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公主的水晶世界破碎……(王秋婉)2017.05.24

王秋婉

本文原刊于《举目》82期和官网2017.05.24

 

我从小就是基督徒。我的家族人丁兴旺,姑姑和叔叔在教会服事,爸爸常常接待来讲道的牧者。在很多人的眼中,我家是少有的幸福之家。

 

跪在地上痛哭

 

上大学后,我除了学习,就是去教会,生命慢慢成长。

毕业后,我感到对家乡的教会有负担,毅然回到了家乡。我想,我可以一边工作,一边服事啊!然而,就在我憧憬著未来、满怀期待的时候,家庭矛盾犹如锐器,划破了我公主般的水晶世界。哥哥和嫂子争吵得越来越激烈,嫂子执意要离婚。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被哥哥和嫂子的争吵击碎了。

嫂子喋喋不休的埋怨,爸爸满脸的愁容(甚至以死来威胁哥哥)……每个人都向我倾诉。我就像垃圾桶,任他们倾倒内心的抱怨。

爸爸要求我尽力使全家和好。可是一个单纯向往爱情的女孩,要怎样才能承担家庭破碎的重担?我开始在上帝的面前哭泣,祈求上帝帮助我。一天早晨灵修,一节经文深深刺痛我的心:“以色列家啊,你们转回,转回吧!离开恶道,何必死亡呢?”(《结》33:11)

我跪在地上痛哭。我好无助!我将这经句抄下来贴在书桌旁,期待哥哥、嫂子以及爸爸,能够回到上帝的脚前。

 

父女如陌生人

 

爸爸时常绝望地出走。打不通爸爸的电话时,我就哭着祈求上帝,保守爸爸平安。我想,是不是我爱家人胜过了爱上帝,我的家人才遭受魔鬼的攻击?

姑姑每天来我家祷告,要我好好读圣经,要我去教会服事。一天晚上,姑姑从教会回来,要我劝劝马上高考的表弟,放弃报考大学,去读神学。我不假思索地反问:“为什么不让我读神学?”没想到这样一句话,使我走上了艰难的读神学之路。

爸爸因为家里的事情,已经憔悴不堪。我知道他期待我能够好好工作,留在他的身边。可惜我的选择,伤透了他的心。我不敢和爸爸谈我读神学的事情,每一次都是姑姑去劝爸爸。那一个月,我不敢看爸爸的眼睛,不敢和爸爸说一句话。父女俩如陌生人一样,沉默是我们唯一的对话。

妈妈哭着劝我,为自己的未来好好想想。我则坚定地认为,只要我将自己完全奉献,上帝必会保守、看顾我的家人。如果我成为了传道人,上帝必会让我的家庭成为荣耀的见证。

我哭着离开了家,去参加一个培训学校,准备考神学院。因为只有周末才能够用手机,所以每次拿到手机,看着一个个未接来电,我都特别害怕,害怕有不好的消息,害怕失去我的家。

每次给爸爸打电话,爸爸那颤抖的声音,让我的心都碎了。爸爸祈求我给哥哥、嫂子打电话,劝他们好好生活。爸爸一次一次地告诉我:“婉儿,爸爸不想活了!你哥哥伤透我的心了!你要好好考虑自己的未来。”

我无助地跪在学校的卫生间痛哭。我不知道如何劝爸爸,不知道如何面对破碎的家。我在绝望中祈求上帝,只要能够保守我家人的平安,我愿意完全将自己奉献。

每一次祷告完,心里都特别平安。我是不是太没心没肺了,只要听不到争吵就以为一切平安?于是我给一个牧师打电话,是他将我送到培训班,如父亲般照顾我、鼓励我。他笑着回答:“傻丫头!如果不是上帝安慰你,就你现在的情况,怎么可能安心读书呢?”是啊,如果不是上帝安慰我、看顾我、带领我,我哪里能够安心读书呢?

 

哥哥出了车祸

 

在被神学院录取后,我在一家基督徒书店帮忙。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和家里通电话。妈妈向我倾诉她的担心,爸爸向我倾倒他的绝望,嫂子向我埋怨。那时的我,每次接到电话都害怕,害怕爸爸出现意外,害怕哥哥因酗酒再出车祸。

我找不到任何人倾诉,也不敢向任何人倾诉。最痛苦的时候,我就一边写祷文一边哭泣,整夜整夜地失眠。我一直问上帝,袮存在吗?如果袮存在,为什么让一个愿意舍弃一切跟随袮的人面对这么多的痛苦?我苦苦哀求上帝:我将来会成为传道人。如果我的家庭不幸福、美满,我怎么站在讲台上宣讲袮的话语?怎么为袮作见证、怎么荣耀袮的名?

上帝似乎没有倾听我的祷告。春节期间,我回家的第一天晚上,哥哥出了车祸。表哥和我爸爸开车接我赶往车祸地点。我在车里,通过微弱的灯光,看着低垂著头的爸爸。这半年来,他瘦了。他不说话,却发出绝望的哀叹。

车祸现场有很多人。车子完全翻了过来,一半在路上,一半悬在沟渠之上。远远地看到蹲在一旁的大哥,我的心才落下。没想到,爸爸疯了似的,对着哥哥撕心裂肺地大喊:“为什么你不死在车里?你死了,我不会掉一滴眼泪!”

表哥将爸爸往车里拉,爸爸不进去。我上前大吼:“你必须回家!”几个人合力,才勉强将爸爸塞进车里。只是到了家,爸爸还是掉头走了。望着爸爸的背影,我好无助。上帝啊,袮在哪里?

事情接二连三地出现。我不知道眼睛哭红了多少次,膝盖跪得变成了青黑色。我心里一直鼓励自己:这是上帝给我的考验,看我是不是真心跟随祂,看我是不是爱家人胜过了爱祂。然而晚上依然失眠。几个月的时间,祷文写了将近10万字。

也许是上帝眷顾我,实在不忍在开学的季节,让我哭着入学。家里的关系开始缓和。爸爸也慢慢地恢复过来。嫂子在无休止的痛苦中,认识了上帝。

没有争吵,没有哭泣,没有埋怨,没有噩耗,一切似乎回到了从前。

 

 

 

 

 

 

 

我还畏惧什么?

 

当我以为一切都归于平静,为重获新生的家庭而喜乐的时候,爸爸用颤抖的声音告诉我,哥哥又出了问题。

听着父亲的描述,我想,一个父亲到底多爱自己的儿子,甚至不惜用自己的生命,来挽回儿子的心?我转念问上帝:“袮爱我吗?我也是你的儿女。你为什么让我再次面对家庭的破碎?”

听着爸爸失声痛哭,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我不知道上帝要怎样才肯甘休!我哭着回到宿舍,我埋怨上帝:为什么不拯救我的家庭?为什么不看顾我的家人?为什么任魔鬼吞噬我的家庭?

在极度的痛苦中,我挨到春节。我特别害怕回家。我知道我在逃避,逃避破碎的家庭,逃避绝望的爸爸、眼含泪水的妈妈、心痛的嫂子。

整理作业时,看到加尔文在《基督教要义》中写道:“没有任何事物会在主最恰当的护理之外。”我恍然大悟,是啊,一切事物都在上帝的合理护理之中,我又担心什么呢?上帝不是一直都在吗?

“耶和华啊,袮已经鉴察我,认识我。我坐下,我起来,袮都晓得;袮从远处知道我的意念。我行路,我躺卧,袮都细察;袮也深知我一切所行的。耶和华啊,我舌头上的话,袮没有一句不知道的。袮在我前后环绕我,按手在我身上。这样的知识奇妙,是我不能测的,至高,是我不能及的”(《诗》139:1-6 )。是啊,上帝一直都在,祂知道发生在我家里的一切事情,知道我的心思意念!我还畏惧什么?

仔细思量这两年来发生的一切,大哥几经车祸,现在依然健康。爸爸几次绝望地写好遗书,想要自杀,现在不仅活着,身上的病竟意外消失了。大嫂遭受了苦痛的折磨之后,受洗归入了教会。

也是在痛苦中,我无数次地向上帝哭泣、埋怨、呼求。结果是,我的心更加贴近上帝。我深切懂得了,什么才是有福的一生,那就是认识上帝!“认识袮——独一的真上帝,并且认识袮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约》17:3)

回想这两年的血泪历程,我突然明白了:如果不是上帝的恩典,我的家庭大概早已完全破碎了!

也许痛苦会继续,也许意外会发生,也许还会有哭泣……可是我已经不再害怕,不再担心,因为我知道上帝一直都在,祂一直关注我的家人。上帝知道我所要的,知道我所求的。无论未来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上帝的里面,默然接受。

 

作者现居南京。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