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曾在外徘徊多年(欢然)2017.06.14

欢然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7.06.14

 

2015年7月8日,在信仰门外徘徊了半个多世纪的老父亲终于信主了!

当我们一家6口人第一次围坐桌前读《诗篇》,一起分享、祷告时,我觉得像做梦一般不真实。

 

阴影,不只在肺部

2周前,发烧好几天的爸爸去医院做CT,医生发现他的左肺下部有一个可疑的阴影,医生估计这阴影不是好东西。爸爸猜这阴影可能是炎症,因为几年前他腮腺发炎,也曾被误诊为肿瘤,开刀一看却是炎症。

爸爸虽这样猜测,但看得出,他心里有压力,他私下将他的情况告诉了家里每个人,大家都劝他,信耶稣吧!妈妈还专门找出一篇针对癌症病人保健的讲道给他听,可是听了没多一会儿,他就走开了。他对妈妈说,等挂完盐水,他再决定是否要信主。

 

“根正苗红”

爸爸的刚硬我们早已领教过。退休前我们劝他信主,他说等退休;退休后又说等70岁;70岁后,他又说等80岁;今年他都74岁了,还是不信。

爸爸生于基督徒家庭,奶奶是第三代信徒。爸爸说,他初中时天天早上起来读圣经,后来因为接受了学校的无神论教育,离开了上帝。

爸爸虽未信主,家庭的影响却一直在,他对基督信仰存有好感,做事为人也常遵循圣经原则。大学毕业那年,赶上文革,他们这一届清华大学毕业生的分配推迟了一年,作为分配小组的学生代表,爸爸本可以为自己安排一个好去处,但他却把唯一一个离家最近的名额让给了一位同学,自己去了一间正在筹备的位于山沟里的三线工厂。

然而,因为在大学入了党,爸爸几乎十多年没有提过上帝的名。文革结束,直到我读初中,爸爸才在同事、朋友面前开始提到上帝的名了。那一段时间,爷爷在温州乡下“出名”了。

这缘于文革时,爷爷服侍了一个因受迫害发疯的人(爷爷将他接到家里,照顾他,给他传福音),此人后来居然痊愈了,并且信主了。此外,爷爷还主动上门照顾村里长期患病、被家人厌弃的病人,这些事在家乡被传为美谈,福音也因此传开了。

爸爸以之为骄傲,于是在朋友圈里述说这些事。从爷爷的事蹟中,他看到其中有神蹟,但他却碍于自己厂长的身份,也因着心中的许多疑惑,始终没有信主。在家中,他从不在孩子的面前谈信仰话题。

 

独独对你没兴趣

后来,因身体缘故,爸爸从厂长的职位上退了下来。之后,因新厂长的逼迫,他辗转调回老家浙江。那时我正上大三,前途未卜。我们家面临信仰的选择。

我母亲娘家信佛,虽然父亲这边的亲戚已经给我们传了福音,但她却倾向娘家的信仰。而我对儒释道都有兴趣,独独对基督教误解最深。那时,我特别希望有高人给我算算命,指点前程。

我姑父、姑妈虽是党员,但那时他们都信耶稣了,一来我家就给我们传福音,但我爸妈总采取回避的态度。有一次,姑父给他们放了讲道录音,他们没听几分钟,就不约而同地走到另一个房间去了,留下姑父一人听录音。

 

终于不再失眠

不久,我遭遇许多变故。先是身体不好,后又遭遇失恋,再后来又是失眠,成绩极差,大学差点肄业。总算勉强毕了业,但有一段时间,我失眠到精神几乎崩溃,工作单位把我退回学校,重新分配,我入院休养。

此时,爸爸想到了耶稣,他劝我和妈妈信耶稣。妈妈那时压力也很大,经常失眠。有一天晚上,妈妈跪着祷告,一会就睡着了,从此失眠不治而愈,她开始笃信耶稣。我也跟着母亲信了主。后来,我不仅能正常地工作生活,还拿了一个英语专业大专文凭,这样,我拥有了历史本科和英语大专两个文凭。在工作中,我也获得过国家级以及市级的奖励。

三番五次失信

爸爸虽劝我们信主,但他自己就是不信,那时,他们五兄妹中,就剩他一个还没信主。

2000年,爸爸患了腮腺炎,起初被怀疑是肿瘤,入院治疗。两个姑姑从老家赶到城里,给他传福音,他表示愿意接受。然而,后来手术发现是炎症,爸爸又不提信仰的事了。

2003年2月,我弟弟工作的工地脚手架垮塌,压死了十几个农民工,公司搞阴谋假造材料,把责任全推到施工员的弟弟头上。爸爸承诺,如果这件事上帝帮助我们,他就信耶稣。

不久,我们找了律师,四处采集证据,最终洗清了弟弟的冤屈。然而,等这一风险过去,爸爸又失信于上帝,仍不肯信耶稣。

爸爸三番五次失信,让我对神蹟的作用产生了怀疑,神蹟真的有效吗?为什么爸爸经历了这么多神蹟,却还不信?

之后,我与妈妈、弟弟一家都想方设法劝爸爸信耶稣。有一年,我们教会发起一个活动:给家里未信主的家人写封信。我和妈妈都给爸爸写了,但他还是没动静,不仅如此,他因为过去对圣经有一些知识,还能和我妈妈针锋相对,而我妈妈又不能像未信主时那样,随着性子与他对抗,所以受了不少气。

教会长老过年请爸爸去吃年夜饭,爸爸怕被劝,又拒绝了;爸爸的老同学给他送的名牧讲道光盘,也被他丢在一边;教会老弟兄上门,爸爸也只是敷衍一下……

 

冰,开始瓦解

去年耶诞节,弟弟所在教会有晚会,邀请慕道朋友参加,爸爸也拒绝。侄儿来邀爷爷,爸爸却开出个条件:你期末必须考全优!后来侄儿真的考了全优。爸爸才去参加了晚会。

这一次,爸爸说挂完水再决定是否要信耶稣时,我知道他的潜台词是:如果不是炎症,是癌症我就信。他这样的心态,使我非常为难:我该如何祷告呢?作为女儿,我既不希望他得癌症,又希望他信耶稣,我只好在上帝面前迫切为他祷告,教会也为爸爸祷告,有一个老阿姨甚至大清早去肿瘤医院帮忙挂号。爸爸的兄弟姐妹都打电话催促他信主。

后来做CT,结果显示阴影小了一点,但医生仍不能确定病情,建议爸爸做穿刺。那天晚上,当我再次跪在上帝面前,不知如何开口为爸爸祷告时,圣灵感动我非常顺畅地祷告了大约十几分钟,祷告的语词,满含对爸爸的深情和对上帝的笃信不疑,这些都是我平时不可能说出来的话。祷告完,我愣在那里好几分钟,心想,我怎么会祷告得这么好?

 

多年的石头挪去

第二天,妈妈打电话给我,说爸爸信主了。他上门去拜访教会长老陈叔叔。在陈叔叔面前,爸爸说出自己心中的两个疑惑:一是,为什么很好的基督徒,会因为做好事被车撞伤至半瘫(此人是我家一个亲戚)?二是,在耶稣的门徒中为什么会出现犹大?陈叔叔对其进行了答复。爸爸多年的疑惑终于放下了。

之后是做穿刺手术,爸爸本有些惧怕,但在手术前,他祷告,心里的惧怕都消失了。

穿刺结果是炎症!但医生说,没有穿刺到的地方不能保证没问题,他嘱咐爸爸以后去定期检查。

在医院病房里,爸爸给一病友传福音,那个病友决志了。爸爸一信主,就结了个果子,真感谢主!

不久前,爸爸告诉我们,他第一次去教会聚会那天,一上公共汽车,他的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流,好像浪子终于回了家,他知道那是圣灵的感动。

是的,爸爸这个浪子,主等了他多年,终于回家了!

 

作者现居中国杭州。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