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有主爱充满在我心

本文原刊于《举目》53期

ALICE

       “唯有主爱充满在我心,我的心灵喜乐赞美主。在此盼望之地,充满喜乐之地,向主献上我的爱……主赐我一切丰盛恩惠,我心难以述说。我心灵喜乐地跟随主脚踪,向主献上我的一生……”

        这是我最近常常哼唱的一首歌。今年是我和先生信主受洗整整7年。回顾这7年的日日夜夜,一路的旅程,我们的心充满喜乐、感恩和甜蜜。是神带领我们走过一路的高山和低谷,祂的爱奇妙,祂的作为无人能测度!

回国安家

       从开始接触基督徒、被邀请去教会查经聚会,到我最后决定受洗,只有短短的两个月,因为我被基督的爱深深吸引了。有一天我看到《马太福音》10:30:“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我被震撼了,这是何等伟大、奇妙的爱!

       我脑海中出现了一位慈祥的老人,他用温柔的眼光看着我,没有话语,只有慈爱怜悯,仿佛在说:“孩子,我爱你,我在等待你回来。”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下来,当日就做了决志的祷告。

        2004年9月,我和先生在菲律宾受了洗。受洗后一周,我们就回了中国。

        我们曾经苦恼于未来向何处去。在弟兄姐妹的帮助下,我知道了要将万事交托给主,向祂祈求祷告,祂必指引你的道路。

        一个午后,我一个人在家,跪在床边祷告,请求主带领我们前面的道路。我非常期望能听到神亲自和我说话,但是我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祷告后的一个小时,我先生突然从公司打电话来告诉我,上海有个公司邀请他去面试。

        我真是欣喜若狂,因为我知道天父用这样的方式,回应了我的祷告。

        就在我们决定回上海后不久,我也收到上海一家公司的邀请。我更清楚地看到神的带领,祂要我们回上海。

        为了等我一起回国,先生推迟了他的面试日期。可是等我们回到上海,他去面谈的时候,那个职位已经招到人了。反而是我,回来后2周左右,就开始上班了。

        先生担当了安家的工作:找房子,熟悉环境,同时继续找工作。一个星期,二个星期……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可他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我们开始有些着急,甚至开始怀疑,那家公司是神为我们预备的吗?神真的让我们回上海吗?

        我们继续祷告。我们的神是慈爱,又很幽默的父亲。就在回国的第3个月,那个原先邀请我先生的公司,突然联络他,说现在有另外一个职位,他是否有兴趣?我先生去谈了后,彼此都很满意,很快就去上班了——同一家公司,但新的职位比原先的更适合我先生。

       主给我们的,超出了我们所求所想!就这样,我们顺利地度过了回国安家的适应期。

一切备妥

        当飞机驶离马尼拉的上空,我们的心里有长长的不舍,因为马尼拉有我们属灵的家,有我们的弟兄姐妹。当他们知道我们决定回国后,拥抱流泪,也为我们祝福祷告。因为对国内信仰环境的不确定,他们为我们担忧,担心我们找不到属灵的家,更担心我们就此离开了教会。
然而主为我们预备了一切。我们的新家,居然离教会很近。我们周日去做礼拜,非常方便。
主又奇妙地借着一个绕了好几道弯认识的弟兄,帮助我们联系了团契,让我们一点点成长——从什么都不懂,到慢慢开始在团契中带领诗歌、查经,开放家庭……神让我们跟随祂,与祂同工,更借着各样的事来熬练我们的信心。

自然生产

        我和先生结婚后一直没有要孩子。在不认识主的时候,我一直觉得孩子是个麻烦,生命苦短,何必再生个孩子,让他也来这个世上受苦呢?

        信主后,我们才知道,孩子是上帝的祝福。我开始转变,预备要孩子。然而我有过一次宫外孕,使我右侧输卵管有了问题。也就是说,我怀孕的可能性只有正常人的50%。为此,我们夫妻迫切祷告。弟兄姐妹们也为我们祷告。

        等待是难熬的,我也曾怀疑祷告有没有用,但有一句话常常在耳边提醒我:我们对人可以失望,对神永远不要失望。

       2008年,我终于怀孕了!孕育孩子及生产的整个过程,让我体会到人受造的奇妙,以及人的有限和渺小。

        我的个性比较急,喜欢什么事都提前安排妥当,考虑问题也比较多。其实说直白些,就是有什么事情都靠自己。在生产前的几个月前,考虑到自己是高龄产妇,更担心意外和生产的疼痛,我早早在医院里找了熟人,希望能够剖腹生产。

       虽然有很多姐妹劝我:“自然生产对大人和宝宝最好的。还是尽量自己生,神会保守的…… ”可我还是忧心忡忡,担心自己不能顺利生产,总想在尽可能的情况下,把一切按照自己的意愿安排妥当,完全忘记了神说:“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 的聪明 ﹔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箴》3:5-6)

       孕妇在产前有一堂培训课,医生详细介绍了自然生产的的过程,鼓励孕妇自然分娩。当医生讲到宝宝是如何的聪明,会自动在子宫内转动身体,和妈妈相互配合,一起完成生产过程……不知道为什么,我不住地流眼泪。可能是被如此美妙的生命感动,也在自然生产和剖腹产中纠结。

        我还是和熟人医生约定了在12月12日入院剖腹产。可那一年正好赶上了国内的生育高峰,各个医院的床位非常紧张。就在预备剖腹的前3天,医生打来电话,说我必须提前两天入住医院,才能得到预约的那种病房。我同意了。

        入住医院的当天,按常规检查了身体,预备两天后动手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想起,朋友说,动手术一定要送红包给麻醉师和医生,而且要提前送,开完了送就没有用了。

        我开始犹豫,我知道按照圣经是不能做这种事的。可是明摆着,这又是国内的潜规则。经历了内心的挣扎和波动后,我和先生一起祷告,决定不做神不喜悦的事情。

        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当天的半夜,我的羊水就破了。在医生到达的半个小时前,我的宫颈从1指一下开到了8指。医生说,没办法剖了,你准备自己生产吧!

         从开始阵痛,到最后生产,整个过程也就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按医生的话说,像你这样快生第一胎的,还没见过。

        当我被推出产房的时候,我旁边那两个已经阵痛了10多个小时的产妇,还在苦苦等待孩子的出生。

        别的产妇生完孩子,都觉得身体虚弱、疲乏,我却特别喜乐、兴奋,想开口唱歌赞美主,和大家分享神的奇妙带领,“……我要因耶和华欢欣,因救我的神喜乐。主耶和华是我的力量,祂使我的脚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稳行在高处……”(《哈》3:18-19)

微声得闻

        常听弟兄姐妹说,一人信主、全家蒙福。我和先生回国后,常常与父母、家人分享信仰,希望他们早日信主蒙福。父母没有阻拦我们,但也对我们的信仰有所保留。

       神有祂自己的计划和时间。2006年的春天,我父亲突发心肌梗塞,送医院抢救。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

        我和先生赶去时,我父亲身上插满了管子,身体非常虚弱,但意识清醒。我和先生就在病房为他祷告,给他讲耶稣。我对父亲说:“因为罪,我们和神远离。但只要我们愿意悔改,神就会救我们。我很爱你,希望你能信主,我们一家人以后可以在天堂相见。”

        我父亲微笑着,用微弱的声音说:“好,我认罪。”

       父亲非常爱我,我想他是为了安慰我,才这么说的,不确定他到底信不信。

        然而,就是这样一句微小的、软弱的声音,神也听见了。

        第二天一早,我父亲要接受心脏支架手术。就在凌晨6点19分,他的手机收到一条不认识号码发来的短信:“被惦记是温暖的,被祝福是快乐的,被祈祷是神圣的,被保佑是安全的。您是被我惦记着、祝福着、祈祷著、保佑著的。愿健康属于您。”

        是谁呢?谁又会说“您是被我保佑著的”呢?我和父母生活在不同的城市,也没有弟兄姐妹知道我父亲的手机号码,我父亲更不认识什么主内的朋友。当我想要按照那个号码拨打回去的时候,父亲手机上的号码记录竟然消失了!我和先生坚信,这是神亲自给的话语。

        我父亲自己是医生,他对手术台上会发生什么,想得比普通人要多得多。这段话给要上手术台的父亲,还有我们全家人,莫大的安慰和鼓励。

        手术非常成功,我父亲很快康复。

        我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因此都先后信了主。

意外回答

        公公、婆婆信主的问题,也是我和先生心里一直放不下的。今年是我和先生信主的第7年,也是为公公、婆婆祷告的第7年。7在圣经中,是“完全”的意思。就在我们一直苦苦祷告,甚至觉得没有太大希望的时候,在4月的复活节,我的公公、婆婆也受洗归主了。

        公公、婆婆是非常朴实、善良的老人,虽然没有受过太高的文化教育,但总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他们参加过我们的小组查经,只是每当说到信仰的时候,他们就说:“你们读的圣经,我们也听不懂。你们都是有高知识文化的人,生活不愁,闲暇找个精神寄托。我们就算了。”

        我和先生只有继续祷告,也常常惭愧,我们自己的见证不好,阻碍了他们的信主。

        这两年,为了帮助我们带宝宝,婆婆常住在我们这里。她会带宝宝在小区里,和其孩子一起玩、晒太阳。一个看似很巧的机会,她认识了小区里另外一位带宝宝的姨婆,并且聊得很投机。那位姨婆也是信主的,也给我婆婆讲耶稣。

       当她听说我们都信主后,对婆婆说,“你真有福气,儿子、媳妇都信主!你也要赶紧信主啊,全家都很蒙福的。”

        我婆婆以前总觉得:基督教是国外回来的人信的。怎么没有什么文化的姨婆,也信呢?论文化程度,她还不如婆婆呢!她竟然也能读圣经,懂这么多圣经上的道理!

       复活节前,受圣灵的感动,我先生试着问婆婆,是否愿意受洗。她的回答,是我们没有预料到的:“好啊!我愿意!”

        过了几天,婆婆对我说:“你爸也想洗,行不行?我和你爸说了,我一辈子都听你的,这次你听我的,一起受洗、全家蒙福!”

        我们真是张大了嘴巴!吃惊之余,唯有赞美、感谢神。

        就这样,我公公、婆婆也成为了主的儿女。

尾音

        回想这7年来的一幕一幕,有太多太多“巧合”,我们却深知,这是主的同在和祝福。在这世上寄居的日子,神不仅给了我们永恒的盼望,也让我们经历地上丰盛而活泼的生命。我们如诗歌中所唱的:我们要心灵喜乐地跟随主脚踪,向主献上我的一生!

作者是南京人,现在上海一家投资咨询公司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