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制代表属灵吗?(黄奕明)2016.08.17

文/黄奕明

本文原刊于《举目》79期及官网2016.08.17

BH79-03-8320-图1-by jiangmillington-holy-communion-1146944 W1000

虽然,《加拉太书》5:22-23所记载圣灵所结的果子,最后的一种叫做节制,但节制不是修身养性的结果。

节制也不同于禁欲主义,正如《歌罗西书》 2:23所言:“这些规条使人徒有智慧之名,用私意崇拜,自表谦卑,苦待己身,其实在克制肉体的情欲上是毫无功效。”

真正的节制是让圣灵作主——基督教并不禁酒,但是醉酒就是没有节制;也不鼓励暴饮暴食,或是荒宴,浪费金钱在服事自己的肚腹。节制让我们可以追求过简朴的生活,把省下来的金钱做更有意义的事情。

 

在意志的使用上不同

“凡较力争胜的,诸事都有节制,他们不过是要得能坏的冠冕;我们却是要得不能坏的冠冕。所以,我奔跑不像无定向的;我斗拳不像打空气的。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林前》9:25-27)

运动员锻炼身体,是有目标的。举凡肌肉的训练、耐力的考验、心理上的建设等,都是为了争取胜利。求胜的意志是这一切的驱动力。保罗引用这个例证来说明基督徒要像这样去传福音,做为生命的目标。

但是,什么叫做“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这与克制有什么不同?

节制是圣灵的果子,是内在生命的改变,因此属灵操练与一般身体的锻炼不同,在意志的使用上不同——不用苦苦挣扎,而是安静顺服。

BH79-03-8320-图2-by Unsplash-helicopter-983979_1280

倪柝声在《属灵人》中,认为魂有三种功用:意志、心思和情感。

意志是出主意的机关,是我们的判断力和意愿的表达。心思是发出思想的机关,是我们的智力、聪明和知识。情感是我们的爱好、恨恶、感觉机关。(注1)

人的意志作决定,发表我们整个人的意思。宇宙中有两大相反的意志,分别来自上帝和撒但。上帝给人自由意志做选择。(注2)

人当初堕落是因人的意志背叛上帝的旨意,人现今得救,是人的意志再归服上帝。除了上帝赐给我们的新生命之外,意志归向上帝,就是救恩的最大工作。(注3)意志完全降服于上帝,是一生追求和成圣的至高目标。倪氏说:

“信徒属灵生活达到最高点时,就是他能自治。平常所说,圣灵在我们里面作主的意思,并非谓圣灵自己直接的管治我们这个人的任何部分……

“当信徒真正属灵结圣灵的果子时,他不只在他身上(魂)表明仁爱、喜乐、温柔等,并且,也是显明他自治的能力。外面的人虽然纷乱,现今完全被征服,完全顺服人的自治——照着圣灵的旨意。”——倪柝声,《属灵人》(下册),第4章“到自由之路”

按照倪氏的说法,节制就是自治,也是圣灵的管治,因为人的灵的功能为:良心、直觉和交通(指与上帝的交通,就是敬拜)。(注4)直觉是灵的知觉,是圣灵工作的机关,能分别是非,并且用不着心思观察、考究的帮忙,因此,在属灵的事上,与他天然的知识无关。(注5)

倪氏据此指出 , 性质不同不能交通,人要敬拜上帝,与上帝交通(参《约》4:24),必须有与上帝相同的性质才可以。(注6)人堕落后他的灵就死了,不能与上帝交通;却向撒但活着,与邪灵相合,接受邪灵在他们里面运行。(注7)

人灵还有第三个功能,就是良心,是分别善恶的机关。(注8)人堕落后,直觉和交通完全死了,但人的良心,却依然有一丝活动。在救赎的工作中,圣灵唤醒人的良心,叫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而自责。(注9)

倪氏又说:

 “灵是需要意志管治的,像人其他的部分一般。惟有当信徒的意志更新,满有圣灵能力的时候,他才能支配自己的灵,不让其失去正当的地位……

“我们说灵管治全人,是灵的直觉是表明上帝的旨意的,所以,灵因着上帝旨意支配了全人(意志在内)。我们说,意志管治全人,意思是意志按著上帝的旨意,而直接辖制全人(灵在内)。此二者在经历上,完全是相合的。”——倪柝声,《属灵人》(下册),第4章“到自由之路”

在这样的灵魂体三元人观中,到底哪一个我才是真正意志的主宰?是人的灵制伏自己的魂?还是重生的信徒用意志去管治自己的灵?自治可能吗?

难怪梁家麟要批评倪氏的属灵人完全否认人的天然,单由上帝的灵主宰人的灵,或说上帝的灵与人的灵相联合,上帝的旨意、性情与生命完全取代人的旨意、性情和生命,人已成了“非人”不再是“人”。

因此,属灵人非但陈义过高,非人所能企及,甚至在根本上不具备实质内容。而“仅是对照属魂基督徒以反题(antithesis)形式存在,即一个虚拟的理想”。(注10)

如果不把意志说成是属魂的机关,那么节制与意志又有什么关系呢?约翰.派博(John Piper)在他的《渴慕神》一书中提到:“基督徒的禁食源自一种对上帝的思慕之情。”

是的,他说的是禁食,不是节食,这种刻苦己心的属灵操练,不是积功德,也不是与上帝交易,而是舍己的操练。

许多基督徒会在大斋期(Lent)进行禁食。现在的形式不再是不吃不喝;有的年轻人禁的是脸书等社群媒体,我最近则把上星巴克喝拿铁咖啡的习惯给禁了;这也像不看电影,不是为了比别人圣洁,而是为了主,舍弃一项嗜好。

BH79-03-8320-图3-by Shannon Shih-IMG_7901-BH79 W1000

但是,节制本身并不是目的。作为圣灵的果子,必须是荣神益人的,把空出来的时间拿来默想亲近上帝,把省下来的金钱拿来帮助人。这正是《以赛亚书》58:6-12所言:

“我所拣选的禁食不是要松开凶恶的绳,解下轭上的索,使被欺压的得自由,折断一切的轭吗?不是要把你的饼分给饥饿的人,将飘流的穷人接到你家中,见赤身的给他衣服遮体,顾恤自己的骨肉而不掩藏吗?……

“你若从你中间除掉重轭和指摘人的指头,并发恶言的事,你心若向饥饿的人发怜悯,使困苦的人得满足,你的光就必在黑暗中发现;你的幽暗必变如正午。……那些出于你的人必修造久已荒废之处;你要建立拆毁累代的根基。你必称为补破口的,和重修路径与人居住的。”

节制是需要被重新发现的美德。美国社会不知节制已久,无论是食物的浪费,欲望的放纵,金钱游戏的追逐,都在鲸吞蚕食这个地球的资源。基督徒的节制,其实是在向这个世界的价值观说“不”。

节制与简朴生活也息息相关,我相当佩服华理克牧师的见证,他与妻子把薪水退还给教会,并把版税收入的90%奉献出去。他说:“每次我付出,就打破了物质主义加在我生命中的捆绑。每次我付出,我的心胸就变得更大。每次我付出,我变得更像耶稣。”

这样看来,节制也与慷慨有关了!

节制既然不是克制,就必须由里面发动。安静顺服是个操练的管道,就是祷告不再是喋喋不休地报告,而是安静倾听圣灵的微声——祷告不是要改变上帝,而是让上帝改变我们!

德蕾莎修女说:“爱,是在别人的需要上看见自己的责任。”为什么我们看不见?是因为被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而祷告能让我们看见上帝要我们看见的。一旦看见了,节制就会油然而生。

 

注:

1. 倪柝声,《属灵人》,(香港:基督徒,2000),页58。

2. 同上,页52。418。

3. 同上,页422。

4. 同上,页54。

5. 同上,页233。

6. 同上,页54。

7. 同上,页69。

8. 同上,页255。

9. 同上,页256。

10. 梁家麟,《倪柝声的荣辱升黜》,页268。

作者在休士顿牧会。

 

思考:

来自圣灵的节制与意志有什么关系?为何能让人慷慨?你遇到过这样的实例吗?请分享。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