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基督徒的难题——基督徒是否应该维护异端的信仰自由?(俞安至)2017.07.07

 

俞安至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天下事专栏2017.07.07

耶和华见证人聚会状况

异端与极端的差别在哪里?一般的说法是,异端所信的违反了基督教的核心信仰,因此,不能再称为弟兄。而极端则是犯了大的错误,但还是在能包容的范围之内。

在俄罗斯,极端却有了另外的一个定义。2017年3月中旬,俄罗斯的司法部提请最高法院,裁定耶和华见证人会的总部是极端组织。如果最高法院如此裁定,那么,俄罗斯政府就可以全面禁止耶和华见证人会的活动,解散这个组织,并且拘捕参加他们聚会的信众。

许多正统的基督教宗派,都认定耶和华见证人会是异端。教会历史上的尼西亚公会,也认定亚流派(也就是耶和华见证人会的远祖)是异端。但从来没有人认为他们是“极端份子”,也没有说过他们的组织是极端组织。

耶和华见证人会的积极传“福音”是有名的。他们经常两人一队挨家挨户地敲门,讲解他们认为正确的解释圣经的方法。他们也在街头摆摊位,派发单张。笔者去年在日本东京的有乐町就碰到他们的摊位。下图则是他们在伦敦的摊位。

在俄罗斯,自从苏联解体后,叶尔钦修建了超过一万五千间东正教教堂。在一些宏伟的大教堂之外,还有许多的小教堂是供信徒祷告用。东正教在俄罗斯绝对是信仰主流。俄罗斯的东正教信徒也非常虔诚,常可以看到信徒在进出教堂时,深度的鞠躬。

专为祷告的小教堂

 

东正教虽然在外观上占有硬件的优势,但笔者在2014年去俄罗斯的叶卡捷琳堡培训时,却发现耶和华见证人会非常积极地在各处传“福音”。在叶城,有两万多名中国(大多来自东北)的商人。他们集中在几个批发商场中,专门卖货给俄罗斯的零售商人。

但有俄罗斯人的耶和华见证人会,以卖安利的产品为借口,积极地进出这些中国人的商店。他们除了卖一些日用必须品给中国商人,更借机推销他们的信仰。中国人要面子,谈交情,买了他们的用品,就不得不听他们讲信仰。

根据《莫斯科时报》的报导,过去10年中,政府对耶和华见证人会的掌控正逐渐地紧缩。在地方上,有数十件指控他们为极端主义的案例,并且将他们的杂志《灯塔》(the Watchtower)以及约80本他们的书籍或单张,列为禁书。

在3月14日司法部提出控诉之前的一年,俄罗斯政府进入耶和华见证人会在圣彼得堡市的总会,进行调查。在过去一年内,公安单位平均每个月会突击搜索3间耶和华见证人的聚会中心。在一些已经禁止见证人会的地区,公安以他们对传统基督教信仰的批评与攻击,以及他们鼓励信徒不服兵役为理由,指控他们是极端的组织。

见证人会在俄罗斯拒绝参加其他少数信仰的跨宗派联合会。他们的神学理论又是绝大多数福音派所不能接纳的。欧亚差传会(Mission Eurasia)在乌克兰的总干事车任可夫(Michael Cherenkov)说:“新教徒认为耶和华见证人会的传福音方式,具有过度的骚扰性与侵略性。” 这是相当普遍的看法。

耶和华见证人会强调他们对神,对耶稣,及末世教导的特殊点。福音派的信息则将福音与俄罗斯对基督教历史及东正教文化的相同处传讲出来。车任可夫说:“由于见证人会的神学与传教方法与传统不同,在俄罗斯,耶和华见证人会的外来性就特别令人感到刺目。”

在俄罗斯政府对外来的影响非常敏感的状况下,这两点就成了致命的问题。

2016年7月,俄国总统普金签署了被称为“反宣教士法”的“亚罗瓦瓦法”(Yarovaya law)。这条法律要求所有的宣教士必须有准证,不允许家庭教会的存在,而且规定所有的宗教行为必须在注册的教堂进行。违法者,个人可罚款相等于美金780元。团体组织可罚至美金$15,000。而在这个法律之前,俄罗斯议会已经先通过一个“外国代理人”的法律,加强对国际组织,非政府机构(NGO)及外国宣教士的管控。

宣教士必须有书面证明,自己是政府注册的宗教组织的代表。这个法律不只适用于耶和华见证人会,也适用于所有差派宣教士的正统教会。这条法律明显地限制了信仰自由的界限,引起了俄罗斯境内及欧洲的新教团体的抗议。

俄罗斯早在2004年就以1997年的宗教法,下令耶和华见证人会不得在莫斯科传教。沿街敲门的耶和华见证人会在最近的百余年来,一直是政府容忍少数信仰团体的试金石。在俄罗斯,所谓的少数包括新教的福音派。

而福音派在最近的事件中明显的有不同的看法。一方面认为为耶和华见证人会辩护,似乎违反正统信仰;另方面,若不为他们辩护,在一个强人领导的国家,怎么能保证下一步不会针对新教的信仰呢?但是,一般俄罗斯的新教徒不认为自己像见证人会那么极端(或那么惹人嫌)。因此,大多数的基督徒都觉得没有必要去为见证人会说话。

俄罗斯福音联盟的发言人威廉尤德(William Yoder)说:“从俄罗斯正教以及司法单位来看,浸信会与路德会都是传统的基督教信仰。因此,新教徒如果觉得自己是在正确的一方时,就很容易被俄罗斯文化二分法的试探胜过,那就是‘传统’与‘非传统’之间的区分。”因此,他们更不会去为此事抗议。

传统的俄罗斯正教,因为具有俄罗斯的爱国主义情操,而混肴了整个问题。他们认为政府只会去压制少数信仰的自由。

整个事件让正统的基督徒面临两难之间。我们要为维护信仰自由而去替耶和华见证人会说话吗?还是我们与异端不两立?

 

2 Comments

  1. 相比于现在欧美国家把伊斯兰教视为不可批评的宗教,俄罗斯的作法我更能接受。虽然我从马太福音13章麦子和稗子的比喻中知道,世上的统治者——包括基督徒政治人物,应该尊重他人的信仰自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