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安”的平安夜(丁雅)2018.12.24

丁雅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8.12.24

 

圣诞节是一个欢乐的节日,即使你是一个不上教会的人,还是可以从百货商场悬挂的圣诞装饰、街道广场耸立的圣诞树、以及亲朋好友交换的礼物中,感受到欢乐的氛围。如果你是一个上教会的人,就更可以借由各种活动,诸如圣诞晚会、报佳音等等,来庆祝救主耶稣为世人降生的大好消息。

然而,自从我信主后,有好几年的圣诞节,我都过得十分不平安。

我过去在一间不到50人的小教会聚会,作为教会的司琴和社青团契主席,每年圣诞节是我最忙碌的时候。一面要筹划圣诞晚会的重头戏——“社青圣诞剧”,一面还要招聚诗班,练习圣诞晚会的压轴节目——“圣诞大合唱”,此外,协助其他表演的重担也落在我身上。

每年历经2个月苦心的筹划、练习之后,好不容易到了圣诞晚会当天,看着平日的小会堂一时涌入近百人,心中对传福音的热情正要被点燃之时,随即却被浇熄:整个晚会只有交换礼物的时候,台下的非基督徒观众才会摒息以待,其余的时间,他们不断谈天说地,丝毫不尊重台上表演的人。看着他们在台下谈笑风生,甚至牧师传讲信息时仍是如此,我火冒三丈。

年复一年,我起初那颗为了分享耶稣降生的大好消息而甘心服事的热情,就这样被消磨了。圣诞节成了让我最不得安息的节日。直到有一年的平安夜,我才找回神所赐的平安。

那一年,几位爱主的长辈陆陆续续离开了我们,回到天父的怀抱;年轻的社青则在加班和娱乐生活中,挤出时间参加团契和服事。“圣诞节又要到了,可以抽出时间来练习表演的人越来越少,究竟该怎么办呢?”我一边筹划著各样节目,一边在祷告中把问题带到上帝面前,但却没有答案。

我和一位属灵前辈分享了我的担忧,他听完后笑了笑,给了我一句话:“不论做什么,记得给圣灵留个空间,让圣灵做事。”这个道理我懂,可是实际上该怎么做呢?

圣诞晚会的日子来了。当天早上,我决定翻开圣经,再看一次耶稣降生的故事,这个故事我相当熟悉,但是这一次,我看见了过去我从没看到的事。

对基督徒来说,耶稣降生的这一夜叫做“平安夜”,可是,从耶稣预备来到这个世上,直到他出生以后,却发生了许多“不平安”的事:耶稣的母亲马利亚冒着被退婚、甚至被石头打死的风险,顺服上帝的计画而怀孕;对于未婚妻居然未婚怀孕,耶稣在地上的父亲约瑟感到被羞辱,挣扎着怎么与马利亚解除婚约,才不会害了她的性命;耶稣降生时,客栈里没有地方,祂居然被生在马槽中。

后来,东方的博士来见过耶稣之后,知道不能按照原路回去报告希律王,赶紧改道离开,可能还要躲避希律王的追踪;希律王宁可错杀也不放过这位犹太人的王,屠杀了城中2岁以内的男婴;马利亚与约瑟为了保护耶稣,必须赶忙逃命……原来主耶稣的降生和幼年,竟有如此多的“令人不安”。

当这一年圣诞晚会开始时,慕道友依旧在台下骚动。我坐在钢琴前,想到两千多年前耶稣的降生是如此不平安,正如多年来圣诞晚会带给我的感受。耶稣原不是出生在一个温室中,他降生在这个真实的世界。真实世界中一切令人感到不安、焦躁、混乱、恐惧的情形,耶稣从出生时就开始经历,不仅如此,那些相信并跟随上帝的人,一生中也会经历这样的感受。

然而,耶稣却为这世界上带来一份“不安中的平安”,就是在混乱的生活中,神要与人同在;祂要陪伴人经历、超越这些不安;祂要让人在遭遇患难时不孤单,并且有生命长大成熟的盼望。

这个平安夜,在弹奏第一个音符时,我的心中开始赞美神!感谢祂,使我能够在每一年的圣诞晚会上服事祂,也服事众人!感谢祂,让弟兄姐妹们即使忙碌,仍旧愿意抽空陪伴我,一同筹备圣诞晚会!当我打从心底开始赞美神,不再埋怨旁人时,一切的劳苦都得到了释放。原来,神一直与我同在。

那一年的平安夜,台下依旧吵闹,我却在这喧扰不安的世界中,享受到了敬拜神而来的真平安。

 

 

作者毕业于台湾大学和中华福音神学院,目前与丈夫在台中牧养教会,同时参与文字服事。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