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的烟花

毗努伊勒

本文原刊于《举目》42期

一、又见除夕

           又到了除夕。母亲说,除夕夜要守岁,睡得越晚越好。睡觉前在床前多排上几双鞋,天上仙女下凡来,看见鞋多就以为人多,因此就多分粮食、多给福分……

           我听了努努嘴,笑了。打自穿开裆裤的时候起,每年的除夕夜,我都会听到这个老掉牙的故事,都不知多少年了。现在要诓我可是没门的了,我再也不会满屋找鞋了。

           可除夕夜在家里转来转去,也不知该做什么。看“春节联欢晚会”吧,这曾经是中国老百姓除夕夜的最大乐趣。但这“春晚”一搞就搞了十多年,总有令人腻烦的时候。更何况现在科技发达了,什么样的好节目,平日里没有看过?

          跟家族的人一起玩麻将吧,见他们个个烟雾缭绕的,麻将把桌面敲得劈啪劈啪,手里的钱甩得哗啦哗啦,聊起来尽是什么人情世故,又是什么商海沉浮,于我毫不相干。

          更让人不舒服的是,在玩笑和闲聊中,他们总好像要数落数落我的“失败”。周围人到了我这个年龄,个个都混得像模像样的,要权的有权,要钱的有钱,最起码的,作为一个女人总应该有个家了吧?可我却好像什么都没有。

          家族里的人每年除夕见到我,总不忘记给我点拨、点拨,以表达关心和厚爱,好像我的人生已经走迷了路。可对于他们的提议,我一般都是充耳不闻的,这难免让他们的尊严颇受打击。

          这几年,看到我居然对自己的状态越来越满意了,他们就更是有点恼火。不找机会给我来点热嘲冷讽以让我迷途知返,他们是不甘心的。不过,我自有三寸不烂之舌应对他们。一般他们都是被我说了个哑口无言,只能用白眼来表达心情。

          今年的除夕夜也同样。只是,与他们一场舌战以后,表面上我颇为豪迈和自信,但内心里却涌起一阵的酸溜溜。在一刹那的情绪波动中,我发现我依靠上帝在心里构筑的理想,摇晃了起来。我想想还是早早上床为妙。靠着床头翻了一会儿圣经,又跪着祷告了一会儿,就钻进被窝睡觉了。

二、烟花灿烂

           外面的一声声巨响把我震醒,原来到了午夜放烟花的时候了。弟弟喊我快点起来观看,于是我便起床到了屋顶。在震耳的声音中,我看到夜空飞霞如锦,彩絮飘扬,一处比一处壮观。

          在家乡的习俗中,除夕会有很多人,到庙里的菩萨和佛爷面前,摆上祭品,燃起香火,并在庙前放鞭炮和烟花以表示孝敬。今年除夕夜,去“朝圣”的人好像特别多。 人们比以前更有钱了,因此庙前的烟花也放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热闹,显然是乞求神灵们在新的一年里,赐给他们更多的福气。

三、幸灾乐祸

          那壮观的烟花确实也震撼了我,我的心里同时也倏忽生出悲哀。穿过这美丽的烟花,我仿佛看到了一个个空虚而苍白的灵魂。一瞬间我如此确信:这些把造物主撇在了 一边的人,他们呕心沥血所追逐的一切,有一天都是要烟消云散的。而我却会在天堂里,享受与神同在的无限福乐。我拥有的是一个不能震动的国,那里有上帝无限 的丰富。

          忽然想起经上的一句话,似乎一无所有的,却是样样都有的。呵呵,这说的不正是我嘛?

         心里顿时充满了喜乐。晚上亲友们的善意嘲讽在我心里造成的失落,一下好像就获得了平衡。我甚至有点兴奋,是那种再次确证自己竟然拥有无价之宝的惊喜。

          同时,某种优越感在心里膨胀起来了:这些人都是最愚蠢、最庸俗的人,不知道自己据以夸耀的一切,无非都是一堆粪土……

          看着夜空绽放的烟花,我想,孝敬你们那些菩萨和佛爷吧,等著瞧吧,等著主耶稣裂天而降时,就有好戏看了。想着,心里冒出了几分报复欲,几分幸灾乐祸。

四、闪电划过

          带着满足和轻蔑的心情,我下楼回房。但睡不着,于是就翻开圣经。第一句跳入眼帘的经文说,“所以,我们既得了不能震动的国,就当感恩,照神所喜悦的,用虔诚敬畏的心事奉神。因为你们的神乃是烈火。”(《来》13:28-29)

          这句话像是一道闪电,在我心灵里划过。你得到了那不能震动的国了吗?是的,神给我确证的信心。现在神说,你当用虔诚敬畏事奉我,因为我是烈火。
虔诚敬畏的事奉!……我在默祷中沉思下去了,心灵里仿佛真有烈火开始焚烧……

五、温柔的心

          虔诚敬畏的事奉,当然意味着,我们活在世上的日子应当像明光照耀,让世人看见我们的好行为,就把荣耀归给天上的父。可实际上,我们如果仅仅依靠自己的努力,根本就做不到像明光照耀,根本就不能够荣耀神。一不小心,败坏的本性就显露,狂傲的血气就喷涌……

           但这一切天父早已知道,他在圣经里有明确的教导。因此,虔诚事奉就应借着圣灵的引导,遵行天父在圣经里的教导,将我们的信仰落实到平时生活的点点滴滴,落实到待人处事的各个细节。

          我做到了没有呢?显然没有。圣经明说,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而我却时常用一场舌战,把别人说得哑口无言,因 为我感觉他们询问得不怀好意。其实,神难道不知道,那些问我们心中盼望缘由的人中,不乏抱着不理解、嘲讽甚至是敌意的吗?而他却要求我们用温柔、敬畏的心 来回答。因为他知道,这种方式是最能荣神益人的。相反那种不必要的争辩,恰恰暴露了我们底气的不足,信心的破口,甚而是一种变相的炫耀——既然我们在世俗 里实在找不到值得夸耀的东西,那就搬出信仰来挣回一点面子。而这种心理的背后,恰是对世俗的谄媚。

           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受人误解、嘲讽甚至是迫害,不见得全是“为义受逼迫”。相反,却是因着我们自己的罪,因着我们没有尽到诸般的义,而导致我们不但没有荣耀神,反而羞辱主名,引人远离神。

六、体谅他心

           虔诚敬畏的事奉,还意味着,我们凡事都要体谅父的心。他深爱按他形象所造的每一个生命。就为这些悖逆的罪人,他竟然差遣自己的儿子来到这世界,成为人的样式,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他说,你们要把福音传到地极──因为他诚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

          我家乡的这些人,热衷于偶像崇拜,热衷于金钱权势,在我看来确实很庸俗。但是,他们有的人从来就没有听过福音,有的虽然听过了,心灵却还没有开启。对于他们来说,人生的最高意义,可不就是地位和金钱?拜神可不就是求神祗保佑他们财源滚滚、健康长寿?

          天父爱每一个人,因而用极大的耐心等着人悔改。而我之所以能重生得救,也根本不是因为自己有什么优良品质,完全是因为天父的恩典临到——我原本和那些人没有任何不同,一样的败坏,一样的悖逆,一样的只关注今生的荣华。

          因此,我应当用更加谦卑的心来领受这重生之恩,努力以基督的心为心去爱世人,竭尽全力把福音传开。我还要努力像天父一样完全,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 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因此我们也应当爱我们的仇敌,并为逼迫我们的祷告!这才是父的心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对这些没有得救的人,我心里抱着一种沾沾 自喜的优越感,我心里的审判远远多于爱,尽管他们有的是我最亲近的人。

七、如此诚愿

           我的心灵在神的真光里洗涤后,变得透亮而清明了。

           夜深沉了,各种嘈杂声渐熄,周边田野里的蟋蟀和蝼蛄的鸣声却愈加清脆了。我独自一人站立在屋顶的阳台上,地上满是红红绿绿的小纸屑,空气里飘浮着浓浓的火药香,缤纷的烟花仿佛还在空中隐约闪烁……

          然而此时我的心里没有了恐惧和悲哀,没有了沾沾自喜,没有了幸灾乐祸,更没有了争辩和审判,有的只是温柔而恳切的祈祷──圣洁公义的上帝啊,诚愿福音的种子 洒遍中国的每一个角落,诚愿家家户户都能飘出赞美的圣歌,诚愿家乡所有人的灵魂都被你得着,诚愿每年的除夕,绽放在夜空中的烟花是为你而灿烂的。

作者来自中国浙江台州,原从事文化培训等工作。现住北京。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