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夫人(吴蔓玲)2016.09.19

文/吴蔓玲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2016.09.19

小女儿嘲笑我是Cat Lady──“猫夫人”。猫夫人是我自己翻译的,其实这词没啥敬意,是嘲弄闲著没事干、满脑子只有爱猫的老太婆。

说起我的猫,话就一箩筐。我的爱猫叫“可乐”,因为牠的毛和可口可乐一样的颜色,而牠的确也常常很快乐,有点儿小脾气,就像我一样。人说“猫如其主”,是有点儿道理的。您现在大概可知何以我女儿叫我猫夫人,一提到猫儿就没完没了。

每年夏天前,我都蠢蠢欲动,想把可乐的毛剃掉,只留下头部和尾巴一小撮毛,让牠看起来像小狮子。因为朋友们说,猫儿们喜欢,因为夏天凉快。当然啦,主人也不用常为猫儿们梳毛。更好玩的是,剃成小狮子的猫儿,看起来好可爱。但是,我老公一口否决,说不雅。显然,咱俩的审美观有差距。

昨天,看到网上有人贴了两只猫剃毛的影片。有人养了二只猫,先把黄猫剃成小狮子,回家后,黒猫看牠不顺眼,老欺负牠,对牠发出鄙视的挑衅声,而黄猫也很忧郁自卑,走路都避开黒猫,像小媳妇儿。后来,主人也把黑猫剃成小狮子。只见,黑猫也变得忧郁自卑。牠想找黄猫示好,但黄猫一时情绪反应不过来,躲开牠。最后一幕是两只猫舔著彼此,但看起来难兄难弟的,都顶忧郁。

那只黑猫态度在剃毛前后,有180度大转变,那显然是牠终于懂了被剃毛的感受。这正是所谓的“将心比心”。

圣经里也有类似的教导:“你们愿意别人怎样待你,你们也要怎样待人。”(参《路》6:31; 《太》7:12)说来容易,实行起来,还真需要有“贴心”的能力才行。

就拿男女来说,很多时候,女人告诉丈夫问题时,只是想丈夫安抚她的“感受”,得到些精神安慰,而男人却以为该为女人解决“问题”。回想我婚姻的前20年里,有多少次我必须按捺住自己的情感需求,理智地告诉老公,“我晓得怎样解决这问题,我现在只是需要些安慰而已。”万幸,现在的他终于想通了这一点。

这阵子,台湾为博爱座存癈起了争议,原因是早先有女学生脚痛且睡着了,坐在博爱座被拍照上网,遭受指摘谩骂;后又有视障生坐博爱座,没带导盲犬,被要求让位,经解释后仍不被相信等事件所激起的讨论。

老实说,这事态的发展让我想不通,本该是网络言语暴力的问题,却延烧成博爱座存癈的议题(注1)。根据雅虎奇摩网络投票显示,在逾万名投票者中,存癈两方票数差距不大。也有人说,把全车每个座位变成博爱座,才是更先进的做法。然而,大家也担心,“全车博爱座”会变成人人拒让座。

两年前,香港就有议员建议“立法规定让座”(注2)。这样的提议也是可理解的。公共汽车上不少低头族玩手机,就算白发苍苍的老人站在他面前,也是视若无睹。这已是不少地方的常态现象。

其实,谁没有累了一天的时候,想有座位一坐到站下车呢?尤其遇到身体不适时,腰腿痛,更是想有个座位?然而,眼前站着的老人家或残障者,若有个闪失,可是涉及生命福祉的问题。想到这里,无论如何也要站起发酸的腿,让座。

让不让座?其实,并不是立法处理“该不该”的问题,而是“想不想”的问题。想不想,在于能否“将心比心”。无论在哪里,我是否愿意超越自我的需求,看重周围的人的需要?我可愿忍耐一下,换取他人的安全或舒适?

另外,看见坐博爱座的年轻人也不要那么快就下断语,他们身体也许有需要。将心比心,是我们能够给周遭社会,最美好的礼物。

想起去年和好友豪义坐公共汽车。我们坐在普通座上,豪义有残障,但不容易辨识出。某站上来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我想让位,先知会一下豪义,谁知豪义给我一个大白眼,说:“她比你还壮。”言下之意是,我若让位可能会惹这位白发老太太心里不高兴,暗示她老。果真,没一会儿听见这老太太兴高采烈地对着手机大谈她最近的滑雪之旅。我心想,好在没让位,否则搞不好惹人不快。

“将心比心”,还真需要有一份“贴心”,才能行出来适得其所呢!回到猫话。我对为可乐剃毛成小狮子之事,已经完全断念。我可不要我的小可乐,变成小可怜。这也是将心比心。

注:

1. https://hk.news.yahoo.com/减车厢争议-就要废除博爱座-225521682.html

2. https://hk.news.yahoo.com/photos/hket-20160909-a32-01-jpg-photo-HKET_20160909_A32_01_a-225521921.html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