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多纳的时代过去了

区曼玲

本文原刊于《举目》48期

          2010年在南非举行的世界杯足球赛已落幕。许多赛前被看好的国家,诸如巴西、阿根廷,都提前败阵下来。就连上届的冠军意大利,与亚军法国,也表现不良,早早回家!

         上届季军德国队,却在球迷的欢呼声中,不骄不躁,成为世界杯历史上第一支蝉联季军的球队。他们虽然在半决赛中输给西班牙队(即本届冠军队),但是不论是教练或球员,都输得非常有风度。不但没有口出恶言,还盛赞西班牙确实是当今最强劲的足球队伍,值得虚心学习。

          反观法国教练在输给地主国南非之后,拒绝与南非的教练握手,使法国的国际形象大大受损。而阿根廷队,把全部希望压在球星梅西(Messi)身上——阿根廷过 去的足球英雄、今年的世界杯队教练马拉多纳,就公开称梅西为“我的马拉多纳”!在梅西被紧盯、无法发挥实力之后,全队便乱了阵脚,竟以0比4大败给德国!

          荣获过最佳球员、有“德国足球界巨人”之称的前德国队守门员坎恩〈Kahn〉评论说:像马拉多纳那种“明星”的世代已过去,今天想在足球场上赢球,不能再靠一两个人的表演,必须倚赖全队的合作。

          事实上,讲求和谐、不求个人表现的团队精神,正是德国足球队取得好成绩的不二法门。

笔者在上届世足赛之后撰文,说明圣经里“一个肢体”的原则与足球训练的关系:“……一个身体,有许多肢体;虽然身体有很多肢体,到底还是一个身体……所以, 眼睛不能对手说:‘我不需要你!’头也不能对脚说:‘我用不着你!’相反地,身体上那些似乎比较软弱的肢体,更是我们所不能缺少的。”(《林前》 12:12-22,本文圣经使用《现代中文译本))这准则运用在足球上,便是要强调团队的重要,不能让任何人骄傲、自以为是全队最重要的人。

           基督徒学者鲁益师,在著作《返璞归真》(Mere Christianity)中,称骄傲为“人类最严重的罪恶”。这罪恶人人都讨厌,但无人能幸免。更吊诡的是,甚少有人能察觉到自己身上的骄傲。

          事实上,骄傲不仅导致亚当与夏娃反叛上帝,亦是人类社会纠纷、仇恨,以及分裂的根源。

          球场上,骄傲会造成球员一味追求自我表现、不顾团队。在更大的格局上,骄傲甚至引发国际上的争端。

          因此,今年世足杯球场上,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画面,令我眼睛一亮:在德国与阿根廷开赛之前,两队的球员共同高举起“向种族主义说‘不’!”(Say No to Racism)的布条。这一举动,不仅因为比赛是在南非,这个有着惨痛的种族歧视历史的国家举行,更因为赛场上,有许多不同肤色与血统的球员。光是德国代 表队里,就有来自波兰、土耳其、巴西与加纳等各国、各种族的后裔。

          种族歧视是什么?一个民族觉得自己优于另一种民族,进而鄙视、欺压、迫害其他种族。为什么会有种族歧视?追根究柢,其实就是一种骄傲心理的外在呈现。

          今天的美国选出一位黑白混血的总统,但是不到半个世纪以前,种族歧视在美国还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许多电影都以此为主题,探讨移民与有色人种的血泪史。例如 《精采忘却》(Wondrous Oblivion,又译作《难得糊涂》,或《彻底的遗忘》)中,英国当地的白人看不起犹太移民,犹太移民则看不起黑人。邻舍间因为肤色与种族,彼此排挤、 憎恶,不相往来。

          我从小也体验了“骄傲”在家庭中的破坏性。在那个有舅舅、舅妈、阿姨、表兄弟姊妹的大家庭里,只受过小学教育的人,对不识字的人颐指气使,动不动就取笑人家“没知识”!台湾从南到北不超过400公里,但是台北的亲戚就自以为高人一等,看不起从中南部嫁过来的“乡下人”。

         因为骄傲,我们家族的人,个个在心理上,担负著不必要的阴影、成见与委屈。直到今天,仍然不能在彼此之间建立和谐、融洽的气氛。

            圣经《箴言》里记载:“骄傲导向灭亡;傲慢必然衰败。”(《箴》16:18)真是何等的智慧!

          不论是何种种族、肤色或血统,不管是什么出生、背景,人人都值得爱!我们需要学习足球员在球场上合作无间的精神,彼此帮助、互相成就。因为,上帝创造我们,在祂眼中,每一个人都有价值,都是珍贵的至宝。我们怎能反倒自以为高、斜眼看人呢?

作者来自台湾,现住德国。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