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智商与基督特质(钟兴政)2016.06.27

文/钟兴政

本文原刊举目》官网2016.06.27

图1-by LoSchmi-graffiti-429318_1280

基督徒需要了解文化智商(Cultural Intelligence,简称CQ)吗?基督徒领袖应该从文化智商的角度,思考如何调整传福音的策略吗?

 

CQ是什么?

文化智商近年来受到各界的重视。文化智商是什么?根据维基百科:

“文化智商可以被定义为一种跨文化的理解和有效的工作能力……这个词最早源自Soon Ang与Linn Van Dyne两位教授的研究。”(注1)

台湾近年来对文化智商也有诸多讨论。

网络作家张苡絃,用文化智商检讨了台湾深层的种族与文化歧视问题。她提出了文化智商的定义是“测量一个人在不同国家、不同民俗与不同组织文化中,能否有效运作的能力”(注2)、“文化智商是能够跨越界限,在不同文化中茁壮发展的能力。”(注3)(注4)

图2-张苡絃- 取自张苡絃脸书

为何很重要?

除了IQ、EQ之外,CQ亦被视为全球化时代的必要能力。文化智商强调对于不同文化的“理解力”与“适应力”。文化智商为什么这么重要呢?

图3-DThomas 2010

大卫.汤玛斯(David C. Thomas)在他的《CQ文化智商》著作中说,具有高文化智商的人,会有以下的表现(注5):

1. 知道同一件事情在不同文化所表现的差异。

2. 可以从个人经验、阅读心得中,举出文化差异的案例。

3. 喜欢和来自不同文化的人交谈。

4. 有能力精确地了解来自他文化的人的感受。

5. 能够试着从异文化者的观点来看事情,借此了解对方。

6. 可以改变自己的行为,以适应不同的文化情境和人。

7. 可以接受延迟,不会因此生气。

8. 在和异文化的人互动时,很清楚自己运用了哪些文化知识。

9. 可以想到很多文化对自己及异文化者的行为所造成的影响。

10. 在不同文化的情境中,或与来自不同文化的人相处时,很清楚自己需要谋定而动。

 

两者的比较

本文伊始,我问:“基督徒领袖可以从文化智商的角度,思考如何调整传福音的策略吗?”笔者所说的基督徒领袖是指谁呢?

欧格理牧师(Greg Ogden)在《合神心意的领袖》一书中说,基督徒领袖的定义是:“具有基督样式影响力的人。”所以,我们说的基督徒领袖,就不只是指教会的长老或牧师,而是包括了所有“具有基督样式影响力的人”。

如果拿大卫.汤玛斯列举的10项高CQ特质,和基督的样式比较,我们会发现,其实这些特质,都是21世纪的基督徒领袖应有的基督样式。

让我们从《腓立比书》出发,进一步探讨这个问题。

《腓立比书》2:1-8论到基督耶稣,是这么说的:

“所以,在基督里若有什么劝勉,爱心有什么安慰,圣灵有什么交通,心中有什么慈悲怜悯,你们就要意念相同,爱心相同,有一样的心思,有一样的意念,使我的喜乐可以满足。

“凡事不可结党,不可贪图虚浮的荣耀;只要存心谦卑,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各人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

“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祂本有上帝的形像,不以自己与上帝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如果总结一下,《腓立比书》2:1-8里像基督的特质有:慈悲怜悯、安慰劝勉、喜乐、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看重别人,谦卑虚己、顾别人的事等等。就此和大卫.汤玛斯的特质比较一下:

 

奇妙相似性

大卫.汤玛斯10项高CQ特质 具有基督样式影响力的人的特质(《腓》2:1-8)
知道同一件事情在不同文化所表现的差异。 注意到教会会友和教会以外的族群的差异(各人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
可以从个人经验、阅读心得中,举出文化差异的案例。 可以清楚叙说教会会友的世界观和福音对象的世界观的差别,并且可以举出实例(只要存心谦卑、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
喜欢和来自不同文化的人交谈。 主动接触福音对象,与之交流(基督里劝勉、爱心安慰)。
有能力精确地了解来自他文化的人的感受。 和福音对象谈话时,能明白对方的感受(圣灵交通、心中慈悲怜悯)。
能够试着从异文化者的观点来看事情,借此了解对方。 和福音对象谈话时,如果有不同观点,能从对方角度来理解(存心谦卑)。
可以改变自己的行为,以适应不同的文化情境和人。 若和福音对象沟通有困难,会改变自己,例如,学习其他语言(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
可以接受延迟,不会因此生气。 面对延迟可以处之泰然,例如福音对象不守时等(自己卑微、存心顺服)。
在和异文化的人互动时,很清楚自己运用了哪些文化知识。 传福音时,清楚知道哪些是基督福音的核心真理,哪些是文化方面的交流(有一样的心思、有一样的意念)。(即“在真理上描述清晰并清楚界限,在文化差异上彼此接纳”。编注)
可以想到很多文化对自己以及异文化者的行为造成的影响。 能敏锐察觉自己和福音对象的内心感受,不停留在表面礼仪或客气的层面(凡事不可结党、不可贪图虚浮的荣耀.只要存心谦卑、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
在不同文化的情境中,或与不同文化的人相处时,很清楚自己需要谋定而动。 面对福音对象,有具体的主动的行动,像基督道成肉身来到世界一样(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

 

看了以上的对比,我能肯定地这样说:

具有基督样式影响力的人,必定拥有较高的文化智商。而“基督徒领袖若是可以从文化智商中学习看到自己的优点和缺点,进而调整传福音策略,这对21世纪的福音工作和上帝国的拓展,应该是一项重要的助力。

 

注:

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ultural_intelligence 2015/6/17

2. 参 P. Christopher Earley, Soon Ang (Author), Cultural Intelligence: Individual Interactions Across Cultures, (Stanford Business Books, 2003).

3. 参《全球化新时代,需要“文化智商”》,狄雨霏对朱莉娅·米德尔顿(Julia Middleton)的采访稿。2014年7月14日。http://cn.nytimes.com/culture/20140714/c14middletonqa/zh-hant/

4. 编者在发稿前,曾与张苡絃联络,确认以下报导中所谓“收集许多学者的说法”,是分别引用自上述注2与注3的来源。《“听过CQ文化智商吗?”张苡絃:国际观还有更重要的》,ETtoday东森新闻云,http://www.ettoday.net/news/20150422/496487.htm#ixzz4CRbwYlnQ

5. 《CQ文化智商:全球化的人生、跨文化的职场──在地球村生活与工作的关键能力》 ,大卫.汤玛斯(David C. Thomas)、克尔.印可森(Kerr Inkson)著,吴书榆译

 

作者现任美国麻州罗威尔华人圣经教会华语牧师。

【讨论】:对于作者提出将大卫.汤玛斯的 “ 10项高CQ特质 ” 与 《腓》2:1-8 中 “具有基督样式影响力的人的特质” 的对照比较,提出你的评论、启发或联想应用。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