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初探(艾鱼)2017.09.21

 

艾鱼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7.09.21

 

艰难生活 

11月下旬,我们一起去了四川一少数民族居住的深山,去探访那里的弟兄姐妹。

因为当地的弟兄姐妹都住在山顶上或半山腰上,而汽车只能开到一些平坦的村庄,如果要到更山里面的村子,山路最多只能允许2个轮子的摩托车上去。所以从县城出发,乘4小时的大巴车程后,还要2小时的摩托车车程,才能到弟兄姐妹家里。山路崎岖,有些地方宽度不到0.5米,一不小心摩托车就可能滑下山去。

这条摩托土路是3年前香港一机构出钱,由当地十几个教会联合组织,每次差遣60多人,连续奋战26天,用锄头铁铲一步步开辟出来的。未开辟这条路之前,人们只能步行上下山。搬运重物则需借助马或骡子来驮,或者用他们特有的方式——人将重物背上山。

除了路途遥远难行,当地还有一个现实问题:这里比较干旱,山上严重缺水,有些水源是苦水,人不能饮用。这个难题也是几年前香港的机构出钱帮忙解决的:从山下用管道把水抽上去,引到每家每户。

但即使这样,水仍旧非常珍贵——因为水除了供给人之外,还需要供给家畜。尤其是枯水季节,人们必须非常节省。所以,当地人不像城里人那样,每天勤洗手,每次洗脸洗脚,他们只用很少的水,有时干脆就不洗。

在当地,几乎每家都饲养好多种家禽家畜,有狗、猫、鸡、猪、牛、羊等。牲畜们除了看家护院,做运输工具之外,也是维持人们生活的来源之一。此外,逢年过节或来了弟兄姐妹,人们就会宰杀鸡或猪来招待客人。而平时,人们过得很节俭。他们不像城里人一日三餐。为了节省,他们一天只吃两顿饭,即上午10点多早餐,下午4点后晚餐。

 

 

福音进山村

方圆几十里的连绵高山内,零散分布著大约有十几个小村子,人数少的有20多人,人数多的有100多人。绝大部分的年青人和中年人,要么在外面上学,要么在大城市打工,村里留下来的基本只是50岁以上的和他们的孙辈。

问及弟兄姐妹最早是谁给他们传的福音时,他们告诉我们,最初是距离他们仅一江之隔的云南来的传道人所传的福音。传道人每月来一次,翻山越岭,从这山走到那山,常常步行几个小时。

后来信主的人越来越多,几乎70%多的村子都信耶稣了。最复兴的时候是02-08年,那时几乎每个村都有一个小聚会点。但08年四川地震之后,受到东方闪电的影响,很多人被掳了去,教会从此一蹶不振。弟兄姐妹中,有许多人已经是第三代基督徒了。所以经常可以看到,年迈的奶奶带着孙子或孙女去教会。

如今,每个村里留下来的中年人,大都成为了教会的主要负责人。甚至个别聚会点,20岁左右的年轻人,就已经成为核心同工,因为教会没有其他更合适的人了。有些同工农闲时也要出去打工,否则很难维持家庭的正常支出。

此外,由于同工们的文化程度较低,很多人只是小学毕业,所以每天读经,对他们来说也是一大挑战。

像中国许多乡村的弟兄姐妹一样,这山里的弟兄姐妹都很朴实。他们对客人非常热情,都拿出家里上好的东西来招待客人。他们话语不多,而且,有些人的普通话说的不好,只能进行些简单地沟通。

但弟兄姐妹们都爱听课,听道。只要有外请的老师来,他们就走几小时的山路来听。敬拜时,他们都很投入,拍手击鼓来唱歌;听讲道时,他们很认真,只是很少回应提问。主日时,也没有固定安排好的程序,只是临时推一个人上去带着唱歌,然后就开始证道,之后共诵主祷文结束。

据说,以前有传道人在证道时,从不提前预备,说预备是出自人的东西,他讲道时是要靠圣灵的感动随性而讲。后来教会人数大大减少,教会总结的经验教训是:因为祷告不够。于是弟兄姐妹用更长时间来祷告,可是教会还是没有复兴的迹象。

 

 

感恩与忧虑

此次我们探访时,一件很可喜的事情是,一位县里的全职传道人受上帝的呼召,把这些村子的聚会点都联合起来,成立了联合会,他也正在筹建一个同工基金。他计画每月组织这些村的主要核心同工,开始有计划地学习良友圣经学院的课程。此次我们正好遇上,他从县里拿来刻录好的一箱子DVD和复印的教材,发给愿意学习的肢体。

可是,他们也面临一些客观的困难——比如由于经济条件不允许,一半的人都没有DVD播放机,所以没有办法学习这些免费资源。另外,同工们绝大部分家里都没有电脑,更谈不上会用电脑。他们也没有智能手机。手机对他们来说,只是接打电话而已,所以他们也不可能用电脑或手机听讲道。

主观上也有困难。同工们缺乏主动的自我学习能力。县里的传道人说,之前也曾给他们发过光盘学习,但除了个别有人偶尔听听之外,大部分人都没有学,这也让他很无奈。

让我们还很担忧的是,许多传道人的孩子,去一、二线城市打工,因为找不到合适的教会,没有教会团契生活,在属灵上成为了孤儿。同时,这些孩子因为学历和各方面条件的限制,很难融入城市生活,只好处在城市边缘;而封闭的深山老家也不能给他们工作机会,所以他们也不愿意回到老家农村。

如此,这些村子的教会就面临一个问题:他们的下一代在哪里?信仰如何传承?还在村子里的孙辈们,长大后早晚也要离开村子去大城市。那么,这些教会同工老了之后,教会要交给谁?教会要如何走出去,把福音传给未得之民,去影响周围不信耶稣的人?

上帝没有忘记祂的子民

经过10个小时在崇山峻岭中颠簸,我们终于回到了所熟悉的城市。这一天在深山里的生活,恍如隔世一般。我们同工为深山里的弟兄姐妹感恩:他们虽然生活在极远的深山,但奇妙的上帝,还是借着祂的仆人把福音传给了他们。

上帝也通过不同的途径,比如通过遥远的香港教会,良友学院等不断祝福他们,告诉他们,上帝没有忘记祂的子民。

回来后,我们也在思考,作为网络培训机构,我们可以如何利用现有的资源,去帮助他们这群生活在社会最末端最边缘的人群?我们正在寻求上帝进一步的带领。

但愿上帝使用我们手中的五饼二鱼,来祝福他们。也籍著服事他们,使我们的眼光得以看到更广阔的上帝的国度。

 

作者现居北京。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