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记抑郁岁月(干地)2016.10.14

pic-1-benjamin-comb

干地

本文原刊于《举目》81期和官网2016.10.14

 

2015年,我经历了一生最恐怖、最困难、几乎死去的抑郁时期。

2014年底,公司决定要将本地业务平台,转换到集团的平台上。两个平台的差距很大,整合起来非常困难。经过初步了解,集团平台的架构非常复杂,网站的回应速度很慢,所以我对这个项目非常没有信心,对本地的业务也很担心。然而,我提出的意见和建议,大多不被采纳。而且因为双方的时差,沟通非常没有效率。两边的团队也互相推诿,踢皮球。

因为期限将近,我负责的部分进展缓慢,有些东西甚至不知如何下手。压力巨大,晚上睡觉很成问题。常常是几个小时翻来覆去,辗转反侧,实在困极了,才睡着。睡眠品质也非常差,经常做恶梦,总处于半梦半醒状态,自己都不知道是醒著,还是睡着了。

 

身体、精神全都垮了

几个月下来,我的身体、精神都逐渐垮了下来。每天早上起床的时候,都觉得非常疲惫,对一天要面对的工作充满了恐惧。

上班非常忙碌。很多工作同时进行,却又互相干扰,进展非常缓慢。中午常找不到时间吃饭。下班后,忙完家务活,又接着要和香港的团队开会到深夜。有时第二天一早也要开会。忙碌而无序,脑子里乱七八糟,项目毫无进展。新的问题不断出现,每个问题都好像锤子一样,重重地敲在我的脑袋上。

我的健康急剧地变差,体重下降了10多磅。身体越来越虚弱。冬天里出门,背着背包,都觉得沉重。有几次头重脚轻,差点摔倒在雪地里。记忆力明显地下降。出门的时候,总是不记得刚才有没有锁门;平时坚持打的羽毛球,也逐渐失去了兴趣。实际上,我对任何事情都失去了兴趣。我原本兴趣爱好很广泛,各种体育运动,吹拉弹唱,都很喜欢。可是现在,什么事情都不想做。

到后来,我甚至不敢在公众场合露面。手发抖,身体也会发抖。很多时候,我要躲到太太的身后,拉着她的手,才敢出门。

我对自己失去了信心。我在公司工作了10多年,应该说很有经验,对系统也很熟悉。可是现在,我对自己做的,和将要做的,都缺乏信心。任何简单的东西,对我都好像困难无比。

pic-2-evan-kirby

 

每天都在和死亡斗争

我去看过家庭医生。家庭医生告诉我,如果想看专科医生,要等好久,说不定要一年。我如何能熬过一年?

又在网上看到抑郁症的帖子,说三分之一的抑郁患者自杀身亡。我已重度抑郁,如何能逃出死亡的厄运?我认为自己无法医治,对未来感到绝望。

到了4月中旬,我已经低落到了极点,觉得自己毫无用处,毫无价值。我开始考虑怎么结束自己的生命。

死亡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我就像一个弱小的猎物,被死亡追赶,无法挣脱。血淋淋的画面,常常在梦里出现,死人也纷纷过来,和我说话……

我做着自杀的准备:查看保险条例,确认死后,家里能够拿到保险;将重要的资讯、密码,都写在一张纸上;考虑死亡的方式:跳地铁,跳立交桥,触电……

唯一放不下的,是我的家庭,和年幼的孩子。可是心里又有一个声音说,你活着也是无用,也帮不了他们。

4月中下旬的每一个日子,都在和死亡斗争。每件事情,每个地方,都充满了危险。在马路上,怕自己要撞车。走在水边,怕自己要跳水。有电的地方,怕自己要触电。厨房里,怕自己要割脉……

常常莫名地悲伤,莫名地流泪。早春窗外明媚的阳光,草地上的新绿,树枝上的苞蕾,小鸟的鸣叫,孩子们在户外玩闹的嬉笑,这一切以往能触动我心的,都已和我无关。我已木然,有气无力。

我信主多年,可大多时候不冷不热。现在我不断流泪祷告,跟上帝说:“你若拯救我,我必事奉你。”可是却总触摸不到上帝,得不到祂的回应。我免不了心生埋怨:上帝啊,我都快要死掉了,你还不来救我?上帝,你在哪里?

 

医治之路,初显曙光

一天早上,我浑身发抖,坐都坐不住。突然想起,牧师说可以去急诊室,于是跟公司请假,非常艰难地来到医院的急诊室。

我和护士讲述了自己的情况,泪水不禁流下。当她了解到我有自杀的倾向,立刻安排了两个员警看护我。

下午的时候,终于见到了专科医生。医生了解情况后,一是开了医生证明,让我跟公司请几个月的假,停止工作,专心治病;二是开了药,并解释医治的步骤:先吃小剂量,看看身体是否适应……药物要有几个星期的时间,才可能起作用。如果不起作用,要换其他的药物。

休长假、停止工作,等于切断了病源。果然,病情得到遏制,不再恶化。

休息、吃药、看医生。几个星期后的某一个黄昏,就像厚厚的乌云里,透出了一丝久违的亮光,我突然感觉到自己有一些精神气,情绪有点振奋,居然愿意、也可以在草地上慢跑上几分钟。

之后每天的黄昏,都是如此。医生说是药物开始起作用了,并鼓励我要有信心和耐心。

虽然我大部分时间还是很消沈、颓废,但这短短的亮光却给了我信心和希望。我渐渐地走上了康复之路。

pic-3-ben-white

 

天使陪伴,我不孤单

经过一个暑期的休息、治疗、锻炼,到2015年9月份,我的身体、睡眠已经完全恢复,精神和心理状态也变好。我开始回公司上班,直到如今,一切都正常。

在我生病、治疗期间,在我走过死荫幽谷的时候,无数的人好像上帝派来的天使,关心、帮助我:太太一边上班、带孩子、做家务,一边看顾我这个病人;教会的牧者、同工、弟兄姐妹,看望我、关心我、陪伴我,用无数的祷告托住我;同事一直要我放轻松,不要太担心;还有许多其他的朋友关心、帮助和陪伴我。一路走来,我并不孤单。

每个人的人生,都会有高低起伏。亲爱的朋友,如果你面临类似的困境,那么让我分享的经验:

要承认人的软弱。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精神上,我们都会生病,甚至会垮下来。精神上的疾病,更要承认和照顾。

要学会放手。如果有什么东西对你的身心造成严重伤害,要及时远离它、避免它、放弃它,切断它对你伤害。物质世界中,没有什么比你的生命更重要。

抑郁症像其他人体疾病一样,需要医生的药物治疗。不要忌讳、躲避。要积极寻求帮助。

不要轻易相信互联网上的负面的帖子。实际上,抑郁症是可以治疗的,就像感冒可以医治一样。

要学会交托。将一切都交托给创造万物的主宰,自己尽力做好本分,坦然接受结果,不要为明天而忧虑。

 

尾音

窗外正下著淅淅沥沥的春雨,无声地滋润着万物,好像在告诉我,在困难的时刻,在呼求而感觉不到上帝的时候,祂其实一直在看顾我,从未走远。明天将如何,有什么事情发生,我也不知道。但我确信上帝掌管明天,祂将带领我一路走过。上帝的奇异恩典就像这无声的细雨,从上到下,浇灌着我。

 

作者是中国大陆移民,现居在加拿大。

2 Comments

  1. 干地弟兄,佩服您有勇气能说出耒,神允许你经历走过这死荫的幽谷,愿这体会成为许多软弱肢体的帮助与鼓励. Blessings

    • 小编回复:感谢主!愿更多的人能够坦然面对自己的软弱,也靠着主更加刚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