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罪与人生——《诗篇》51篇(赖建国)

赖建国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中世纪伟大的圣伯纳(Saint Bernard of Clairvaux,1090-1153)曾说:“认识神有多深,爱祂就有多深。”而一般基督徒对神最深的认识,往往在于深切痛悔己罪后,经历十架赦罪大恩。《诗篇》第51篇就是最好的例証。

       这首诗是3千年前,以色列的大卫王所写的悔罪诗。开头的说明,“当大卫与拔示巴同房以后,先知拿单来见他,他就作这诗,交给音乐总监”,清楚地交代了写作的背景。

        更详细的背景故事,记载在《撒母耳记下》11-12章:大卫把有夫之妇拔示巴接入宫中,与她发生了关系。得知她怀孕之后,更命人设计杀害她的丈夫乌利亚。大卫淫人之妻,害人之命,不但借刀杀人,还一错再错,谎话连篇。结果使全国蒙羞,神名受辱,也成为大卫一生最大的污点。

        因此,先知拿单奉耶和华的命令,前来斥责大卫。

        有人竟敢当面指责君王犯罪,何等胆大!即使像大卫这样一位明君,他能接受别人的当面指控吗?他能够悔改、并归向神吗?他会不会恼羞成怒呢?

        毕竟,大卫是合神心意的人。他犯了罪,但他也知罪,为罪痛悔。中国《论语》记载子贡说:“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大卫犯罪,众人都知道。而他悔罪,以及罪得赦免,众人也看得清清楚楚。

       大卫把这一段经历,做成一首诗,交给圣殿负责敬拜的人,叫他谱上曲,带领众人一起唱颂。

        这首诗歌,也成为历世历代信徒最喜欢的诗歌之一,因为在这首诗里面,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忆起自己内心的挣扎。同时我们明白,大卫怎样得到上帝的赦免,我们这些人也照样可以得到上帝的赦免。

恳求罪得赦免(1-5节)

       大卫一开头就恳求神:“神啊,求你按你的慈爱怜恤我,按你丰盛的慈悲涂抹我的过犯。”(1节)他祷告、认罪的对象是神,他求赦罪的根基是神永恒不变的慈悲怜 悯。他没有掩饰自己的过错,更不提过去的丰功伟业、忠诚事主,以及他未来还想建造圣殿。人任何的善行,都不足以成为神赦罪的基础。

        他用3个名词讲自己的罪过:

        “过犯”(希伯来文pesha,英文transgression),又常译作“悖逆”,是明知故犯,违背神的心意,破坏神的规定。

       “罪孽”(awon,iniquity),原意是“弯曲、诡诈”,扭曲事实,颠倒是非。

       “罪”(chattath,sin),原意是“车行出轨,箭不中的”,指未达到神所定的标准,不符合神的心意。

        这3个词 ,虽然各有本意,但在圣经中常相互通用,代表其他几个词。3个词连用,则常代表人所有的罪过,不论大小或形式,不论人知或隐藏。

       大卫求神“涂抹”、“洗净”、“洁除”,这是求神彻底解决他的罪。“涂抹”,形容我们的罪犹如记在上帝的册子上面,现在求神把它擦掉,好像教室黑板上写了我们的罪状,现在求上帝拿板擦把这些罪都擦掉。

       “洗净”,形容人身上穿的衣服,上面沾染了各种污秽,求上帝把这些污秽完全洗干净,不留下任何的污渍。

       “洁除”,形容人犯了罪,好像患了必死的疾病,必须根本把它给除净。不仅是外面要除净,里面也要清理得干干净净。

       大卫承认,罪是可怕的。他也认识到,罪在人身上的根是多么的深。当他讲到罪的时候,都是讲“我”:“我的过犯”、“我的罪孽”、“我的罪”。他没有怪别人,或怪社会,他只讲这是“我的罪”——是我的罪需要上帝的涂抹,我的罪需要上帝的洁净,我的罪需要上帝完全除掉。

       他求神亲自来动手,因为唯有神能除去他一切的罪,包括他过去的罪、现在的罪,还有未来可能犯的罪。

        第3节说:“因为我知道我的过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不论他躺在床上,行在路上,只要他脑筋一停下来,就想到自己的那个罪,眼睛一闭起来,就看到那个罪。他不能够逃避,不得不向神认罪。

        认罪从知道知罪开始。犯罪之人受良心责备,心中不断有罪疚感。罪像恶鬼缠身,像利刃凌迟,叫人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罪叫人极其软弱,无力胜罪。罪也叫人极其刚硬,死不认罪。

        在 第4节中,大卫说:“我向你犯罪,唯独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这恶,以致你责备我的时候,显为公义。”中文圣经已经把意思翻译出来了,但在希伯来原文里 面,表达得更加强烈,是“唯独你,我唯独向你犯罪,唯独你,我得罪了你”。“你”在这里是强调的用法。不管我们在这个世界上作了多少的恶,得罪了多少人, 最终极的是得罪了上帝,而且是唯独得罪了上帝。

        或有人问,大卫这样说,是不是在逃避对他人的责任?不﹗大卫没有逃避!大卫在第14节,明确地讲到自己犯了“流人血的罪”。而且,他更讲到他得罪了上帝。上帝是判断我们的终极标准,我们至终必须面对祂的审判。

       大卫说:“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5节)这不是归咎母亲,或探讨原罪,而是强调自己从出生到如今,没有一天不在罪恶的辖制里面,生活没有一天不受罪恶的影响。

        因此,他恳求上帝,不只是解决罪的问题,更求上帝把他这个罪人,这个在罪恶里面打滚的人,完全、彻底地解决。罪不仅是一个一个的罪行,更是一种状态,像被辐射污染一般,必须从根本解决。

恳求关系恢复(6-9节)

        第 6节到第9节,大卫恳求神赐他内里诚实,恳求得到洁净,恳求恢复他的欢喜、快乐,恳求上帝不再记念他的罪。他求的不是外在的、表面的,而是内心的。外面或 许可以遮掩一时,但是内心的真实光景,是无法向神隐藏的。所以他向上帝恳求,里面更诚实,隐秘处能够得到智慧,这个智慧就是敬畏上帝的智慧。

        牛膝草(hyssop,7节),让人联想到圣经讲到的大痲疯病症(参《利》13-14)。这种病在当时,是无可救药的。病人全身溃烂、身痛体臭。他必须远离人群,在痛苦中,孤单地死去。

        唯有神医治他,他才能重回人群。但是,他必须先经祭司察看,确定他完全康复,然后祭司协助他献上赎罪祭,用牛膝草醮祭牲的血,洒在他的身上,象征病得医治,罪得赦免,可以重回信仰群体,与众人一起敬拜上帝。

        大卫向上帝祷告,说自己犯了罪,就像一个无药可救的大痲疯病人一样。唯有上帝可以医治、赦免、洁净,使他得拯救,重新回到上帝的百姓当中。

        他求上帝让他能够重新“得听欢喜快乐的声音”(8节),因为在他闭口不认罪期间,所有快乐都没有了。别人欢乐,他无心回应;别人颂赞上帝,他的嘴巴捂住;别人亲近神,他却因为自己的罪,跟上帝完全隔绝。

        罪在他身上一日不除掉,他就一天不得安宁。他的内心不能安息,他也不能亲近上帝。他生命里面一切的福,一切喜乐,都因为他犯罪,完全失去了。他希望能够重新 恢复,重得喜乐的泉源。他恳求上帝:上帝啊,现在求你掩面不看我的罪(9节), 而不是掩面不看我这个犯罪的人。求你给我完全的洁净。

恳求与神同在(10-12节)

        大卫进一步向上帝恳求,要成为一个全新的“我”。他说:“神啊,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10节)这里的“造”,原文是“创造”,英文都翻译成create。

        在圣经里,所有的“创造”,主词都是神,因为神是唯一的创造主。大卫向上帝恳求,这位创造天地的主宰,用祂创造宇宙万有的大智慧与大能力,重新造他、拯救他,这样才能够真正完成上帝在他身上的创造计划。

        基督徒因上帝的拯救,都变成新造的人。正如保罗所说:“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原文是 ‘新的创造’),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

        大卫继续祷告,求上帝不要从他收回神的圣灵(11节)。整本旧约只有3处经文讲到“圣灵”(本节,及《赛》63:10, 11)。“圣灵”就是“神的灵”,祂是真理的灵,也是赐生命的灵,洁净的灵。

        原本大卫是亲近神的,圣灵住在他里面。但是因为他犯罪的缘故,圣灵就离开他。所以大卫向上帝恳求,赦免他的罪,不要像对待扫罗王一样,收回祂的灵。

恳求赐福全民(13-19节)

        接着,大卫把个人的经验,推广成为全民共同的经验。他要把上帝的道路(意思是“原则”),用来指教有过犯的人,让全民都经历上帝的赦罪之恩(13节)。

        得蒙赦罪恩典的人,不仅自己对神深深感恩,开口颂赞(14节),而且觉得对别人有责任,盼望同样被罪压伤的人,也来领受上帝赦罪之恩,也来开口颂赞神。大卫便是如此。他原本自己不能开口颂赞神,现在上帝却把赞美的话,放在他的口中(15节)。

       他对敬拜也有了全新的体认。献祭是敬拜神的人献给上帝的礼物,表示景仰、尊崇、敬畏、爱慕。但是先有赦罪,才能有敬拜。献礼,更应当先献心。人先被悦纳,献礼才得神喜悦。为罪忧伤、真诚痛悔的人,才能恢复与神的关系,进到神面前敬拜(16-17节)。

        大卫身为一国之君,一言一行,都影响国家福祉。他犯罪,不仅有损私德,且使国人蒙羞,更使圣城耶路撒冷有了破口,锡安保障暴露在敌人猛烈炮火之下。因此,他向神认罪祷告,像大祭司般向神献上公牛为祭物(参《利》4章),带领全国人民同心敬拜神(18-19节)。

        这是因为大卫晓得,哪里有罪,哪里就有神所预备的赎罪祭。《利未记》4章里,“罪”和“赎罪祭”,原本是同一个字。赎罪祭就是上帝为犯罪之人开的一扇恩典之门,让其可以回到圣洁的上帝面前,恢复与祂的关系。

        在旧约150篇诗篇中,属于悔罪诗的,除了第51篇以外,还有第6篇、32篇、38篇、102篇、130篇及143篇,但是赞美诗却远远超过此数。为什么悔罪的诗篇这么少呢?可能在基督徒的生命中,犯罪不应该是常态,而应该更多地在主面前赞美与感恩。

        即或如此,我们也看到了,神乐意赐恩赦免人的罪恶过犯。让我们与大卫一同祷告:“神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神啊,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17节)

作者为前台湾中华福音神学院院长,现香港中国神学研究院客座教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