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抽象遇见具体 ── 一个穷“80后”的买房经历(亚萨)

亚萨

本文原刊于《举目》48期

          妻子常笑我,说我的信心是抽象的信心,表现为:替别人祷告时很有确信,祷告神国大事时很有信心,但到自己具体生活中的事情,就往往抱着“即或不然”(注)的态度,事先就给天父预备个台阶下了。

          妻子的祷告就很具体,比如公交车快点来,吃麻辣烫不肚子疼,明天外出不下雨等等。我常深不以为然:你的祷告太俗、太灵恩派!我的祷告才是符合圣经的!当然,我也没这么说出口,因为我觉得,要以基督的心为心嘛,妻子这样祷告是属灵生命弱小,作为家庭属灵的头,我要慢慢引导她,我不能因为这些非原则性的问题,发动“圣战”,和她争吵、绊倒她。

做梦的权利还有吧?

         2008 年年底,在妻子的一再“唸叨”下,我决定申请“经济适用房”(政府出资,提供给低收入家庭的住宅,编注)。然而,我和妻子的全部存款只有6﹐000元。这 一方面是因为我家太穷,上大学都是贷款,到了2008年结婚后刚刚还清。另一方面,妻子从结婚前一年起,就一直没怎么工作,结婚后,也才断断续续工作了几个月。

           我心想,以我们这点可怜的收入,想在北京买房子(即使是经济适用房),怎么可能?不由得心里愁烦、悲叹:女人什么时候才能“属灵”一点,脱离对物质的追求啊?有衣有食就当知足!没有房子的人多的是,我们基督徒就要与这个时代的百姓同受苦难啊!

           转眼间,时间到了2009年元旦。在通宵祷告会上,有一句诗歌“小小的梦想能成就大事,只要仰赖天父的力量”很感动我。我不知觉流下泪来,思绪飘得老远。不知为什么,脑海中总是不着边际地想着一句话:“这个社会剥夺了穷人的一切,但他们做梦的权利还是有的吧?”

看房、选房纪略

          申请经济适用房的手续非常复杂,许多“先烈”都因为等待的时间超过两、三年而饱受折磨。更有许多人,对着繁琐的手续望而却步。所以我办手续其实就是给妻子看的:你看,我该办的事情都办了。申请不上,那就是上帝的事情啦!
接下来的事情,纪略如下:

偏不怕“4”

           2009 年3月,我将所有申请手续和证件备齐。我们原想申请经济适用房,但由于我们前12个月的收入,超过规定额度300多元,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我们决定不撒 谎,改为申请“限价房”(即:限价格、限面积的商品房,主要解决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困难,价格高于经济适用房。编注)。感谢主让我们诚实。后来才知道,比 我们早一年申请经济适用房的同事,至今还在等待呢。

           2009年4月,发现妻子怀孕了。但按规定,只要孩子没生出来,居住人口仍然算为两人,只能申请一居室。住房保障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得知我们的情况,劝说我们放弃这批,明年重新申请,可以申请两居。但我们实在不想再跑一遍手续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排上,就没有放弃。

          2009年6月14日,接到通知去选房。这让我的同事们大吃一惊。从此,在我们单位掀起了一股申请限价房的风潮。然而奇怪的是,接下来的人就没那么幸运了。一位同事在我接到通知的第二天,也开始办理申请手续,但直到年底也没有得到通知。

         6 月20日,现场看房。我们当时可供选择的有两个小区,一个是A房产公司开发的,交通比较便利,也是我们看中的,但1居室到3居室,3个档次的房子,总共只 剩下约200套房子(但选房的人可远远不只这个数)。另一个是B房产公司开发的,剩下的房子多一些,环境好一些,但交通不太便利。

         申请人按照摇到的号码,依次排队选房。我们的排序相当靠后,是1居室那档的178号。看样子,A公司的房子我们是选不上了,选B公司的房子把握较大一些。

         我和妻子回家商量后,却一致认为,为了工作和去教会的方便,应该选A公司的房子。这时候,我突然有个念头,我这次要具体点祷告。妻子一听,非常支持。于是我 们选择了10-6号楼的401房间。之所以选4,不仅是因为低层便宜,而且为了显示我们基督徒不与时代“同流合污”,不怕4(“死”)这个数字。不过,我 的信心没那么大,还选了另外10个备用的。

忐忑不安

          6月24日,选房现场,人声鼎沸。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复杂,不知是激动还是担忧——自己精心选好的房子,很可能已经被前面的人挑走了。我和妻子坐在门口台阶上望着他们,心中十分平静,也很感恩。

          然而,随着时间过去,看到我们前面的人还有那么多,周围的人又七嘴八舌地讨论两个小区的优劣,似乎大多数人都愿意选A公司的房子。我有点着急了,心想:上帝会干预这种“吃苹果,还是吃梨”的小事吗?选到哪个房子,不都能住啊?

         于是,我拉着妻子,又在B公司挑了几个备选。但我们越挑,心里越觉得烦乱。最后我们决定,不挑了。我们之前选择的那几个房号要是没有了,就是上帝告诉我们,现在选房不合适。我们就放弃吧。这样,我才又恢复了“平安”。

井水没干

          然而我心里最深处突然一闪念:这个“平安”,不是真正的平安!是我又准备给上帝台阶下了!在我信主的这些年里,虽然表面上我“信得很好”,有信心,又有知识,然而,我的潜意识里一直有个声音:上帝在关键时刻会“掉链子”(原为脚踏车用语,意思是:关键时刻靠不住。编注)。

         这个信仰上的破口,起源于我在刚信主时。那年寒假回家,父母得知我竟然信基督教了(我所在的大学,可是中国政治化背景最强的高校之一。我父亲当初让我报这个学校,明显是要我奔著当官、发财去的),非常震惊和害怕,反对异常激烈。

         我试图和他们讲信仰,却仿佛鸡同鸭讲。他们越发害怕,认为我沉迷邪教,“中毒”之深,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他们焦急万分地想教训我,却怕邻居听见,又不敢高声。
我非常无助,觉得自己的信仰防线马上要崩溃了。为挽救自己的信仰,也让他们认识一下上帝的全能,情急之下,我当他们的面做了个祷告:上帝啊,求你显个神蹟,让我家后院的水井变干。

        这一求不要紧,吓得我父亲一夜起来10次查看井口。我在楼上,也是一晚上没睡着,蜷缩在床上,一遍一遍祷告。信心仿佛在过山车(云霄飞车,编注)上,时而非常强烈,时而完全消失。

          直到清早时分,我心中似乎有了一点确信,于是迷糊地睡过去了。正在这时,父亲“蹬蹬蹬”上楼来,高声地道:“你自己来看吧,井水没干!哼哼……”我那个惭愧啊,半天都没有缓过劲儿来。

           这事伤透了我的心,也成为家人讽刺我的一大笑柄。我因此几乎离开了上帝。
后来,随着属灵生命逐渐成长,信仰上的许多问题,我一个个都克服了,唯有这事却一直隐藏在我心里的某个角落:没错,上帝是存在,但和我有多大关系呢?在我需要祂的关键时刻,祂就“掉链子”。

         从此,每逢我到了人生的重要关头,在理性层面,我能说服自己要信靠主,但在内心最深处,理性不可触及的地方,我对上帝却不敢信任,怕上帝再次“放我的鸽子”。

         对此我心里很清楚,也很挣扎,但总是没有办法突破。又因为多次真实地经历到主恩的甘甜,我也不可能否认主的良善。于是,在一些我认为重要的关头,我总是事前给天父上帝预备一个台阶儿,以免出来的结果让我失望,再次损害我本来就弱小的“信心”。

又“掉链子”?

          在选房现场,从上午8点半等到下午2点左右,终于轮到我们这一拨了。每一拨10人,每人最多15分钟选定。排在我前面是一对小夫妻,小伙子兴高采烈地报出他们选中的第一个楼室,工作人员翻了翻册子,毫无表情地说:“对不起,这个有人选了,另挑一个吧。”

          小伙子的脸抽动一下,笑容消失了。接着略带紧张地报出第二个备选号,没想到又是一声“对不起……”

          这个可怜的小伙子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惶恐地看一眼旁边的妻子,用颤抖的手重新拿起剩下的房号单。然而他们看得上的,都被人挑走了。剩下可选的,他们又不太满意,于是犹豫不决。直到售房小姐提醒,15分钟期限快到了,他们才勉强选了一个。
轮到我了,我深吸一口气,跟工作人员说出房号,同时拿起单子一看,我差点喊出来:主啊,我们祷告要的房子还在!而且是个二居室──不仅如此,我们的前3个备选项都在!

         当我拿到意向书的时候,我又一次呆住了:单子上有涂改过的痕迹,意味着之前有人选过这套房子,又放弃了!

         我和妻子相视一笑。

         主啊,我还有什么话说呢?单论所谓的“信心”,我不及排在前面的那个小伙子,人家就预备2个备选项,确信一定能得到。但他不认识神,那么大的“信心”,结果竟然成了他的羞愧。

          我这么小的信心,常常害怕上帝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然而,上帝却定意怜悯我,医治我,向我显明祂的同在。

          原来,我以前所谓的属灵的祷告,只是追求话语的“政治正确性”,或是巧妙地掩饰自己的信心不足。然而,上帝不被公式束缚,也不拿“政治正确性”作为祷告是否 蒙应允的条件。许多人的祷告,如同基甸要求天使让羊毛干了又湿一样,奇怪而可笑。然而,他们在祷告时对上帝怀着真诚的善意,即使认识上有些许偏差,那有什 么关系呢,上帝都知道,并且允许了,正如祂在“买房事件”中,怜悯了我,向我显明祂的同在, 并且温柔地纠正了我对祂的真理的认识。

注:
语出《但以理书》3:17-18,“我们所事奉的神,能将我们从烈火的窑中救出来。王啊,祂也必救我们脱离你的手;即或不然,王啊,你当知道我们绝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

作者现在制造型企业做基层管理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