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边缘,幸而有耶稣陪伴

KONICA MINOLTA DIGITAL CAMERA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5.11.30

文/欢然

KONICA MINOLTA DIGITAL CAMERA
KONICA MINOLTA DIGITAL CAMERA

初信时不懂得去服事别人,都是接受服事。

妈妈每天晚上与我一起祷告,由于那时我还在病中,她总是祷告说:主啊,你为她铺床……我心里有些惶恐,我怎么配主来铺床!后来读经,发现《诗篇》中有相似的祷告(参看《诗篇》41:3),心里才平安了。

主不仅亲自服事我,也感动教会肢体来服事我。记得他们第一次上门探访,临到前半小时,妈妈才告诉我,我一听就大发雷霆,一个人关在自己的房间不肯出来。直到他们来了好一会儿,我才自己出来了。

住在精神病院那会儿,最盼望的是每天下午的亲友探视时间,使自己可以有那么一段时间接触正常人。教会弟兄姊妹常来,与他们一起时,我可以感受到他们对我有一种发自内心、源于天国的爱,使我很受安慰。

跟他们谈天,说得最多的就是他们的信仰经历。每次听过,我就想,自己也经历一下上帝的帮助和带领有多好!教会的祷告会、查经会对我有极大的吸引力,每次参加过后心里都很平静释放,不像平时那么病态地烦躁不安。

大姐细致的关怀

接待教会的是离我家不远的一位大姐。大姐是公务员,对人热心细致,每次都鼓励我多发言,把心里话说出来,还提前告诉我要讨论的经文,让我事先预备问题和感想。

夏天,我走到她家,她总是安排我坐在空调能吹到的地方。十几年后,她家搬到更大些的房子里,离我家远了,有天我半路上遇大雨,没带雨披,就用手机联系她,她很快就送来雨披,我这才骑车到了她家聚会。

我1992年信主到现在20多年,期间经历教会的分分合合,但大姐和我最早接触的那批基督徒中,有很多现在还坚持为我代祷,虽然我已经没有与他们在一个教会聚会了。有个与我一直一起聚会的姚阿姨,只要一发现我灵里软弱,就马上悄悄地告诉他们为我祷告。

我生病之初,心里很自卑,觉得自己不正常,没有信心,但大姐家4、5岁的儿子不嫌弃我有病,常常跟我玩。后来上了小学做作业有不会的就问我,我只要祷告,都能做出来,连我过去做不出来的智力附加题也不在话下,这给了我对上帝的信心。

在大姐家听过很多海外和港台来的传道人的讲道,宋尚节牧师的小女儿宋天权出国前也来分享过信息,他们的属灵经历对我很有造就。

7046-图2-7046-By Kymme.R40

阿姨们的榜样

大姐的妈妈快90岁了,那时家里还有老母亲,她经常叫我们去她家祷告,跟我谈她的信仰经历,她怎么信的主,怎么火热守独身,怎么在解放后逼迫中软弱嫁了人,怎么卖报养活两个孩子……

对我帮助最大的,是她对我说基督徒不能自杀,自杀不能进天国,这对我自觉地抵挡自杀的念头很有好处;她还总是说不要发怨言,要多数算恩典,否则会像以色列人在旷野绕圈一直进不了迦南,我于是常常以此提醒自己,想抱怨时就赞美上帝,多数算恩典。

老阿姨高度近视,戴着玻璃瓶底一样厚的眼镜,看圣经时要把书凑近眼睛,她慈爱无比,像我的亲奶奶一样待我。

还有陆阿姨和王阿姨,陆阿姨是老年点教会负责的,有几次被公安局叫进去过,我很为她担心,她倒是不在意,照常事奉,只是有一段时间总是觉得有人跟踪她,让我们代祷。

王阿姨与我妈妈是同一代人,有一只手年轻时就被火车轧断了,在家干家务只能用一只手,但不但全干下来了,还养大了一双儿女,很了不起。

还有一位在各地往来服事、后来出国游历服事的张阿姨,在牢里待了几十年,一生未婚未育,一出狱就服事上帝,我最喜欢听她讲道,满有圣灵来的能力,直捣魔鬼的巢穴。

这些老阿姨都是当年亲耳聆听宋尚节弟兄讲道,在恩典院受过造就的,她们很有信心爱心,充满对上帝国的盼望,虽然都八九十岁了,还是为上帝家尽忠。

面对冲击

那时常常有消息传来政府对家庭教会有冲击行动,有一阵,大姐秘密把教会的书籍转移到我家,那阵子我们打电话时不能说白话,要用暗语,怕被窃听。

有几次大聚会因着消息泄露不得不取消。我妈妈嘱咐我说:要是有一天被逼迫,被问起为什么信耶稣,就说自己有精神分裂症,不信耶稣就好不了。那时我们是秘密做信徒,虽有无奈,但心中有主就有格外的喜乐和平安不断涌流出来。

我那时很羡慕做圣工,想为主做些什么,有一次聚会交通,我问怎么事奉上帝,有弟兄回答,耶稣说:“信上帝所差来的,这就是做上帝的工。(《约》6:29)我于是知道,即使我什么也不能做,只要我信祂,好好活着就是事奉祂,就是见证!虽然魔鬼一直想让我去自杀,但上帝总是把我带到平安的路上,要赐福给我。

献上自己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听了《罗马书》12章1节的讲道,我把自己当做活祭献上了,于是开始学习事奉上帝。

记得第一次叫我带领诗歌敬拜那次,我很兴奋,想起自己以前当班长常常在讲台上讲话,于是那种记忆又复活了,准备了半天,还写了“台词”……却被告知带诗歌要带大家进入用心灵通过音乐向上帝赞美敬拜,不能多说话。

我突然觉得自己什么也不能,什么也不会了,只能谦谦卑卑地寻求上帝的带领,心里是有点压力的,站在台上,常常想缩到讲台下面去,于是在心里祷告说:主啊,求你的圣灵来代替我吧!你的工作你来负责。

这样一祷告了反而心里没压力了。奇妙的是,虽然每次带诗歌敬拜时,经常没有与带祷告的和讲道的肢体事先沟通,但选定的诗歌和我的敬拜主题,总是能与他们的主题完美相合,我真实地感到了耶稣的陪伴。

现在我带领敬拜之前总是更多地祷告,更多地降服在上帝面前,不求言辞多么华丽,只求自己能进入与主的同在中,也把会众带进这样的同在中,把自己隐藏在上帝里面。

后来,我开始带查经,最初也只能将自己领会的一点拿出来分享,然后就是让大家讨论一下,之后我在网上查到很多有关资料,于是博览众家,真是很觉得益处,于是又专门依靠资料,自己不想什么了。

这样一段时间,老同工又帮助我学习释经查经方法,于是开始有点进步了。每次准备查经前其实头脑里根本什么都没有,一点一点地祷告,才慢慢可以一点一点写下来,而且越写越多。居然有了接上活水的感觉。

因此,查经结束时心里都很兴奋,觉得辛苦没有白费,不由自主地期待着下一次的服事。

小子考验爱心

再后来又带小子班,我以为是带带小孩子,只要真心爱他们,就能带好——但这真心有多少,上帝把真相揭示出来了:

第一次带主日学,孩子中那个没了父亲的胖胖调皮,被我责备哭了,就激动起来要去找妈妈。为了阻止他出门影响聚会,我揽过他来拥进我怀中,但当他眼泪鼻涕快沾上我的衣服时,我心里有一分犹疑:我这件衣服可是刚买还没有穿过几次的啊!

由于受大姐的影响,我申请单位分房时,专门祷告要用来接待上帝,果然分到房子。起初是把自己的房子完全交给教会,自己不管了,后来存了点钱,上帝也让我装修起来。照样接待,但是事情开始多起来了:要做卫生、要跟人沟通……有很多琐碎事。

7056-图3-By cohdra-file4951249447384.

最让我担心的是,房子里的新家俱、新墙面会否弄脏弄破。但我也想好了:弄脏弄破后我可以找人修补,而且找谁都想好了。

不出所料,没有几天,小孩子居然把墙壁当作了画纸,在上面施展绘画天才。不过还好,感谢主,主给我提示,我自己动手也修补好了。

后来,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一年过去,我准备的修补计划基本上没有用上。

清洁除去烦躁

小子班的同工老师都很注意不让小孩子碰坏东西,还对他们提出很多要求。我是觉得尽量让他们释放比较好,所以有时候,也跟老师唱反调。

我是希望大家在我家聚会时能感受到温暖和享受,于是想给大家一个最好的环境。

正好我们部门来了个新同事,很爱干净,地上有一根头发她也不舒服。本来很不喜欢她加给人的压力,觉得她是“洁癖”,碍于面子没有跟她翻脸,后来被影响居然开始喜欢干净了。

教会里一个干家政的姚阿姨还手把手教我收拾地板,于是我开始学习做清洁工,趴在地上用抹布一点一点地擦地,一个同工还送来地板清洁液。

这期间,我受到一个“一桶水擦一辆车”的公益广告的启发,用两桶水擦地:一桶专门用来洗脏抹布,加入消毒液,并不断换水,另一桶放清洁液,抹布干净后在这桶里过一遍。于是体会,打扫卫生也是有学问的。

本来,我一直觉得清洁工的工作不重要也很简单,从来不注意他们,甚至觉得他们脏;但这之后早起上班时,我开始注意路边那些更早起的清洁工。

有一个老清洁工负责擦那条路上的电线杆子,他很认真地一直擦到地,还用水冲干净地面;还有一个女清洁工,每天一干完活就坐在一个角落里,在一个小本子上写东西,也是非常认真,我真是好奇:她在写什么呢?说不定是未来的作家呢!

当然开始难免有烦躁,不喜欢做这些琐碎的事,觉得浪费时间,后来上帝渐渐拿走烦躁,当我甘心做的时候就有平安和喜乐临到了。

这些都是上帝对我外在的训练,上帝更在乎的是我的内里如何,祂一直在我的内心工作,使我的里面不断改变。虽然我只是一个小姊妹,在教会中很不起眼。

当我服事的效果好时,上帝会提醒我不要骄傲,我一骄傲,祂就管教使我不得不认罪回转;我脾气不好,有时要发作,上帝会让我想起摩西盛怒中击打磐石,最后因此而不能进迦南;我不知不觉中显露自己、嫉妒同工,上帝马上会光照我,剥去我的假冒为善,让我看到自己的本相。

我越服事越是觉得自己的缺乏和无能,上帝的万有和万能;越是觉得自己全靠恩典,总是在爱上帝爱人上有亏欠……

幸而一直有耶稣陪伴、带领着。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为合资企业英文翻译,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

1 Comment

1 Trackback / Pingback

  1. 自杀边缘,幸而有耶稣陪伴-大雨头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