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巳初的工作,酉初的心态”(外三篇)(李贤)2017.09.20

李贤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7.09.20

 

“拿你的走吧!我给那后来的和给你一样,这是我愿意的。我的东西难道不可随我的意思用吗?因为我作好人,你就红了眼吗?”——《太》20:14-15

《马太福音》中葡萄园的故事,深刻诠释了“恩典”,教人如何对待自己所得,如何看待他人所得——无论是在巳初(上午9点),还是酉初(下午5点)进入葡萄园做工的人,都不是因为他们自己能干,而是因为园主的爱心——圣经说,那些人都是闲站着、找不到事做的。

在葡萄园里干活的时间不一样长,所得的工钱却一样,引发了很多人不满。不满的人,不是没有拿到自己的工钱,而是没有比他人获得更多的好处。正如现在许多人,不是寻求好的生活,而是寻求比别人更好的生活。这种攀比,是出自贪婪、自利和自义。

巳初者像是法利赛人的化身,而酉初者像是妓女、税吏的代表。恩典之下,不该是你攀我比,而当满怀感恩。巳初者没有意识到,无论自己比后来者多做了多少,若无恩典,自己就什么都不会得到。人习惯从个人获益的角度来论断公平,却忘记了从自己落魄的罪人身份来凝视恩典。

莫道人是非,你我皆罪人!我愿“巳初的工作,酉初的心态”。

 

饶恕的理由 

“到了一个地方,名叫‘髑髅地’,就在那里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又钉了两个犯人: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当下耶稣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   ——《路》23:33-34

饶恕,没有人比耶稣做得好!耶稣不只是饶恕,更主动地爱和给予。

十字架上,耶稣代人求赦免,理由是:人所做的,他们自己并不明白。

那些人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从一方面说,他们一定知道的!他们知道耶稣的行为是无可挑剔的,所以制造罪证、雇人诬陷;他们知道耶稣的大能,知道耶稣深得人心,他们的地位岌岌可危,所以他们和自己最厌恶的罗马政府合作,处死耶稣(黑暗对光的排斥)。说他们不知道,这是天大的笑话。

然而他们真的不知道!他们不知道自己所钉死的,正是那赐予生命的;他们不知道自己所拒绝的,正是那他们久久盼望的弥赛亚;他们不知道自己所讥笑的,真是那荣耀的王;他们更不知道的是,原来这便是上帝所命定的救赎。

耶稣要告诉我们的是,饶恕不是漠视他人对自己的伤害,更不是不顾事实、自我欺骗。真正的饶恕,是直面痛苦和伤害,却以恩典待人。耶稣看见的不是人的可恨,而是人的可怜。可恨之人皆是可怜之人——伤害他人,实际上是一种强烈的表达方式,反映出人内心的缺憾和需要。被伤害是痛苦的,这种痛苦提示我们,不要去伤害对方。饶恕,就是你期待他人怎样对待自己,你就怎样对待他人。

 

 

为什么不可以起誓

 “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著天起誓,因为天是上帝的座位;37节: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太》5:34

很多人只从律法和道德的角度, 解读基督徒为什么不可以起誓。这种解读,把上帝想成不近人情,却不知道上帝任何的命令都饱含对人的爱意。

“为什么不可以起誓” ,耶稣给出了3个理由:

首先,上帝不是我们的佐证,反倒是我们应该遵照上帝的旨意而行,荣耀祂(参《太》5:34-36)。许多人起誓,会借用比自己更有说服力的人。威严的上帝,是最常被人借用的。人被造是要荣耀上帝,而不是借用上帝的名义来保障自己的利益。而且,起誓往往伴随着咒诅,而圣经则教导我们要祝福(参《雅》3:9)。

其次,人要量力而行,勿做自己能力之外的事情,因为人“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太》5:36)。需要起誓的事情,多是别人无法相信,或者自己无法保证的。任何事情都掌握在上帝的手中,而非人的手中。我们只能说:“如果上帝愿意的话,便可如此。”(参《雅》4:13-14)我们无法在上帝之外做任何的事情,但是起誓本身却忽略了人生中不可确定的因素,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第三,起誓的目的,是要别人信任自己。也就是说,起誓者知道别人不信任自己了。耶稣说,“是,就说是”(《太》5:37),意即基督徒的生活应该是以诚信为本的,言行理当被人信任。起誓否认了之前的信任,也否认了起誓时的可靠。起誓最多的人一定是爱撒谎的,否则他人为何如此不信任?起誓只能让人更不相信。

请不要起誓,也请不要相信起誓的人,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起誓。

 

 

抬头看,无处不赞美

“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你叫他比天使(或作上帝)微小一点,并赐他荣耀尊贵为冠冕。”   ——《诗》8:3

人生迷茫,是因为人力图于自身寻求依归。人努力证实自己的重要性,但挣扎使之怀疑,挫败使之破碎,最后才知,人生之所望,本不在自己的身上。从自己的角度出发,难免自视过高,以至于常常自怜。

观察上帝所造,人则能认识自己的渺小和尊贵——渺小是本身的,尊贵源自上帝的抬举。人失落时,若能像诗人大卫一样,抬头看上帝所造的万物,“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便觉得处处可赞美。

犹太人的谚语说:我只是宇宙的一粒尘埃,世界为我而造。“我只是宇宙的一粒尘埃”的意思是,宇宙的浩瀚,使人深感自己的微不足道。如卢云所说,抬头看是谦卑人的记号,因为他找不到可以骄傲的理由。面对星云,方知渺小;面对自然,才觉幼弱;世界对于没有信仰的我而言,是一种威胁,它的强大甚至不允许我盲目自大。无尽的穹苍间,我突然迷失了。低下头,我开始自暴自弃。

“世界是为我而造”,意思是,当我终于投入天父的怀抱,造物主告诉我,只有我的存在才让世界完美,也只有我才能使基督舍身。我的存在不是偶然,而是出自造物主精细的雕琢。我开始看重自己。当我知道不是我附属于世界,而是世界附属于我,我开始欢跃。抬头看,我开始高声赞美。

 

作者来自台湾。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