

可是后来证明,她的自信是靠不住的。钱多了,再淳朴的人也可能变质。先生借口公司忙,回家越来越晚,越来越少。最后先生提出离婚,理由是她不能生育。他家几代单传,要有人传宗接代,而秘书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

她虽然震惊、痛苦,但是忍痛接受了这个现实。对方也给了她一大笔钱。可是那个伤心之地,再也无法呆下去了。她请了长假,随旅游团来到了美国。

到了美国,Jean发现这里的空气清洁,PM2.5浓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蓝天白云,绿树红花,让人心安神定。

她想,自己孑然一身,钱也花不完,不如换个地方,换个活法。于是,她没有随团回中国,在美国“黑”了下来。

在美国的朋友告诉她,得到合法居留身份有几个途径,其中,假结婚,和宗教迫害避难移民的成功率较大。假结婚?她不愿意,弄不好产生财产纠纷,就麻烦了。宗教移民?倒可以试试。自己在国内也听说过基督教,说是让人变得更善良的宗教。

她向律师咨询。律师告诉她,先要找个教会,学习基督教的基本教义,因为移民官会考你,看看你是否真的信。还要弄一张受洗的证书,律师则会提供国内迫害基督教会的资料……

经朋友介绍,她先去了一个小教会。那个教会的牧师满口答应,收了Jean一笔钱之后,给她一些材料,让她背诵,也给了她一个证书。

后来Jean在律师那里一打听,这个牧师名声不太好,移民局已经对他有所怀疑。最好别用他的材料,另找一个正规点的教会。这样,Jean走进了惟诚的教会,走进了主日学教室。

真真假假

隔了几周,惟诚又在课堂上看到了Jean。这次她没有迟到。

主日崇拜聚会后,惟诚和Jean在餐厅坐了下来。

Jean对惟诚报以矜持的一笑,说:“上次不好意思,有事先走掉了。今天你有空的话,我想向你请教几个问题。”

惟诚说:“好的。”

Jean问:“听说贵教会的规矩是,在信仰探讨班上课,每次都要签到,上课至少10次,才能申请受洗。是这样吗?”

惟诚回答:“基本上是如此。可是有些人迟迟才来,来了就匆匆签名,为的是留下出席的记录,这就违背教会的原意了。教会定下这规定,是为了让人通过学习,真正了解基督信仰,不是走个形式。”

Jean不以为然道:“上20次课,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真心相信的,三次、五次就可能信了。假装相信的,上20次课也没用。”

惟诚:“你提到了一个关键问题:真信!我们希望来的人能真信,真正信耶稣,得到这个最美好的祝福。”

“可是你们怎么知道谁是真信,谁是利用教会?”

“人无法分辨真信假信,但上帝是蒙骗不了的。每个人也知道自己是真信,还是假信。那么你呢,你介不介意我问,你是真信还是假信?”

“我目前看重的还是居留问题。不过我很希望继续了解基督教。也许有一天,我会真信。”

“谢谢你的坦诚。美国的居留身份固然重要,但是天国的居留权、上帝子民的身份,更加重要。我希望你能如愿留在美国,更希望你能真正走进基督信仰……”

他们谈了很久。Jean觉得心境平和了许多。她意识到,她想利用的这个信仰,可能远远不只帮助她解决居留身份,更可能是她心灵最渴望的境界。

尾音

3个月后,Jean在受洗见证上,说到参加主日学的这段经历。她说,她的出发点是假的,只是想借此留在美国。然而在信仰探讨班上,她了解了真实的信仰;在教会里,她感受到了上帝的爱。

她说,教会弟兄姐妹的爱和坦诚感动了她,让她清楚地认识到,在上帝面前,一切的假都无法隐藏,只能用诚实的心来面对。

移民问题还有待解决,但是我已经不再焦虑了。她说。

作者来自中国东北。现在加拿大东部牧会。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